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秘起草讲话稿玄机

中共十八大后,两位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王岐山在不同场合、不约而同要求与会官员“不准念稿子”,正在形成一种改变官场文风的指向标。这将影响到大陆基层官场中庞大的写作班子队伍,也将成为改变某些人撰写“八股文”恶习的新契机。

与一般演讲稿不同,除了掌声,官员讲话时,与观众的互动性基本不存在,而都有明确的政治意图和工作目的:传达精神、布置工作、提出指示。作为政府机构写作班子的成员,或者为官员服务的文秘,撰写这样的讲稿,实际上有着特殊的“技艺”。

在许多地方政府及其领导人的文稿里,对数字有极强的传统偏好。概括工作时候,非常愿意拿数字作总领、作口号,从“三大战役”、到“四项监督制度”、“五位一体总布局”,都由数字进行统领。尤其在基层官场,更是把三位一体、五大机制、八项作风、十大战役等词汇用得稀烂。百度搜索“十大工程”,可得918万个页面,大部分都是官员讲话。

讲话稿中的数字扮演的另一个角色就是政绩说明书,这在行政官员的讲话里十分明显,所谓“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同比增长多少、完成多少、排位第几,会进行排山倒海的罗列,相对于文字表述,数字往往更有冲击力。曾经有位领导秘书抱怨,自己的老板对自己稿子永远只有两个评价:一是“数太少”,二是“加点数”。

对偶和排比也会有大量运用。基本理论、基本路线、重要纲领、重要经验,类似这样工整又宏大的词汇,在各级政府官员讲稿中比比皆是。排比句之所以受到欢迎,在其作为修辞的一种,能够很好提振士气、鼓舞人心、烘托气氛,这与统一思想的组织要求、动员发动的讲话意图有着内在的契合点。

不同业务出身的领导,也会体现不同风格。有一位领导是搞音乐出身的,他在一次讲话稿中写的是:不能再让那些有潜力的企业只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要更多地唱响企业发展的“红梅赞”、“牡丹之歌”;有从军经历的领导,则会体现自己对军事词汇的熟悉和偏好,对战争类词汇使用频繁:要打攻坚战、持久战、反击战,面对困难要一鼓作气、执行命令要破釜沉舟等等。对于干革命出身的共产党人来说,这些词汇本身脱胎于毛时代的著作,文化背景正统,也容易为同行们接受;有的中文系出身或者本身就是秘书出身的领导,会在列提纲的时候,在成语使用和文字雕琢上大秀功底。

有一个研究室主任,专门起草书记讲话,为达到偏爱诗句的领导要求,他熟练背诵毛主席诗词和唐诗三百首;另外,《学哲学用哲学》买了3本,有2本已经翻烂了。

官员讲话稿从语气到措辞,基本上不幽默,语气坚定而不容辩驳,提出的要求都是合乎政治纪律的。因此,官员大都是在照本宣科,与其说是讲话,不如说是念稿。尤其是在纪检、组织、人事等敏感的会议上,以及政府一把手作政府工作报告的时候,基本上完全照稿念,不作发挥。而这些讲话稿都是有明确规定,不允许轻易变更的。

大多数官员也就养成了照本宣科的习惯,从念“同志们……”开始,分列“一、二、三、四……”一直念到最后“谢谢大家”,滴水不漏。但是,风格不一的官员,对待讲话稿的态度就会大异其趣。另外也要看场合,像联欢、离职、去职等场合,官员们偶尔也会放下架子,说一些工作场合不可能出现的真心话、内心话。

某局级领导曾任某地一把手两届近10年,作风不可谓不严谨、认真,个人形象不可谓不严肃,终于到了荣退二线时,转任另一地政协主席。在离别前的答谢宴上,他居然破天荒地掩面哭泣,并为这些年来做得不合理、不近人情之处向所有同僚道歉,令在场所有人动容不已。

官员台上念多念少,一方面在于个人风格,同时跟秘书班子的写作水平也有很大关系:如果准备的发言稿非常对胃口,也许会非常倚重并大部分参照发言。相反,对早已经见惯了的官场“八股文”的讲话者来说,也知道这是鸡肋。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官员对着讲话稿常有感慨:“念得多对不起观众,念得少对不起秘书。”

对于很多从基层干起来、有实战经验的领导来说,“秘书党”、笔杆子们除非相当高明、揣摩到位,否则单纯拿一些官场“八股文”来交差,过不了关。

有一位从基层起步的领导,在一次关于转变作风的讲话中说“干工作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要做木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能做瓦匠,总是和稀泥;不要做铁匠,你一下我一下”,一时被当地官员文秘传为金句。所谓金句,最主要的特征是生动又不失派头,隐约带有毛、邓等老一辈领导人的讲话风格或者目前中央领导人流行语的痕迹。

这对于秘书们来说是一种目标。讲话稿中如果一味用“一要高度重视、二要形成合力、三要建立机制”这样的套话实在没有什么吸引力。一些官员为了让秘书们“少走弯路”,会把自己的一些想法、灵感有意无意渗透给随从,有心的工作人员在“整理、提炼、归纳、总结”后,就会化成“精彩言论”。有的秘书会随身携带录音笔等记录工具,在领导即兴发挥的时候悄悄记录,最后整理成文,为下一次讲话撰写做准备。

很多官员文秘都是“毛选”、“邓论”等经典著作的忠实读者,这些原典既是政治思想的源头,也是官员讲话稿灵感的源头。而像《学哲学用哲学》《辩证法随谈》《×××讲话实录》等新近中央领导人的新著作,因为他们在政治、思想和语言风格上的独有特质,受到基层官员的喜爱。

除此之外,中央主要报刊的重要文章、社论等,都是官员文秘常常需要认真研读、消化和学习的。随着时代变化、信息传播加快,一些民间俚语、网络用语也常常出现在高层领导讲话中,像“不折腾”、“实干兴邦”、“正能量”等等,这些百搭的提法会以很快的速度传达贯彻到基层,并在不同场合体现。

有一些词汇本身不见得信达雅,却是官场讲话稿高频词。比如“抓手”一词,这个新词《现代汉语词典》还没有收入,近年出版的几部新词典也没有收入,但在基层官员讲话中的使用率居高不下,可以说与另一个高频词“契机”不分伯仲。

讲话稿起草完毕后,有的官员对校对都有要求,不同官员对作为演讲道具的稿件有不同的要求,有的官员喜欢用25磅甚至以下的行距、三号以下字体,这样的话,1000字左右的发言能缩小到一篇,显得干净利落、会风简洁、简明扼要,以体现他务实的作风。但多数官员,尤其是年龄偏高的官员,需要将讲话稿准备得字大行稀。

一位官员因为有书法基础,对楷体字有格外喜好,与公文要求正文一般为宋体或仿宋不同,他的标题是宋体,正文则是楷体。

许多官员并不是拿着预先准备好的讲稿就到现场使用的。大多数时候,他们会通读整篇文章,确保心中有数,尤其是非常重要的会议,需要对讲话里提及的数据、说法、项目、逻辑进行深入推敲、反复琢磨,偶尔还要动笔修改。这些后期加工完成以后,一篇讲话稿基本就算定型了。

一些官员还会以现场的效果和意图为标准进行简单排练。他们在排练过程中,就要设计好念稿时的抑扬顿挫:凡是需要提高声调的地方,表示强调;凡是快速念过不停顿的地方,表示例行工作无需多言;凡是反复念诵的地方,提示这是发言的重中之重;对于不点名批评时,要义正辞严,既对下属进行敲打提醒,也要让当事人心中有数;在进行点名表扬时要热烈热情,争取形成带动效果,烘托会场气氛。

在这个环节准备中,讲话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例行公事,对于自我要求严格的领导来说,这是一台不得不做好的演出。在有新闻报道的场合,一些官员会细致到什么时候看镜头,什么时候看观众,以确保达到最佳效果。(作者为某市区委组织部官员)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18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