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更多的大学校长改革自己

校长要首先改革自己,然后才能改革学校,高校管理改革,要从校长自身改起。

报道,7月9日,即将于金秋明迎来建校110周年校庆的北京师范大学换帅一一原学校常务副校长之一的董奇升任校长,接替因年龄原因卸任的钟秉林。董奇在就职演说中承诺,在担任校长期间,他将做到“四个不”:第一,不申报新科研课题;第二,不招新的研究生;第三,不申报任何教学科研奖;第四,个人不申报院士。

应该说,董奇校长的这“四不”承诺,是对同样为“985工程”国家重点大学的湖南大学的校长赵跃宇去年上任后“两不”(在任期内不申报新科研课题、不新带研究生)公开承诺的进一步发展。这种发展,公允而言,不是什么大学校长之间的个人比拼,也不是什么新官上任的作秀,而是校长对自己的一种坦诚展示。这样的公开承诺,非常难能可贵,颇值得其他新任大学校长学习。

大学校长,就其岗位职责而言,就是负责学校管理的专职管理人员。因此,按理说,大学校长不是教学岗位,不是研究岗位,而是行政岗位。这就要求,一个称职的大学校长,每天只应该全心全意地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学校管理,而不应当同时还搞非校长工作的教学和研究。如果坚持要当多面手,几肩挑,很显然,由于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那么结果可能只是不但校长的工作难以做好,教学和研究也难以做好。

对国外大学,特别是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大学校长工作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在这些国家,大学校长在学校的制度上是纯粹的行政管理人员,他们除了专心于学校的管理外,并没有责任同时负责教学和研究。这样的制度化安排,使得大学校长必须全心全意专注于自己的本职工作,确保大学校长的专职化和职业化。这不仅大大有利于大学的整体利益,也有利于校长本人实现自己的价值。因此,这种双赢的制度,成为许多欲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国家竞相效仿的对象。

就目前我国的国情下’客观而言,大学校长公开作出“两不”和“四不”承诺,压力是非常大的。一方面,因为大家都不这样公开承诺,承诺者势必给没有承诺者以舆论的压力,从而导致给承诺者带来一些或明或暗的麻烦。另一方面,承诺者也给自己带来压力一一既然公开承诺了,就要兑现,一旦兑现不了或者没有百分之百的兑现,就会受到观者的指摘,甚至抨击。一般来说,不申报新科研课题、不新带研究生、不申报教学科研奖这三个“不”还好说,但一个副部级的“985”大学的校长公开承诺不角逐院士,实在给别人太大的舆论压力。

董奇校长说,他自己要用“整个的心”去做“整个的校长”。他表示,校长要首先改革自己,然后才能改革学校,高校管理改革,要从校长自身改起。董奇承诺,要把自己百分之百的精力用于学校管理。他说,大学校长是一个管理的岗位,是一个服务的职位,目前中国大学管理的难度和复杂程度前所未有,大学校长必须心无旁骛、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学校管理工作中去。董奇承诺,领导班子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如果这些都能一一落到实处的话,这实在是北师大的幸事。当然,并不夸张地说,这也是中国高等教育的幸事。我们现在实在太需要这样的大学校长了。

但愿今后我们能有更多的新任大学校长,甚至还在任上的大学校长,能够公开作出类似于董奇和赵跃宇校长这样的“几不”承诺。大陆高等教育的春天,需要董奇和赵跃宇校长这样的先知先觉的早发之花,也需要越来越多的大学校长能随后“苏醒”过来,到那时,我们才能期望能有个属于高校的春天。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126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