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如何解决美韩金融封锁?

美韩不断收紧“金融绞索”,使得能源、外汇(美元)、粮食为代表的“三难”问题持续困扰着朝鲜。而在受影响最大的创汇领域,朝鲜形成几大创汇渠道,确保国家经济发展的最低需求。

韩国国家情报院表示,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恩深知“外汇是经济发展的血脉”,他对对外贸易的重视不比军事工作低。作为具体措施,朝鲜取消了当初主管创汇的劳动党38号室,力图用更符合现代经济规律的机构统管外贸。据称,取代38号室功能的是朝鲜内阁领导的牡丹峰指导局,同时直接受命于朝鲜最高领袖的龙兴经济联合体也承担部分赚取和管理外汇的职能。该联合体主攻方向是朝中经济合作事务,代替因韩国实施“5·24对朝制裁”而陷入瘫痪的朝韩经济协商组织和民族经济合作联合会(即民经联)。

韩国《东亚日报》指出,美韩不断收紧的“金融绞索”让朝鲜感到难受,以能源、外汇(美元)、粮食为代表的“三难”问题持续困扰着朝鲜。但韩国国家情报院援引朝鲜“脱北者”的话说,朝鲜经济从形式上可分为人民经济(第一经济)、军需经济(第二经济)和党经济(第三经济),“针对敌人的经济封锁与制裁,朝鲜三大经济业已形成相对成熟的‘免疫力’”。在受影响最大创汇领域,朝鲜各界群起努力,逐渐形成几大创汇渠道,确保国家经济发展的最低需求。

首当其冲的创汇方式是出售武器。据韩国国情院的报告,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叶,朝鲜曾一次性向伊朗出售劳动-1号弹道导弹约200枚,并向巴基斯坦出售与核武器相关的设备,而仅秘密向巴基斯坦、利比亚输出核物质和核技术,每年就能赚取5亿美元的外汇。另外,朝鲜人民武力部通过在海外活动的工作员(间谍),向伊朗、印度、中东等纷争地区出售步枪、迫击炮等常规武器。据美国情报机构统计,朝鲜仅在2001年就通过出售导弹获取外汇5.6亿美元。

面对以美国为首的“防扩散倡议”组织(PSI)编制的对朝封锁网,朝鲜又是如何把武器卖出去,并收取回款的呢?据《朝鲜日报》引述日前叛逃到韩国的前朝鲜武器出口业务官员A的话,朝鲜有五个部门负责武器输出,分别为第二自然科学院、人民武力部侦察局、劳动党军需工业部、劳动党作战部(去年刚刚合并到侦察局)和第二经济委员会。其中,规模最大的是隶属国防委员会的第二经济委员会。

按照分工,第二自然科学院主要负责输出弹道导弹,同时担负所售导弹的性能升级及配件更换等“售后服务”。它的另一块牌子是“朝鲜宇航工业公司”,曾被美国《防务新闻》列为全球军火出口百强企业之一。据A推断,伊朗在2010年2月3日成功试射的太空火箭所用发动机与朝鲜劳动-1号导弹的发动机一致。劳动党军需工业部则负责宁边核研究机构开发的相关物资进出口。经常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打交道的朝鲜原子能总局并没有实权,仅负责生产宁边反应堆所需的核燃料棒原料,并不是朝鲜最高级别的核军备机关。

除了军火出口,鼓励朝鲜群众上交换汇物品也必不可少。据滞留韩国的“脱北者”透露,朝鲜每年都会在群众中开展旨在表达“忠诚”的土特产收集活动。各地方党机构都设有直属劳动党中央的“群众外汇赚取事业所”和“五号管理部”,主要负责收集兽皮、松蘑等,一般居民每年需上交一定数额的土特产,若未达到要求则以“不够忠诚”为由中断配给。另外,中央行政机构要上缴捐款、“最高领袖生日忠诚金”等,如朝鲜财政经济部下属的朝鲜邮票社要赚取50万-60万美元,人民武力省要捐100公斤-200公斤黄金,加上其他机构在节日上缴的忠诚金,每年足有6000万-7000万美元。

同时,通过“在日朝鲜人总联合会”(朝总联)以及韩国获取的外汇也不在少数。生活在日本的朝鲜人形成以朝总联为核心的社团群体,被朝鲜视为“开阔视野的窗口”。朝总联以本组织的工商业界人士资产为依托,上世纪70年代向朝鲜提供年均约6000万美元外汇,80年代年均达2亿美元。到了90年代中期,朝总联下辖商业机构的年销售额在30亿日元左右,对缓解朝鲜外贸资金紧张局面起到巨大作用。

2003年5月,韩国首都特别检查署经调查发现,韩国现代集团以“蚂蚁搬家”方式陆续秘密向朝鲜汇款2亿美元——资金经第三国银行转入澳门汇义银行的朝鲜劳动党账户,最终进入直接对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负责的“39号室”——用于购买武器和秘密活动资金。

此外,仰仗位居世界第六的金矿储量,朝鲜自信“没有谁能封死自己”。韩国“北韩资源研究所”(NKRI)所长崔庆秀援引世界黄金委员会(WGC)的数据称,金矿业已成为朝鲜劳动党和国家机关重要的财源,它不仅帮朝鲜军民渡过“苦难行军”岁月,还是这个国家维持运转的“最后王牌”。

韩国矿物资源公社2009年公布的资料表明,朝鲜黄金储量约为2000吨,换算成当前金价,价值高达约60万亿韩元(合600亿美元)。但韩国贸易振兴公社(KOTRA)表示,由于历史原因,如今朝鲜的浅层矿藏越来越少,渴望向深处开采的朝鲜政府找不齐必要的开采装备,多数金矿又缺少电力供应,以至于黄金产量并不高。朝鲜虽建有两个黄金提炼单位,但矿区所能提供的矿石并不多,提炼所产率也较为低下。据悉,朝鲜政府公布的黄金年生产量约为15吨,但KOTRA推测,实际产量不足2吨。

朝鲜政府深知黄金产业的短板,因此一直寻觅外资参与开发。2006年,注册在中国丹东的L公司向韩国媒体透露,朝鲜决心向外国人开放金矿开发和运营权。同年7月,朝鲜正式向L公司提出合作开发平安南道漏川金矿的意向,这一里程碑式的动作宣告朝鲜黄金业“第二春”的到来。2007年,中国地质勘测队协助朝鲜在黄海北道遂安郡南亭找到一处金矿矿脉。同年,约30位侨居日本的朝鲜实业家集资3.33亿美元成立“采矿开发集团”,介入朝鲜云山金矿运营。

2010年,朝鲜开发银行理事长全日春访华,与中国有关方向洽谈开发大峰金矿的相关事宜。而在2012年8月9日,总部设在北京的朝鲜投资事务所官方网站宣布,朝中两国将共同开发朝鲜境内三座矿山。此举一度令诸多韩国媒体担心,中国资本已在朝鲜贵金属开采领域占据重要地位,未来朝鲜矿产资源或将在韩朝统一前被中国“一扫而光”。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007.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