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我是歌手》引爆台湾论战

节奏紧凑、制作精良的湖南卫视《我是歌手》,引起广大歌迷密切关注,并创收视佳绩。但无论节目再怎么夯,制作单位当初也没想到会在台湾引发轰动,搞到电视台用数个小时新闻时段直播决赛,无论过程还是结果,都成为热议话题。

《我是歌手》总决赛当天,台湾东森新闻台以播报新闻名义,Live五小时,几乎全程直播并暂停招牌谈话性节目《关键时刻》,飙出2.15高收视率,平均每分钟收视人口约47万人,名列当天全台总收视排名第五名,创下东森新闻台近年收视新高。其他电视台也不遑多让,包括中天及TVBS都把《我是歌手》当作重要新闻,纷纷派出记者到现场实时报导赛况,大幅报导当晚比赛过程。也有电视台开辟谈话性节目分析,或找过去历史片段串成专题报导。

只是人红是非多,东森与台湾各大电视台的做法随即引发是否合乎现行关于播放大陆节目法规的质疑;政治因素也迅速加入,包括民进党在内的台湾在野政治人物跳出来痛批、喷口水、搏版面,质疑有统战阴谋。台湾官方则是祭出处罚条款,不惜杀鸡儆猴。

别怀疑,就是这么疯狂,就只是一个综艺节目而已。

我是歌手OR传奇?

由于台湾电视无法同步播出大陆节目,网络电视也经常受限于台湾不在播放授权范围内,对大陆当红节目或连续剧,台湾观众往往只能从报章杂志或电视新闻报导中略得片段讯息。例如先前红遍半片天的《甄传》或《步步惊心》,大陆几乎已经红过一圈、一年多之后,才引发台湾追星族热潮。

《我是歌手》则幸运许多,由于最初齐秦以新台币百万酬劳参加节目,引发此间媒体关注,有一定知名度。等节目中段请到林志炫翻唱周董的《烟花易冷》让观众落泪,台湾网络媒体与电子媒体开始真正有兴趣关注这个节目,并以推文或新闻等方式加强报导。

尤其林志炫、彭佳慧、辛晓琪与杨宗纬4位台湾歌手都因参赛,在大陆人气暴涨,相较其他台湾民众较冷感的大陆综艺节目,《我是歌手》其实已经在台湾培养出一定收视关注的群体。加上镜头特写观众常跟着歌手边唱边哭,真情流露却又画面煽情,一向以新鲜事、刺激画面为素材的台湾主流电视新闻,更乐于炒作,并以每集参赛歌手PK与歌坛恩怨八卦当切入点,吸引民众注意。

像毒舌评审黄国伦批林志炫唱歌过于强调技巧。或有媒体巨细靡遗描述林志炫与杨宗纬瑜亮情结,台湾媒体慢慢找到节拍,把《我是歌手》看作让台湾歌手展现歌艺的决战舞台。刚好台湾近期综艺节目除少数本土味作品,呈现全面疲乏状态,因此新闻报导频率愈来愈高,连带让该节目在台气势也越来越高。连鲜少刊登大陆娱乐新闻的台湾《自由时报》,也难得在电子报上刊出关于《我是歌手》职业观众假哭的传闻。

节目越红是非越多

但台湾观众也未能免俗,真正关注的还是林志炫和杨宗纬谁能夺冠问题,毕竟这是台湾几十年来类似节目最后重头戏。只是台湾媒体单方面侧重台湾歌手报导,使台湾观众并未察觉有其他杰出大陆歌手也在同场角逐。毕竟,大多数台湾民众接触《我是歌手》,都只是通过电视台撷取网络影音媒体的片段画面或其他二手报导,主要也是欣赏台湾选手临场的表现与成绩,大部分观众真正看到几乎完整一集《我是歌手》,还是直到4月12日晚上总决赛,东森新闻台以“特别报导”之名“偷跑”之时。

此时,台湾观众才终于体验到先前报导形容的大手笔制作、豪华音响设备、精致编曲与乐队、高水平剪辑技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因此当晚台湾最重要的社群网站“脸书”(Facebook)最热门帖文就属《我是歌手》,网友热议四位台湾歌手选歌、临场表现,尤其关注以前在台湾“星光大道”踢馆的萧敬腾,这回为林志炫帮唱,形同与杨宗纬PK;当宣布羽泉夺冠时,台湾网友情绪激动,质疑内定;还有网友戏称,“看了节目,明天好想去买立白洗衣液”(该产品未在台销售)。


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则肯定大陆在节目制作软硬件的大幅进步,并对台湾歌手可以在大陆或纽约等任何地方大放异彩感到开心。但她也指出,《我是歌手》是综艺节目,不是音乐节目,同时文化创作的美学深度需要培养,要看是否有原创力,这也是台湾的强项。

但东森新闻“特别报导”的爆红,也随即引来“偷跑”质疑,把整个风波带进政治化的高度。因为台湾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规定,播放大陆节目需先送“文化部”受审,即使东森新闻台播出《我是歌手》方式不属于节目而是新闻内容,但因播出时间太长,明显有违反新闻伦理。台湾“文化部影视及流行音乐产业局”也说,播放大陆节目需先送“文化部”受审,因此将依侧录带判断是否为完整的中国节目,若属于新闻内容,尊重新闻自由,并移请主管机关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处理,若确认是大陆节目就涉及事先送审问题。

事实上,就连台湾收视率调查公司AGB尼尔森也干脆把“东森整点新闻”名称改成“《我是歌手》LIVE总决赛”加以调查。且台湾对于节目广告有严格规定,《我是歌手》全程打出“立白洗衣液”商品名称亦有违规置入营销之嫌。NCC也陆续收到包括“滥用新闻频道”、“广告化”等七件申诉,因此表示,将先检视被投诉电视台侧录带,了解这些电视台播放方式,如果是直播且整集播出,可能违反大陆节目来台播出相关规定,将移请“文化部”认定处理,如果为外电形态新闻报导,报导时间过长比例不当,属于新闻伦理问题,会要求业者改善。

不意外地,民进党“立委”也纷纷对《我是歌手》高收视率跳脚,民进党主席苏贞昌更表示,近年中国经济崛起,以前是以商围政,像去年大老板有节奏地一个个出来,现在则是“入岛、入户、入脑”。他说,“要怎么入户?电视、报纸与杂志就是有力的工具,有些电视台整天只说中国好,有些报纸则是褒扬中国、唱衰台湾”。他还以香港传媒为例,提醒台湾民众“今天的香港,就是明天的台湾”。

连番的政治口水有如排山倒海。反倒是台湾音乐人别有自己的看法。像颇具盛名的音乐人袁惟仁就说,《我是歌手》唤起很多人的美好回忆,让两岸音乐互相交流,这是很好也是值得肯定的事,相关讨论应回归节目本质,没必要被政治染色。华研企画统筹施人诚也说,《我是歌手》因为台湾优秀歌手参赛,才造成关注,经典歌曲让流行音乐产业受到尊重,是很好的结果。先前引发论战的黄国伦也直言,参加《我是歌手》充分展现台湾文化的软实力,因此台湾唱将才是大赢家。节目走红也不是政治问题,而是现实问题,“对岸软、硬件的确在崛起,要改变必须在体质上作整体修正,不然台湾在华人娱乐的优势会逐渐消失”。

相较之下,学界与舆论的批判更为直接。台湾学者赖祥蔚就说,若有人或媒体说中国大陆有能力通过歌唱节目对台湾人洗脑、统战,显然太过紧张,低估了台湾人民的智慧。至于媒体应该用多大的篇幅来报导节目受欢迎?赖祥蔚表示,一个节目有收视率,一定有理由,政治人物不用去质疑观众的口味。电视新闻台观察到观众喜欢某个节目,当然可以花多一点时间来报导。

《中国时报》等台湾媒体更质疑,民进党连一个综艺节目都怕,像“还活在过去”,令人失望,也与事实有明显差距。媒体也说,民进党不需要把中国的一切妖魔化,反对两岸接近、交流,事实上,节目广受欢迎清楚呈现两岸交流的深化,民进党应该放下仇恨与恐惧,好好正视这个节目呈现的两岸现况。

台湾流行音乐界开始自省

撇开政治人物的口水,台湾音乐人和节目制作人近两个月对《我是歌手》高收视的讨论更是不少,业界感叹,台湾也曾做过同类节目,由蓝心湄主持的《金曲超级星》,全由歌手、艺人在台上PK,却叫好不叫座,制作2季就收摊,是对岸市场太大?或内容不够精致?还是时不我予?

事实上,台湾的电视环境,越来越多以采购取代内容自制,长期以来早已形成播出平台、内容制造和艺人资源间的彼此断链。在浙江卫视担任音乐总监的音乐人陈国华就说,当前大陆的进步摆在眼前,台湾当前环境确实没有人家好,这正是台湾该学习的。他并直言,台湾最大问题在于经费,若法令适时松绑,像大陆把市场和娱乐的概念结合,才能得到皆大欢喜的结果。

换言之,这绝非人才稀缺,而是沉重的产业问题。从之前《非诚勿扰》、《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到今年《中国最强音》等节目,都是大手笔买国外知名节目版权、少则一集1000万元人民币投资再加上好莱坞规格的硬件设备及卡司。反倒是台湾产业环境落后才导致少有类似大型节目,因此黄舒骏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感慨,台湾节目有创意且机动性强,擅长利用有限资源做出好节目,但问题是市场小,制作费有限,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必须松绑法令,开放置入。

捧红《全民大闷锅》的资深制作人王伟忠则强调,台湾现阶段质量做不过大陆,因为大陆资金足,甚至让歌手被淘汰也不会丢脸,因为“能上那个舞台,已具一定资格”。相较之下,台湾市场小,大陆成人才输入地,但就是因为“台湾钱少,所以有很多怪点子,另类变主流是我们的优势”。

的确,正如各界批评,台湾民间总是充满创意与活力,但政府部门与政党总是相对保守、观念落后,以致拖累台湾进步并造成产业空洞化,流行文化与音乐产业也不例外。也正如大多数台湾媒体清楚指出,《我是歌手》之所以受到台湾民众瞩目,与政治并无关系。虽然最后由大陆歌手拿到冠军,关键在总决赛七强里有四位台湾歌手,加上比赛中不断传唱的台湾歌曲,飘着浓浓的台湾味,也有着两岸青年“成长的记忆”,记录了两岸交流愈来愈绵密,民间的互动也愈来愈深化、广化,这是既不能否认也不可能倒流的事实。

毕竟,政治人物不能老是提出完全不切实际也与时代发展背道而驰的主张。就像台湾一位政治评论者所言,“没有知识也要有常识,没有常识也总要看电视吧!”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022.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