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资本参股台湾银行存疑问

4月初,台湾金管会与中国大陆银监会的“金银三会”,也就是所谓“第三次两岸金融合作监理平台会议”,达成了提高大陆银行参股台湾本地银行(下称台湾银)比重等多项开放共识,但是社会观感却颇多疑虑。问题在于马政府的政策,而不是中国大陆。

台湾金管会的主委陈裕璋和大陆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金银三会”上达成了开放共识。决定陆银参股台湾银行的上限,由现行规定单一陆银参股上限5%、加上QDII(中国境内机构投资者)合计10%,分为三大类别放宽;其中,台湾“上市柜银行或金控”,单一陆银可参股比重放宽至10%,加计QDII后不得逾15%;“非上市柜银行或金控”,单一陆银参股上限升为15%;“金控公司旗下子银行”陆银参股上限可达20%。

对台湾民众而言,比较希望的是大陆资本能投入本地生产性事业,而不是像如今渗入经济命脉的金融业,如果两岸金融合作是以现在的模式开展,民众的观感不会太正面。原因是:如果陆资投入台湾的生产制造业,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有助台湾经济;如果入股台湾银行,我们就不禁要问,大陆难道是看上台湾的市场吗?

一般认为,台湾银行接受陆银参股,是看上大陆市场。目前受到双方法规限制,台湾银行业者能在中国大陆开办的业务范围非常有限,和大陆银行相较,台湾银行业的规模相对较小,希望透过陆银参股,能拓展大陆业务。但这和小老百姓的利益和期望未必一致,说穿了,这是银行为了自身利益的商业行为。

台湾银行业并不缺资金,为何要引入陆资呢?可能主要是台湾金融业者要参股合作,以陆银为依托经营大陆市场;但大陆市场连外商银行都难以打入,台湾能拿下多少生意?

“财政部”部长张盛和在“立法院”答询时强调,陆银参股对象若是民营银行,“财政部”不会有意见,但若是八大公股行库及输出入银行,“财政部”绝不会释出股权。但“财政部”同样表示,如果是官民共治的银行,陆资由民股下手,“财政部”是挡不住的。换言之,大陆很可能由买下民股来取得台湾的银行主导权。

现在的金融业,并不是非要取得超过50%比例的绝对控股权,才能取得主导地位。有很多例子说明,银行具实际控制力并不见得一定要占大股。何况,开放后陆银可参股金控公司旗下子银行的上限可达20%,那是非常高的比例,几乎可以认定,这席董事的话语权,可以主导某些人事或经营政策。

举例来说,由前“行政院”副院长邱正雄担任董事长的永丰银行,一直极力鼓吹放宽陆银参股上限。理论上,民营银行请来这类前国民党高官主持,应该是着眼于咨询请益,决策经营大计,但现在却成了“门神”,为陆资来台参股台湾银行保驾护航。今年初,台湾金融业开放人民币业务,现在又开放陆银入股台湾银,各国金融业都是最敏感的部分,我们让陆资长驱直入,岂不令人忧心?

官方虽称“财政部”在泛公股银行的股权不会卖给陆银,但陆资或陆银买公股银行的民股股权,“财政部”却管不着。这些泛公股银行包括:兆丰银行、彰化银行、第一银行、合作金库银行、华南银行和台湾企银等,是台湾金融业最敏感的领域。我们现在应努力提升其竞争力,不能“捡到篮子里都是菜”,任大陆资金长驱直入。

台湾过去金融业因为是特许事业,所以都在政府保护伞之下,并不具充分竞争力,民进党执政时期的二次金融改革,希望促成银行界不良体质或规模不足者能合并,但被国民党当成图利他人视之。事实上,台湾金融业有其党国资本体系支撑的历史背景,现在这个时代,本是奋起以期达到国际竞争力,政府不作此图,反而让对岸将影响力渗到金融圈,这是将自由化和两岸化混为一谈,误认为表现自由化就不该对陆资有限制。但其实自由化是表现在台湾的整体经济环境能够充分开放并且增强自身的竞争力,我们对中国大陆以外的全世界其他国家,并没有足够的开放,反而极为封闭。

如果说我们对全球市场开放,为何只有大陆资金会参股台湾银行?这一方面可能是其他国家对台湾不感兴趣,台湾金融体质吸引不到他国资金;另一种可能也许是大陆对台湾的特殊用心,来台陆资中的国有资金透露出对岸庞大的党国体系对我们的意图。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1995.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