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私人飞机交易平台内情

image

“飞机超市”除了飞行发烧友表现出对私人飞机的强烈需求外,各种调查数据也在暗示着私人飞机产业的远大前景

内地私人飞机交易平台越来越多,一线城市纷纷开设“飞机超市”、私人飞机4S店,使得私人购买飞机变成了一件极简单的事情,从选机型、购买、托管,到飞机的后期维护,都由专业人员来负责。                                                    

3月30日上午,北京首家“飞机超市”低调开业,该超市展销滑翔机、小型直升机与单翼飞机共10多个机型,价格区间从二三十万元到上亿元不等。开业当天,该超市即售出一架1700多万元的EC120B直升机以及一架价值200万元的乌克兰产AK-13直升机。

在此前后,武汉首家私人飞机4S店也悄然揭幕,开业当天有3架直升机被湖北、河南的两家通航公司预订,每架售价2000万元。

内地私人飞机交易平台越来越多。天津东疆保税港区无限航空飞机市场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限航空)总经理高树荣说,这种交易平台的出现使得买飞机变成了一件极简单的事情,从选机型、购买、托管,到飞机的后期维护,都将由专业人员来打理。

2012年8月12日,无限航空在天津滨海新区东疆保税港区的国际商品展销中心开设了国内首家私人飞机交易平台。在这里,有意向的买家可以先到展厅实地看飞机,销售人员会帮助他们挑选合适的机型。据高树荣介绍,他们交易中心销售来自世界各地的私人飞机,包括意大利的Tecnam P92-JS、澳大利亚的佳宝J-160C钻石、欧洲明星Sting S4轻型运动飞机等,“欧直EC120、EC130直升机也将陆续到港。”

截至目前,无限航空已签订20多个订购私人飞机的意向协议,还打算在东疆建一条飞机跑道,专供私人飞机试飞、起降。高树荣很看好未来私人飞机市场的前景,他和他的团队信心满满地要打造飞机售后一整套服务供应链,抢占中国私人飞机市场的先机。

私人飞机有15万潜在客户
自1997年,远大空调总裁张跃用7000万元人民币从美国飞机生产商德事隆集团买了一架塞斯纳喷气公务飞机和一架“贝尔206”直升机后,海尔集团、春兰集团、美的集团、三一集团、华西村、中欧国际等非通航企业也纷纷购买私人飞机。中国通用航空呈现出井喷态势。

很多民营企业在购买公务飞机后,会配套购买直升机,以解决从机场到目的地这旅程最后十公里的交通问题。比如美的集团在花费巨资购买了一架湾流G450公务机后,配套购买了西科斯基的S76C++直升机。

制造业领域的民营企业家往往开着私人直升机视察工厂、了解生产销售情况、召开会议。一些公司高管随时乘坐直升机视察自己的工厂,或者去其他城市洽谈业务,甚至有些企业直接把会议室设在了豪华机舱里。

一些企业则把直升机当做公关的利器。以前接送领导和客户都是用车,现在改用直升机,算是一种特殊待遇,此外还用直升机让重要合作伙伴视察公司,接待他们去周边观光,甚至只是专门让他们体验飞行的乐趣。一些本来没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因为有了直升机声望大增,从而获得梦寐以求的洽谈机会。

目前内地买家大部分迷恋新机,一般购买一架进口的新直升机需要等待12-18个月,只有少数机型在合适的时间段可以在半年左右到货。相比之下,很多质量上乘、使用时间不长的二手机型无需等待,到货时间短。但目前国内二手机市场还不成规模,缺乏相应的中间商,信息比较闭塞,买家宁愿高价购买新机。

买家在订购飞机以后,代理公司还需要协助买家为飞机寻找合适的有资质的托管机构,将飞机进行托管。飞机托管机构的主要工作就是存放飞机、日常维护,帮助机主申请航线等。高树荣说,目前天津具备通航飞机托管资质的机构有两个,分别是滨海国际机场和中信海直天津分公司。高树荣所在的东疆私人飞机交易中心已经实现了飞机进口、保税仓储、保税展销等一条龙服务,也可以为客户提供销售、托管、维修等服务。

尴尬的“黑飞”
很多富豪购买私人飞机后,梦想“从家里出发,飞向世界”,但他们很快发现,飞机上天困难重重。

目前,私人直升机飞行必须满足3个条件、一个程序:直升机必须获得民航局的适航认证、必须交由具备运行资质的通航企业进行托管、驾驶员必须考取飞行执照,飞行前必须向空军和民航空管申报飞行计划。

按照目前空中交通管制的规定,一架通用飞机要飞行,审批时间需要7-14天,而且一线城市飞行需双发直升机(配备至少两个发动机)方可,这些规定极大限制了通用飞机的使用。飞行爱好者不得已选择“黑飞”,目前多数拥有私人飞机的个人或多或少都在“黑飞”。

在他们看来,“黑飞”高效便捷,想飞就飞,而走合法途径不仅三五天办不下来,而且一次飞行还要花费数万元的准备费。根据目前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的规定,对于“黑飞”一般处以2万-10万元的罚款。如此算来,就算“黑飞”被罚,那也比合法飞行更加划算。

内地媒体报道,东莞富豪用直升机接送子女上学、周末开直升机携全家海边游泳、北京神秘富豪开直升机举家到鄂尔多斯草原野餐等等,都是“黑飞”事件。去年微博上盛传贵阳一富豪自驾R44直升机“黑飞”,被罚10万元。

温州市鹿城航空航海运动协会会长朱松斌高峰时期曾拥有各种型号的私人飞机10架。他们大多数情况下是偷偷飞着玩。据《新闻晨报》报道,2010年3月初,朱松斌沿着瓯江飞了两圈,20多分钟后民航浙江监管局接到报告,对朱松斌作出了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为了能让飞机合法飞行,朱松斌曾以协会的名义向温州市政府递交了成立紧急救援中心的申请,提出一旦温州市需要动用直升机进行紧急救援,可由协会提供飞机和飞行人员。

该报道还称,温州另一个飞行狂人许伟杰的“黑飞”记录堪称“劣迹斑斑”,他驾驶的直升机曾迫降南京汽车加油站,导致附近村民报警,惊动了江苏省反恐部门。杭州萧山机场上空曾出现疑似UFO的不明飞行物,事后查明是他一架未经过登记的喷气式飞机,许伟杰因此被处以2.9万元的行政处罚。

民航局运输司通航处副处长靳军号此前对《中国周刊》称,“私用和自用的飞机,在民航局登记过的有接近1000架,没登记的大概有400多架。”这400多架大都是“黑户”直升机。

许伟杰曾对外透露,他有一个从事保险的朋友,曾替400架“黑户”飞机提供保险理赔服务,“黑户”飞机的实际数量应远超此数。


飞机托管每年需数百万元
早些年,由于运营企业少且专业能力不强,加上当时的飞行手续繁杂,很多民营企业和富豪买回飞机后,基本就成了摆设。张跃早早终结了他的私人飞机之旅,春兰集团、海尔集团的私用直升机也相继退出了运营。

因为吃尽了“买回飞机不能飞”的苦头,浙江富豪王斌干脆在《浙江日报》刊登转让公告,准备把他当年花费1800万元买下的爱机EC120卖掉。据知情人士称,王斌为购买飞机,前后已经花费了2000多万元,每年还要继续缴纳400万元的托管费,但是飞机只在义乌和东阳上空飞过几圈,飞行时间总共36小时,主要原因就是飞行手续繁杂,飞机飞不起来。

“想要玩飞机当然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李仙勇说,一般直升机的年托管费用会占到机身价格的10%左右,类似S76C++这样的中型直升机,一年的托管费用高达数百万,也只有美的、三一这样的大型企业才能承受,一般个人飞行爱好者只能选择R44或S300C等小型直升机。 

目前国际流行的十几座公务飞机,售价2000~3000万美元起,交由公务机公司托管,仅托管费、养护费每年就需数百万元。据李仙勇介绍,浙商裘德道的“首相一号”,包括飞行员管理、飞机维修、申请航线等各项内容,托管费用为每年200万元。

“这是比较固定的开销,还不包括每次使用时的花费,比如燃油费、飞行员的人工费等。”高树荣称,在私人飞机的日常使用成本中,燃油、部件、保养费用和人工费用等开支也不小。

有些富豪尚未取得飞机驾照,他们需要从外地聘请飞行员,仅来去机票便达数千元。大部分私人飞机依靠托管单位配置机组人员,运营商选派学员到国外学习飞行,一般每名飞行员的培训费用需要上百万元(国外拿飞机驾照需要2.5万美元,而国内高达25万元),使得私人飞机的使用成本相对较高。即便购机人自己获得飞机驾照,一次飞行花费也需要数万乃至十几万元。

圆梦“畅飞中国”
目前低空管制和通航基础配套服务体系的薄弱是制约私人飞行市场发展的主要因素。李仙勇说,考虑到购机以后的日常维护、飞行、运营等一系列问题,很多人会先考飞行执照,再考虑买私人直升机。

上海金汇通用航空公司几年前就针对这些飞行爱好者开办了私照飞行培训班,学员多数是长三角和华东地区的富豪。不过由于大环境的限制,私照培训招生比较困难,直到最近一两年,由于国家政策扶持,私照培训市场才有了比较快速的发展。

2012年7月12日,国务院下发《关于促进民航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大力推动民航特别是通用航空产业的发展,力求把通用航空培育成新的经济增长点。8月23日,国家空管委处长朱时才对外宣称,按照低空空域改革的计划,2013年将在全国范围推广低空空域改革。这意味着,低空空域的政策瓶颈即将打开,私人飞机的政策环境将大为改善。

“我们不能左右政策,但可以从其他方面去努力。”李仙勇说,比如建立一个强大的、专业的私人飞机(直升机)综合运营服务公司,可以一站式解决购机、办理三证、飞行报批、代管、维修、飞行培训、FBO运营保障等问题,即通过强大的运营配套服务体系来减少现有体制对飞行的限制。

上海正阳投资集团董事长邹建明有一个“畅飞中国”的梦想。正阳集团旗下中美洲际、金汇通航和正阳机场三个通航专业子公司,目前拥有10余架进口直升机、5个运行基地、超过200人的综合服务团队,是内地为数不多具备直升机全产业链服务且拥有实际运营能力的通航产业集团。

邹建明期望在此架构上建立覆盖全国的飞行服务网络,并在低空逐步开放的进程中,实现“畅飞中国”的梦想。这在李仙勇看来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计划。美国从上个世纪70年代放松管制到现在花了40多年时间,将民用直升机发展到了近1万架,全国的通用航空器发展到22万架。中国如果能在2015年实现低空空域全面开放,私人飞机市场的发展空间不可估量。“希望不要让我们等待太久。”李仙勇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09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