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工业下滑 煤炭行业遇寒冬

调查数据显示,有55%和68%的企业在2012年没有实现营业额增长及净利润增长,在中小企业老板这个群体中,43%的人感受到沉重的经营压力,有66%的受访企业对国内的经营环境表示悲观,近六成企业主不看好未来3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高达85%的企业主认为目前市场“竞争激烈”,并表示“假冒和模仿猖獗”以及“国企拥有不公平竞争优势”使得竞争环境更加恶化。


天慢慢暗了下来,洪道清已经在青岛待了两天,他依然没有说服青岛钢铁(下称青钢),完成一列喷吹煤订单。

手机铃声响了,来电显示是莱芜钢铁的马科长。“马科,你好!你那里现在情况怎么样。”

“停了四座高炉,其余也是半负荷生产。”对方的回答让洪道清心里凉了半截,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喷吹煤的库存怎样?”

对方告诉他,库存是7万吨。“不是很大,再给你们发些吧。”

然而对方直接拒绝了他,“不行啊,现在用量太小,以前日消耗量3千多吨,现在才1千多吨,还有烟煤,长烟煤,价格低的各种煤配着用呢,现在要降低生产成本。”

洪道清是河南神火国贸有限公司煤炭营销部的销售员,负责北方区域的无烟喷吹煤销售,主要客户是青岛钢铁和山东钢铁。

回想起4月初,他去青岛的那两天,他充满了无奈和感叹,“哎!这都是怎么了,在青钢货场呆了一个下午,只有2辆自卸车,来往车间盘运着,还不时的歇着。”

他告诉本报记者,今年以来,他已经连续3个月没有完成公司的销售指标了。“现在钢厂的情况都太糟糕了,减量,减产算好的,很多钢厂都在停炉检修,往年的这时候,正是钢厂生产的旺季,更是喷吹煤销售的旺季。”

然而让他更为担心的是,接下来的5-8月,将是传统的喷吹煤淡季,到那时,他们迎来的或许不是夏天,而是行业最为艰难的冬天。

销售员的吐槽

在挂掉马科长的电话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是河北武阳小武。“洪哥,青铁怎么还不让发煤,也不给款,这都半月过去了,也不给订个进货价格”。

小武的公司是个体洗煤厂,汽运到青钢。洪道清对本报记者表示,“我没和他多说,我心里清楚这就是市场,这就是目前整个钢铁行业的经营状况,钢材市场的低迷波及到上游煤炭、焦化产业的生产与销售。”“这都半月过去了,青钢还没进一两煤,由于产品滞销,钢铁降价,高炉检修,过节的储藏煤还足足够用这一个月的。”洪道清心里清楚,现在已经不能把宝全押到青钢,要再试试其他公司。

于是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山西聚缘焦化吴经理的电话,结果依旧没有让他惊喜。“我当时满脑子全是钢厂,张钢、济钢、莱钢,他们会拿煤吗,哪些更有希一些,想来想去,最后就一个字,乱。”洪道清边说边叹气。

据他介绍,目前钢厂库存积压严重。“以青钢为例,青钢目前半成品库存有5万多吨,成品主要是轮胎的钢丝,弹簧钢这块,相对库存近10万吨,这些库存不消化掉,就只能减产和停炉检修,青钢原来一天的无烟喷吹煤的正常消耗量是2000吨左右,现在只有800吨,减少了一半多,但他们可以停产,我们是国有煤矿,肯定不能停产,只能一直生产,就会造成库存的直线增加,现在我们公司的无烟喷吹煤库存已经有七八万吨了,公司上层十分着急,我们也上火。”

洪道清还透露,按照青钢和神火国贸今年年初签订的合同,每月的煤炭合同量是15000吨,但是现在三个月才要了12000吨,平均每个月只有4000吨。“15000吨只是合同量,正常情况下维持在12000吨没有问题,但是,在这种关键期,合同就不管用了,这个我们理解,因为之前煤炭企业在供不应求时也是发不够指标,可是,对于公司,对于我个人来说,单位给我的考核指标是一个月9000吨,我算了下,我二月份完成了2列,就是6000吨,3月份一列也没完成,4月份到目前也只完成了两列。”

按照洪的说法,他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完成任务了,他认为,现在钢铁行业的不景气,已经传导到了下游的煤炭企业和周边的产业,“如果说去年的煤炭行业只是压缩了盈利空间,今年来看,亏损的可能性极大。”

经济下行?

其实,不仅仅是钢铁等重工业出现了经营困难,以食品、纺织、皮革、造纸、日用化工等生产消费资料为主的轻工业进入3月份以来,也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行态势。根据国家能源局4月中旬公布的3月份用电量数据,轻工业用电量同比下降了13.11%。

“轻工业用电量的显著下降,意味着经济弱势增长的态势开始显现。”北京易中创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宋新宇对本报记者表示。

宋新宇公司刚刚完成了一份对中国中小企业的调查《2013年中小企业经营状况调查》,从调查结果来看,中小企业的经营和生存现状也不容乐观。

中小企业数量占国内企业总数的99%。这些企业不仅创造了全国约60%的GDP、50%的税收和70%的出口,还解决了近80%的城镇就业岗位。

据宋新宇介绍,这次针对中小企业的调查是在2012年12月-2013年1月期间进行的,共收回778份问卷,其中有639份为董事长、总经理填写,涉及原材料、工业品、消费品、加工定制、专业服务业和贸易等七大行业,全国8大经济区的中小企业也均有覆盖。

调查数据显示,有55%和68%的企业在2012年没有实现营业额增长及净利润增长,在中小企业老板这个群体中,43%的人感受到沉重的经营压力,有66%的受访企业对国内的经营环境表示悲观,近六成企业主不看好未来3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高达85%的企业主认为目前市场“竞争激烈”,并表示“假冒和模仿猖獗”以及“国企拥有不公平竞争优势”使得竞争环境更加恶化。

而北京速原中天科技股份公司董事长时庆则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真实情况比宋的调查还要“悲观”。“据我了解的数据,当前被工商吊销执照的主要是中小企业,加上未年检、注销、主动退出市场的企业,约占近20%。”

而对于困扰这些中小企业经营的原因,上述调查数据显示,影响中小企业盈利能力的最主要的有5个因素,分别是工资福利上涨、原材料价格上涨、客户拖欠货款、资金紧张和国内外订单减少。

其中,中小企业的贷款难也成为企业起死回生的转折因素。调查显示,86%的受访企业称在2012年遇到了资金不足的问题,91%的受访企业认为资金不足已经影响到企业的正常运转。“近半数企业表示,如果税费超过成本的20%,就会影响企业的正常经营、危机生存,而目前已有五分之一的企业,实际税费超过了这一比例。”宋新宇表示,“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维持负债经营,恶劣的市场环境,明显抑制了企业扩大生产、继续投入的意愿。”

一个共识不可否认的发生着,不管是重工业,轻工业还是具有庞大数量的中小企业,对于演进中的经济环境,他们都很焦虑和焦急。“总算要了一列!”洪道清在4月底终于等来了新的订单,“但青钢要了这一列后已经不会有回旋的余地了,毕竟人家还有其他供货商需要平衡。”

这意味着洪道清的销售指标在这个月依旧难以完成,但让他更为艰难的是,他同时接到了公司的降价通知单:无烟喷吹煤降价50元/吨,新价格为1010元/吨。“通过和部分钢厂的交流,他们五六月份也难有回暖的可能,他们现在销售乏力,库存仍难以消耗掉,他们不回暖,我们煤炭企业也好不了,估计煤炭价格还得降,很可能掉到950元/吨左右,但这个应该是最低的底线了,相信不会比2008年经济危机差太多,因为2008年经济危机煤炭行业最困难的时候才只有970元/吨左右。”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1961.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