邱立本:奶粉危机 中国政治耻辱

image邱立本,生于香港。亚洲周刊总编辑,被中国网民选为2006年及2008年中国一百位公共知识分子之一。曾任柏克莱加州大学亚美历史研究员,香港大学兼职教授。历任台北《中国时报》,纽约《星岛日报》、《北美日报》,旧金山《远东时报》,洛杉矶《美洲中国时报》,纽约《美洲中国时报》记者、编辑、总编等职务。1990年返回香港...


奶粉危机是中国政治的耻辱。它不仅在香港引发风暴,也在欧美、澳洲等地引起抢购潮和限购措施。当大家都在讨论如何对付水客,加强设限之际,却往往忽视问题的根源:一个可以製造神舟太空船的国家,却是无法製造让国民放心购买的国产奶粉。

这也是现代中国的强大讽刺。很多民众认为:如果在一个民主与资讯自由的国家,执政当局就会承受强大的压力,想方设法去解决问题,而不会拖沓下去,让民众看不到黑暗隧道的尽头。而另一方面,在一个没有民主的专制体系中,如现在的朝鲜或古巴,乃至当年的毛泽东中国或斯大林的苏联,都不可能出现奶粉危机,因为独裁的统治者会「龙颜大怒」,会将涉桉官僚立刻枪毙。

也就是说,中国正陷入一个制度的陷阱中,在民主与专制之间,只有这两个制度的坏处,而没有这两个制度的好处?

当中国数以百万计的父母都在挖空心思去买外国奶粉时,那些垄断的奶业集团和监管的官员都无动于衷。他们好官自为之,有些官员跑出来说一些看似斩钉截铁的话,说国产奶粉「百分之九十九都安全」。但天下父母心,谁会让自己的婴儿去冒那百分之一的危险,去吃那些可能含有三聚氰胺的奶粉,去吃那些被怀疑是后患无穷的食品。

更何况所谓「百分之九十九安全」的说法,都被怀疑只是「忽悠」老百姓,君不见那些高官自己都有「特供」,或是直接从外国进口,而不会买市场上的国产奶品。

国产奶品集团在垄断的情况下,仍然不动如山。它们吃定那些买不起外国奶粉的中国父母,也吃定那些信息不灵敏的消费者。在一种被保护的状态和官僚系统得过且过的情况下,有问题的奶粉继续荼毒中国的新一代。

如今北京两会终于要从结构上改变这种现状。「大部制」的出现,将当前监管系统的割裂和互相扯皮的情况扭转,要将多年以来十几个部门管奶粉的局面打破,改由统一的部门全权负责,权责清楚,不能再出现彼此「踢皮球」的怪现象。

这也是中国避免制度陷阱的突破。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再也不能让自己的婴儿面对任何的危险,让他们吃下制度败坏的恶果。

也许在北京这个阴霾满布的春天,让老百姓看到制度改革的蓝天,迎向新政府新政的春风。奶粉危机不是小事,而是关乎国运的大事。如果政府不能在制度上防范毒害婴儿的食品持续出现,那麽它所引起的民怨就会不断累积,最终会毁掉执政党的正当性。千万名父母呵护的宝贝,也应该是国家的宝贝——他们不再喝下制度的暧昧与痛苦,而是要喝下制度创新的健康和快乐。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blogArticle/1797.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