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企海外能源并购热

中海油终于将尼克森揽入怀中。

2月26日,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宣布完成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这场交易中,大型国企中海油出资近200亿美元。这也是目前中国企业最大一笔海外收购交易。此桩并购案透出的另一信号同样引人关注。加拿大政府批准中海油收购尼克森公司的同时,也宣布外国企业投资加拿大的新规定。新规将外国国有企业收购案需要接受审批的资产标准维持在3.3亿加元,而将私有企业收购案资产价值放宽至10亿加元。

针对外国国有企业对加拿大油砂资产的收购案,新规限制加拿大政府只有在“特例的情况”下才予以批准。有分析称,此举对外国企业大规模并购加拿大能源企业,是“关上了国企的门,打开了私企的窗”。

迎来春天?

一直以来,国有能源巨头挺进海外被认为屡受阻于政治壁垒。此番中海油收购尼克森,其间遭遇两度被加拿大政府延期审批,加拿大国内舆论一度对是否允许收购展开激烈争辩。而早在2005年,中海油拟以185亿美元收购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时也曾遭遇回绝。美国众议院当年投票通过财政拨款修正案,“禁止财政部将拨款用于审查中海油并购优尼科”。

目前中国对海外能源投资,国企仍是绝对主力地位。普华永道2013年2月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对外投资额达652亿美元,同比2011年424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其中重头仍是国有资金大幅注入能源领域,2012年中国国家主权基金和国有企业在能源领域的投资额高达362亿美元。

就加拿大而言,过去数年,民企的能源投资规模有限,几乎未见有影响力的投资项目。而国内三大石化巨头在加拿大的投资均堪称不菲。仅中石化就有多番动作:2010年以46.5亿美元收购康菲石油公司(ConocoPhillips Co.)持有的加拿大Syncrude Canada Ltd.公司9.03%权益的交易。Syncrude公司拥有全球最大的油砂一体化开发项目。2011年以22亿加元收购加拿大Daylight能源公司,2012年通过子公司以15亿美元收购Talisman公司子公司49%股份。

此番加拿大政府向国企和私企释放的不同信号,使得业界对民企投资北美能源又有新期待。一直以来,在北美勘探和开发矿产,民企面临的壁垒更少。

美国路凯国际能源集团总裁杨冰清认为,民企老板们常以为美国本土石油资源开发的准入门槛极高,且不允许外国公司开发本土石油资源。但实际上美国法律并未禁止私人资本与外国资本进入本土石油产业。且美国大多数大中型石油公司均将资金投入近海油气的勘探和开采,无暇顾及国内大量的中小型油区,使得赴美投资油气成本和门槛较低。

杨冰清介绍,美国的土地和矿产资源均为私有,购买油气田涉及的土地所有权以及该地区矿产权,需要与土地拥有者谈判。美国大型石油公司通常看不上本土小油田,即使发现大油田,也不愿陷入与众多土地所有者旷日持久的谈判,因此更愿意将触角伸向海外,或与联邦、州政府谈判海上油气资源开发。

美国独立石油协会(IPAA)的统计显示,美国独立油气生产商(中小型私人企业)达13000余家,有60%的油井掌握在私人和中小公司手中。在这些独立油气生产商中,确有部分公司因为资金不足而难以经营,这成为中国企业的投资机遇。

作为在中国市场寻找投资者的募资人,杨冰清分析,中国投资者在美国油气行业投资渠道颇多,包括收购美国中小石油公司自主经营,注资或技术入股合资经营,或投资管理方以获收益分成。在她看来,公开透明的油田开发程序、规范的政府监管,是美国本土油田勘探开采的吸引力所在。

艰难寻路

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曾公开抱怨,“国内石油市场被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这三桶油垄断的格局依然严重,我们民营油企‘走出去’的积极性是被逼出来的。”由于国内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阵戎公司拥有海外原油进口权,赵只得帮无油可炼企业从海外找油。

曾梦想做中国最大民营石油集团、组建长联石油公司的龚家龙也曾透露,长联的目标不是要在国内与三桶油抢资源,而是走出国门,利用民企的优势,去海外拿资源。“在中国做勘探开采的民营石油企业没有几家,做上游的民营石油企业更少,民营企业不可能拿到石油资源的所有权”,龚家龙只能到海外收购资源,再回国内寻求与国企合作开发。

在国内油气上游领域,国内目前拥有勘查资质的企业只有4家,即中石油、中石化、中国海油和延长石油。2012年出台的“新36条”能源准入细则,虽鼓励民间资本参与能源勘探开发,却并未指明具体的参与方式与鼓励政策。在油气运输主干管网建设和运营中游,主导权同样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大型油企上,民企难以涉足。在号称最为开放的下游销售环节,民营企业则面临油品资源供应受制约的问题。

近年能源行业现出“国进民退”的趋势,尤以煤炭最为突出。在山西、河南、山东等地的产业集中整合后,从市场退出的民营资本达千亿,这些实业资本此后多投向股票、房地产市场。而在煤炭的这场重组盛宴中,央企和地方集团分到大蛋糕,失意的民企即便不出局,也只能处于从属地位。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煤企重组虽然可以调整煤炭大省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并逐步解决多煤矿难多发难题。但如果不建成若干个大型民营煤炭集团,央企一盘棋将使得煤炭业失去竞争力。

即使在中国政府持开放态度的页岩气领域,实际情况也并不乐观。与勘探开采常规能源所面临的超高门槛不同,中国页岩气的主管机构此前向民企频伸橄榄枝。国土资源部2012年底公布的《关于加强页岩气勘查开采及监督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鼓励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投资勘查、开采页岩气。”2012年底的中国页岩气探矿权第二轮招标,更被誉为“首次实质性地向四大油企以外的企业和民营企业开了一个口子”,19家中标企业中有两家民营企业拿下页岩气区块。

有分析指出,民企在这次招标中获得的突破依旧是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因为民企投资页岩气仍面临巨大风险:招标区块地质信息不足,企业无法对区块价值进行判断;探、采矿权分离,将使投资者权益得不到保障。尤其是中国探矿权和采矿权分离的矿权制度,使得目前的行政审批体制下,投资者可能面临发现资源而无法获得采矿权的问题。在“陕北收油”和“山西煤改”中,即为民企权利被政府行政方式强行收回的前车之鉴。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曾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1919.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