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对外汉语教育阵地收缩

image

泰国台湾教育中心于2013年2月21日开幕,推广留学台湾。
屏东科技大学校长古源光(左二)、“教育部”国际及两岸
教育司长林文通(左三)、驻泰副代表梁洪 (右二)共同揭牌。

台湾媒体4月底报道,越南的三所台教中心最近已经全部关门,印度台教中心的6名台湾老师被欠薪超过4个月。台教中心遭遇的困境,给台湾的对外华语教育罩上一层阴云。

马英九一再表示要大力推广“正体字”,要让台湾发展为“亚太高等教育中心”,扩大软实力输出。但“教育部”削减海外台湾教育中心的辅助经费,让承办这些中心的台湾院校措手不及又无可奈何。

“中研院社会学所长”萧新煌对台湾媒体表示:在争夺华语发言权的战场上,大陆以每年超过12亿元人民币的投资规模,在全球设立358个孔子学院,尤其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最近将成立常春藤盟校第一所孔子学院。“教育部”缩减经费的做法是严重缺乏战略眼光,台湾不应该自废武功。

首当其冲的台湾教育中心

为执行“行政院”扩大招收外国学生来台留学方案,以及推动国家对外华语教学政策,“教育部”在2007年2月颁布《“教育部”补助国内大学境外设立台湾教育中心要点》。

此后台教中心逐个成立,有文藻外语学院在越南河内,暨南国际大学在越南胡志明市,龙华科技大学在越南岘港,铭传大学在韩国首尔、蒙古乌兰巴托和美国密歇根州,“清华大学”在印度新德里和诺伊达等等。台湾共计在8个国家设立11所台教中心。

各个台湾教育中心在当地的任务略有区别,但总体上是以学术交流、招收国际生来台、华语教学等方式在当地推广华语。这一模式由“教育部”出钱,从场地到师资,事无巨细都是各院校自己解决。各院校给自己规划了营利计划,但迄今难有营利的。

当前形势的逆转来自“教育部”去年对补助办法的修改,修改之后,学校需要自己承担一半费用。“教育部”国际及两岸教育司属下的海外台湾学校及华语教育科科长陈立颖,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因为整个政府预算都减少了,‘教育部’不得不在各项目上削减开支,我们必须要用更有效率的方式去做事。为此,我们采取了一个国家由一所学校去开拓的方针。”

对比大陆的孔子学院四处开花,陈立颖表示大规模办学对台湾没有意义。“50多年的华语教学经验是我们的优势,在此基础上我们以小而精、小而巧的方式去做事。”他所在的海外台湾学校及华语教育科,是“行政院”组织改造后于今年成立,管理各台湾教育中心是其职责之一。

不久前,“教育部”国际及两岸教育司长林文通接受“中央社”采访时承认,目前的办学模式经费庞大且效益和预期有一些差距,故在教育经费吃紧时以一国一教育中心的原则进行调整。

台湾教育中心的协调工作受“教育部”委托,由高等教育国际合作基金会负责。基金会在台教中心项目上的任务是协调各校招生在内的工作,并和“教育部”一道在年中和年底开展考核,年底请各中心来做工作报告。基金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本刊:“‘教育部’拨款并不经过基金会,我们尚未跟‘教育部’做进一步的讨论,大家都有点措手不及,但我们尊重‘教育部’的意见。”

“我们被迫取消了去年设定好的计划,不得不跟印度方面违约。”“清华大学”全球事务处负责印度台教中心的专案经理陈佳惠告诉本刊记者,“50%的费用对学校是很大的负担,印度情况特殊,官方语言繁多,治安低效尤其是近期发生多起侮辱女性的恶性事件。这些都迫使我们的老师必须聘请当地助理方便沟通,以及保障人身安全。因此费用也随之增加。”

“清华大学”原本计划今年在工业城市金奈、“印度硅谷”班加罗尔、文化名城加尔各答开设台湾教育中心,并针对印度地域辽阔的现状发展网络教学。殊为不易的是,尼赫鲁大学和印度理工大学希望参与合作,但目前计划搁置。“清华大学”全球事务长王伟中声称,“教育部”最近才核准本年度的补助经费,待走完全部程序后,老师们才能领到薪水,那得5、6月份了。

虽然困难,但“清华大学”不准备放弃印度业务,只是暂时中断扩张。“清华大学”通过了“教育部”今年发放经费的考核,在拿到钱之前先跟校内的基金会借支。

在越南设立的台湾教育中心文藻外语学院、暨南国际大学和龙华科技大学已经撤离回台。陈立颖说,它们没有再向“教育部”提出申请。“学校经过评估觉得划不来,就不再申请。我们一向是公开征集学校,只要有学校觉得能在越南立足,一旦通过我们的考核,台湾教育中心将立即在越南恢复。”

官方认为,在越南遭遇的挫折不是终结,而是配合财政的状态调节。今年4月底,“教育部”长蒋伟宁在“立法院”保证,在重要的外籍学生来源国越南,肯定会保留一所台教中心。

优势渐失的台湾华语输出

当大陆引进自由市场的部分做法,使得经济总量猛增时,台湾在硬实力的较量上不可避免地落于下风,软实力成为了台湾的主要宣传方向。尤其是华语教育输出,在1971年台湾被挤出联合国后,成为外交突破的重要手段。

当两岸关系紧张时,大陆通常指责台湾的华语教育不是政治反动就是煽动“台独”;在两岸关系缓和时,大陆会赞誉台湾虽然道不同,但弘扬中华文化精神可嘉。不过,无论是大陆官方还是学术界,不得不承认台湾在华语教育上的丰富经验和成就,尤其是当孔子学院兴起之际,缺乏经验的大陆经常会从组织建设、教材制作、宣传推广等方面借鉴台湾的经验。

两岸除了在简、繁字体,汉语拼音和注音上争夺正统性外,还包括了对历史、政治等社会科学领域的种种阐释权。在汉语拼音和注音之争上,台湾有落败的趋势,因为大陆凭借在联合国的地位,让汉语拼音在1982年被国际标准化组织作为汉语罗马字母拼音写法的国际标准,1986年被联合国公布为汉语标准语音系统。繁体字微弱优势尚存,因为研读古籍的需要,但此需要远不及做外贸的需求。

在对史政的解读上,台湾的史观与西方基本一致,故占据优势。而西方发达国家因担心中共的意识形态输出,对孔子学院授课会采取监视手段。比如说,仅仅在定义朝鲜战争的起因上,孔子学院就会给自己惹来很多麻烦。

台湾历史最长的华语教学机构,是“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国语教学中心,成立于1956年。2004年,“教育部”协调行政院各部会,成立了“对外华语教学小组”。2006年,华语教师认证考试制度设立,被称为“中文托福”。所有台教中心的授课者都要经过统一的考试,陈立颖说通过率约是20%。在建立一个统筹机关之前,华语教学一直由台师大和《国语日报》语文中心等非官方机构办理。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05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