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影子银行内幕

尽管对“影子银行”这个从美国舶来的概念仍有很大争议,但在中国监管森严的银行体系之外,一个蓬勃兴起的地下金融王国还是在最近三年实现了野蛮扩张。

当一个普通的储蓄客户不愿再忍受银行过低的存款利率,而把目光投向五花八门的理财产品时,就有可能卷入这个正在生成的金融泡沫。他也许并不了解这些收益率5%左右的新型理财产品如何运作,而这正是所谓“影子银行”体系高速扩张的基础。  

6月10日,曾于今年4月下调人民币发债评级的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再次警告,中国的影子银行不仅给国内金融稳定造成越来越高的风险,而且还可能蔓延到其他国家。惠誉指,内地部分非银行的金融公司近日出现倒闭潮,显示中国的影子银行问题正在恶化。  

规模或高达36万亿

“影子银行”的概念诞生于2007年美联储年度会议。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金融界开始把那些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各类信用中介机构,统称为“影子银行”。  

在美欧国家,影子银行是指通过银行贷款证券化进行信用无限扩张的一种方式。一些非银行金融机构,比如投资银行、对冲基金、结构性投资工具等构成了影子银行的主力军,核心业务是经营各类证券化金融衍生品。

在中国的市场现实中,影子银行一般被认定为除银行信贷之外的其他融资渠道,主要分为两块:一块是商业银行销售的理财产品,以及各类非银行金融机构销售的信贷类产品,比如信托公司销售的信托产品;另一块则是以民间高利贷为代表的民间金融体系。  

一份央行的内部报告显示,中国的影子银行统计体系,囊括商业银行表外理财、证券公司集合理财、基金公司专户理财、证券投资基金、投连险中的投资账户、私募股权基金、企业年金、住房公积金、小额贷款公司、票据公司、具有储值和预付机制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有组织的民间借贷等融资性机构。  

尽管有上述统计口径,影子银行的规模迄今却无官方数据披露。中信证券将中国的影子银行体系划分为三个部分:以银行理财产品为代表的银行表外业务系统、非存款类金融机构但具有信用创造能力的系统,以及广泛的民间金融系统。据此估计,中国影子银行的整体规模约为23万亿~25万亿元,约占中国2012年GDP的50%。

安邦咨询的报告则要乐观很多。其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年底,银行理财的规模总计7.4万亿元,同期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近7.5万亿元,两类资产规模合计不到15万亿元,这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重叠的。  

而在摩根大通新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对影子银行规模的估测居然高达36万亿元。这个数值相当于中国GDP的69%,比两年前增长近两倍多。  

不过,经济学家巴曙松并不认同上述统计口径。他表示,许多正常的银行表外业务被误认为影子银行,银行的理财产品也不具备高杠杆和显著的期限错配特征。后者是国际公认的影子银行评判标准。  

英国《经济学人》称,也许媒体过于随意地使用了影子银行这一词汇,但这类非银行金融部门的迅猛增长,确是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银行信贷是中国经济运行的主要融资渠道。2012年社会融资总额中,银行信贷从91%猛降到了58%,这说明影子银行的信贷融资规模,包括债权和股权融资,还有银行表外的银信合作理财产品融资规模都在快速增长。这其中,尚不包括民间融资数据。  

市场为影子银行正名

对于影子银行这两年的发展态势,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易宪容曾用“野蛮生长”来形容。据他估算,2012年新增的3万亿社会融资总量,其中2/3来自影子银行。

中国社科院今年4月发布的《中国影子银行体系发展状况研究(中期报告)》指出,影子银行的融资主体,主要来源于宏观调控方向急剧转变背景下重点调控行业——房地产、地方投融资平台以及长年被融资难题困扰的中小企业。  

在经历过2009年信贷井喷后,2010年起国内的信贷条件开始收紧,地产调控和融资平台的清理,令这些无法从银行体系获得正常金融支持的企业纷纷患上“资金饥渴症”,被迫以更高代价寻求外部融资。  

这一过程中,银行业自身也有很强的动力进行“监管套利”。当银行在吸收存款、信贷规模方面都受到严格限制时,由于央行给定的存款利率很低,银行储蓄持续外流,这逼迫银行寻求理财产品以稳住银行利润基础。  

那些容易拿到信贷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也在某种意义上成了资金的“二道贩子”。他们拿到信贷之后,并不用于产业的升级换代,而是购买理财类产品。而对于资金充足的民间投资人来说,相比把钱存入银行,他们更乐于把资金投入非正规渠道,借给那些资金拮据的私营企业,每年收取20%至30%的利息。  

在上述多重背景下,以银信合作(银行与信托公司共同开发的金融产品)为代表的影子银行得以迅速发展。

正因如此,市场对影子银行的评价其实绝非纯粹负面。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在最近一个论坛上,便试图为影子银行正名,称影子银行符合中国实体经济发展需求,是正规金融的有益补充。

甚至,在投中集团高级分析师冯坡看来,影子银行正是为弥补近年中国巨大的社会融资缺口的需要而产生的:一方面,房地产、地方政府拉动经济增长等资金需求量大,四万亿投资后所形成的大量企业项目滚动形成再融资需求;另一方面,资金供应上,传统银行信贷又受到资本充足率、信贷额度以及贷存比考核等监管约束。

根据他的分析,中国银行信贷年均供应仅约9万亿元,股票债券等年均融资量不到1.9万亿元,存在约2.5万亿~3.5万亿元以上融资缺口。“这需要影子银行来弥补,并按年均约3万亿~5万亿元的增长速度累积规模”。

中国社科院研究报告也认为,影子银行的产生与成长有其合理性——既有助于提高金融体系的储蓄投资转化能力与资源配置效率,也能够为各类型企业提供必要的流动性缓冲,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宏观调控的不确定性对企业生产经营的负面冲击。

但对悲观者而言,影子银行绝对是一个隐患,或将引发一场中国式次贷危机。中国银行一位市场负责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影子银行的贷款资金流向、贷款方和质押资产质量都不透明,这意味着用于示警的传统信号将无法正常发挥作用。“看不见的风险才是最大的风险”,他说。  

风险或瞬间发作  

招商证券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三季度末,中国影子银行的构成中,银行承兑汇票占30%,民间借贷占23%,委托贷款和融资类信托产品占31%。剩下16%,由同业代付、融资租赁、典当、小贷公司、创投基金等机构贡献。

前述中行人士估计,银行仅占中国融资总额的一半,其余部分来自各种信托公司、金融公司、租赁公司和地下银行。“它们要么受到的监管不如银行那么严格,要么受到互相冲突的监管机构的监管,要么根本不受监管。”  

根据惠誉中国金融信用机构评级负责人朱夏莲的分析,中国成千上万的银行以外贷款机构未受监管,而其向企业和政府提供的贷款却越来越多,这正在助长中国的金融系统风险。  

目前信托公司已成为传统银行体系外最主要的影子银行实体。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中国内地65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达7.47万亿元,是2008年的5.73倍。至此,在信托概念还远未被公众熟知的短短数年后,中国信托业资产规模已然超越保险业,坐上金融业第二把交椅。  

与此同时,银行理财产品发售的规模也在高歌猛进,这是影子银行最重要的正规银行表外放贷活动。仅2012年,商业银行针对个人发行的银行理财产品数量就高达28239款,较2011年上涨25.84%,而发行规模更是达到24.71万亿元,较2011年增长45.44%,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继续创下历史新高。

3至6个月理财产品一般能够提供4%至5%的年收益率,高于普通存款3.25%的年利率。鉴于理财产品是“有保障的”,理财产品购买者很少会仔细研究这些产品以何种资产做支撑。但一些分析师认为,大多数理财产品期限不足一年,有些仅为数周或数天,一旦出现资金周转问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借新偿旧”。一旦遭遇资金链断裂,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也将被迫终止,因而被称为“大型庞氏骗局的武器”。  

2012年,内地房地产企业获得银行贷款占比降到10%左右,自筹资金则占50%以上。业界人士分析,通过影子银行体系融集的资金,大多流向了国内房地产市场及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其他行业根本无法消化影子银行如此高利率的资金。”  

这不是危言耸听。根据瑞穗证券亚洲公司的研究报告,中国式影子银行业务的资金提供方所获年息大都在10%左右。更有信托贷款利率在20%左右,远高于一年期银行贷款6.15%的基准利率。2012年中国企业500强的利润率仅为4.67%,工业企业利润2012年三季度才首度由负转正;对比动辄10%以上的利息,实体经济根本承受不了这样高的资金成本。  

也就是说,只要房价继续上涨,房地产暴利能持续,影子银行的融资风险,就暂时不会暴露出来。目前,国内房地产开发商及地方政府无视宏观调控,仍在借助“城镇化”的概念炒高各地房价,让游戏继续下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易宪容认为,一旦预期改变,“市场情绪急转直下,影子银行的风险会在瞬间发作”。  

宜疏不宜堵

随着影子银行规模的持续扩张,以及楼市的高压调控、地方财政收入增速的下降,影子银行及相应的风险愈发引人关注,监管部门对各种形式影子银行的监管也明显加码。

今年年初,银监会召开中小银行监管工作会议,影子银行被置于银行业改革与监管热点问题首位;3月下旬,银监会发布“8号文”《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对银行理财产品的规模和投资动向等进行细化监管,被认为是近年来剑指影子银行的最大监管动作。

“8号文”释放出了监管层强烈的监督意愿。有业界人士评价,此举意味着政策制定者已达成共识,即银行体系外的信贷流动是健康的,前提是它们受到监督。

“对影子银行的风险宜疏不宜堵,不能因为存在风险就限制甚至扼杀影子银行的发展。”中国社科院《报告》对影子银行风险开出药方,建议监管层厘清影子银行体系参与方的权责关系,降低影子银行体系存在的激励,作为防范风险的手段之一。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建议,在对以影子银行体系发展为主要内容的金融创新予以肯定的基础之上,对原有的监管缺失进行完善和调整。还有专家提醒,要重点关注与影子银行有着密切联系的银行业务,特别是一些风险较高的表外业务,如客户的对外委托贷款等,同时还要特别关注中小银行对地方融资平台的信贷风险。“这些领域有许多影子银行产品,一旦出了问题,银行的平台贷款也难以独善其身。”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要最大限度降低影子银行风险的一种方法,就得进一步放松对银行业的监管。因为刺激影子银行体系形成的一个主要因素,正是中国对银行业的严格管控。

国泰君安证券分析人士称,中国影子银行跟两个因素有关系:一是政策限制,不允许地方政府、房地产公司发债,迫使他们只能走信托这条路;二是存贷款利率管制,利率没有市场化。

由于利率市场化改革延宕多年,中国的资金配置能力目前仍主要掌握在政府手中。这种情况下,事实上很难让政府真正放弃对资金的严格管控,最可能的后果是,中国政府越是想保持其对信贷的控制,就越有可能将贷款推向影子银行业。

目前,越来越多的钱从银行存款账户“搬家”到理财产品,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逃避利率监管的一种方式。前述中行人士表示,“如果不放开利率管制,就会推动更多资金转入地下”。

归根结底,影子银行产生的根本原因是实体经济融资受阻,如果不能解决这个根本问题,监管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前述中行市场负责人士认为,要真正解决影子银行风险,需在增加信息透明度和强化监管的基础上,用更多规范的创新型组织和产品替代现有影子银行的功能,为实体经济输送“血液”。  

“原则上要鼓励创新,但必须对金融产品进行严格甚至是苛刻的监管。”他说,不论是银行、信托公司还是证券公司,“混业经营”是大势所趋,但如果开发金融创新产品,还只是围着金融泡沫打转,迟早会出大问题。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16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