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世界的中国麻将

image

2012年10月28日,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在重庆黔江开赛。

5月底,在一次法国举办的麻将锦标赛中,中国选手只拿了第四,前三名均被法国人摘走的新闻,一时间激起大陆网民的不淡定。“国耻论”、“养狼论”、“奥运论”纷纷出笼。麻将走出国门,并且“洋麻将”还击败了街头巷尾处处牌局、将麻将奉为“国粹”的中国,着实让国人惊呼一把。

不过,国际麻将组织秘书长江选旗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他对结果却并不感到意外。一方面是欧洲选手的水平他心中有数;另一方面,这次远赴法国参赛的初衷就不是为了拿金牌,文化交流,将中国的麻将文化更多地向外推广,才是赴法参赛的目的。更何况人家好不容易举办赛事,喧宾夺主总不好。

本着友谊第一的思想,在赴法参赛队员的选择上,中国方面也煞费苦心地选择了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中荣获精神文明奖的陕西西安队,一些在校大学生等具有较高的牌品、牌风,并且对麻将文化有一定了解的人员参加这次比赛。

“如果人家问到中发白是什么意思?你要说得出来啊。作为麻将的起源地,你要有这个素质。”江选旗说。

事实上,麻将走出国门已经有百年历史。在日本、美国和欧洲的街头巷尾,家居院落,从中国传来的“砌长城”游戏早已走进了人们的生活。然而,将麻将作为一项智力竞技活动,并在国际上不断推广,还是近年来的事。而真正阻碍着这项蕴含着中华文化的智力游戏走向世界的,仍然是中国的思想观念。

麻将的世界史

1895年,一位叫做斯图尔特·库林的美国人类学家在他的一篇论文中提到中国这种牌友们在玩牌时不时地叫着“吃”、“碰”的游戏,据说这是对于麻将最早的非中文记载。几年后,名叫怀特的两兄弟将麻将带入了上海的英国俱乐部,麻将迅速在外国人的圈子里火了起来。

1920年,作为当时标准石油公司驻苏州代表的美国人约瑟夫·巴布柯克,在麻将牌上刻上西方人能认识的数字,并将麻将规则简化,写成一部美国人能看懂的麻将“红宝书”销往美国。同年,麻将牌也开始漂洋过海出口到美国。美国现在著名的休闲品牌Abercrombie & Fitch,当年曾派专员到中国搜集他所能见到的所有麻将牌。搜集到的1200副麻将很快就在美国销售一空,这也成为了该公司历史上的一大商业成功。

在“红宝书”的助推下,上世纪20年代的美国迅速掀起一股麻将狂热。1923年,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麻将牌达到150万副,麻将牌也成为从上海出口排名第六的商品。当时,为满足美国市场对高品质手工麻将的需求,制造麻将所需要的牛骨等材料要从美国堪萨斯、芝加哥等地运到上海生产,再从上海返销往美国。世界牛骨与象牙价格也因为麻将热的升温而暴涨。

当时访问美国的胡适曾感叹道:“谁也梦想不到,东方文明征服西方的先锋队,却是那136个麻将军。”在那个美国经济最繁荣的年代,麻将牌碰撞的叮叮声曾伴随着无数家庭的团聚和欢乐,进入了一代人的记忆。

进入大萧条的30年代,尽管麻将热逐渐退潮,但作为一项曾经风靡一时的家庭娱乐,麻将在一些家庭中仍然流传了下来。

除中国以外,日本算是对麻将最狂热的国家。据日本学者考证,中国的麻将是在1909年由一个叫名川彦作的日本英语教师从中国带入日本的。也许是在文化上障碍更少的原因,相比于欧美,日本人对麻将的热衷似乎更加持之以恒。事实上,中国人熟知的游戏厅中的麻将游戏机,就是从80年代开始在日本大量生产的。一些日本动漫也以麻将为主题。

不过近年来,日本的麻将人数呈下降趋势。据《日本时报》报道,1978-1979年,日本的麻将人口曾达到1300万到1400万,而2008年,这一数字则已降到760万。日本的麻将馆数量也从1979-1980年的48000间下降到2009年的8900间。这其中,一方面是日本娱乐项目的不断丰富,一方面是麻将在日本社会中不太好的形象,导致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下降。

尽管如此,日本作为世界麻将第二大国的地位仍然不可动摇。

初成体系的世界麻坛

从上世纪20年代的麻将热至今,这项中国的古老游戏已经吸引了全世界无数的忠实追随者。据江选旗的一项数据,现在世界上的麻将人口,保守估计有6个亿。在他看来,2005年世界麻将组织成立后,竞技麻将的国际化发展进入了一个快车道。经过近年来的发展,一个世界麻坛已经初具规模。

如同中国在不同地域打法不同一样,麻将在美国、在欧洲的不同国家和地区,甚至不同的社区,打法规则也千差万别。为了统一规则、增加交流,美国曾于1937年就建立了全国麻将联盟,统一出版美式麻将标准规则。

不仅打法各不相同,一些国家在麻将中还赋予了本民族的一些文化要素,例如丹麦的花牌就用了美人鱼的图案,而荷兰的花牌则刻上了荷兰的风车和木鞋。西方对麻将牌的叫法也有符合其文化的创意,如把“红中”、“发财”叫做“红龙”、“绿龙”。

而在竞技麻将方面,现在很多国家常用的规则,一个是1998年由中国体育总局制定颁布的麻将竞赛规则(中国也因此正式将麻将列为国家体育项目),而另外一种是日本的“立直”。欧洲举办的各项麻将赛事,大都分别以中国和日本两种规则进行比赛。

据江选旗介绍,现在世界上最重要的麻将赛事是从2007年开始举办,每两年一次,现已举办三次的世界麻将锦标赛。此外还有欧洲锦标赛,以及中国、日本和欧洲各国本国举办的国际锦标赛。中国选手落败的法国锦标赛就是一项法国麻协举办的国际赛事,并非世界麻将锦标赛。

事实上,在历届世界锦标赛中,中国选手都成绩斐然。第一届赛事在中国成都举办,中国选手不仅获得冠、亚军,而且前十名选手中中国选手就占了七名。在荷兰乌特勒支的第二届比赛中,尽管中国选手获得冠军,并占据前十名中的五名,欧洲选手异军突起,夺得第二、第三名。2012年的第三届本该在日本举办,但由于日本东北遭受地震海啸与核泄漏事故,改为移师重庆黔江。在这届比赛里,中国选手更是包揽了前三名。

尽管同中国牌友过招没占到便宜,但与中国人逢麻必赌不同,欧美的麻将爱好者们更多地将麻将作为一项纯粹的智力游戏来玩。世界麻将锦标赛既没有高额奖金诱惑,比赛全程费用还需自掏腰包,但也阻止不了世界各地的麻友对麻将的热爱。

丹麦人马丁·法尔图福是现在欧洲排名最高的麻将选手,曾夺得两次瑞典公开赛冠军。他告诉记者,在他还是七八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就教会了他玩麻将。现在他每周会花5到6个小时玩麻将。他两次来中国参加麻将比赛都是完全自费。

作为欧洲麻将协会与丹麦麻将协会的主席,蒂娜·克里斯滕森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和中国接触,并在接触中国的机会中接触到麻将,进而喜欢上这项运动。欧洲麻将协会的成员国也由2005年的5个,增加到现在的17个。其中法国、荷兰、德国、丹麦、意大利是实力较强的国家。法国一国就有20多个麻将俱乐部。

不过,蒂娜也承认,选手们参加比赛的花销都是自费,也是由于现在麻将在欧洲的影响力仍然有限,暂时还拿不到商业赞助。

麻将推广,重在解放思想

除了世界麻将组织的成立,在江选旗眼里,麻将走出国门另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发展,是2006年国际麻将组织颁布的新《国际麻将竞赛规则》。之所以需要颁布新的麻将竞赛规则,除去需要综合各国一些好的发展与中国地方麻将中的一些玩法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1998年的麻将竞赛规则中,将运动员限制在年满18周岁的非在校学生,事实上是将麻将视为少儿不宜运动。旧规则中还保留着“更好地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服务”这样的意识形态话语,也不利于麻将在国际上的推广。

“过去,麻将在我的意识中也被认为是封资修的东西”,江选旗回顾自己对麻将认识的变化感慨道,是于光远,这位著名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世界麻将组织主席,使他的意识转变过来。“要赌博什么不可以赌呢?足球现在也在赌,而且赌得更大,难道不踢了吗?于老曾经说过,问题不是在牌上,而是在人上。”

现在,在江选旗看来,麻将中蕴含着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不能因为它被一些人用于赌博,就要把麻将统统摒除掉。麻将的排列组合,都蕴含着中国文化与中国思维的特点。西方的纸牌中都有一个大小的关系,而中国的麻将却没有这个等级。推广麻将竞技,不仅是增进国际间的友谊,也是弘扬中国的文化传统,推广一种中国文化。

“中国的麻将爱好者无数,但又有多少人知道麻将中的‘发’是什么意思吗?知道‘红中’为什么是红的吗?一些人认为麻将是赌具的人,也应当先了解一下麻将的文化之后再发言。”

江选旗认为,事实上政府对麻将走向竞技不能说不支持。如果不支持便不会有1998年竞赛规则的颁布,也不会有2006年新竞赛规则的出笼,但阻碍麻将真正成为一项益智游戏,并将它发展成为一个体育竞技项目的,仍然是人们的思想。

中国作为麻将的发源地和拥有最大麻将人口的国家,如何看待麻将,也将决定着麻将全球化的发展命运。转变思想,还麻将以它的本来面目,必然是将麻将推向世界的必经之途。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14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