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兴市场的资金大撤离

“数月来强劲的基本面以及国际收支状况一直令新兴市场货币受到投资者的欢迎,但由于市场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不断加剧,同时有关通胀上升的预期不断增加,许多新兴市场货币似乎已开始面临被抛售的风险。”

下班前,一位外汇策略师在电脑上留下了这么一段话,思索半晌,按下了保存键。他掐灭手中的香烟,把资料放进公文包,看了看黑色电脑屏幕中照出自己的影子,若有所思地朝着电梯间走去,甚至忘了和同事们打招呼。此时此刻,这位外汇策略师不敢面对内心的徘徊和焦虑。因为,周围同事的普遍乐观情绪和市场上的糟糕走势太让人不安。

办公桌上的日历,显示着“2008年2月26日”。

几个月后,噩梦般的金融风暴席卷了整个新兴市场。从泰国的泰铢,到印尼盾,从马来西亚林吉特到俄罗斯卢布,新兴市场货币接连崩溃,除香港外,东盟地区央行、日本央行和俄罗斯银行一场场货币保卫战均宣告彻底失败。

5年后的2月,法国兴业银行外汇分析师主管朱克斯,同样写下了与前述外汇策略师类似的话:“新兴市场面临大批资金撤离的风险。”

撤离后的狼藉

朱克斯的话逐渐应验。仅土耳其在今年5月初至6月12日期间,外流资金就累计达到79亿至80亿美元。IMF最新发布的亚太区域经济展望报告显示,东南亚资本也在加速流出,泰国、菲律宾市场近期流出资金分别达到20亿美元和10亿美元。

仅用“抛售”来描述新兴市场的遭遇,恐怕还远远不够。“热钱”流出的背后,还伴随着单边的货币贬值和股市的暴跌。

印尼盾对美元汇价已跌至2009年以来的低点,巴西雷亚尔已跌至4年低点,南非兰特兑美元汇率一周内大跌超过8%,美元兑巴西雷亚尔汇率创下近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澳元兑美元汇率已跌破“1”大关,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5月以来累计贬值4.9%,泰铢兑美元汇率5月份累计贬值2.8%,菲律宾比索兑美元汇率累计贬值2.7%?新兴市场货币如5年前一样,相继告急。

股市方面,资本的出逃自然没让股市幸免。6月11日,东南亚各国股市终未能守住荒凉的沉寂,“热钱”流失带来的顽疾突然病变,泰国指标股指一度跌逾5%,菲律宾股市下跌4.6%,印尼股市跌3.8%。

即便那天正逢中国端午节小长假休市,让脆弱的A股市场躲过一劫,但13日开盘,沪深两市依旧追随了东南亚股市的步伐,分别下跌2.83%和3.78%,此后几天继续大幅震荡下行。直至6月24、25日两天,A股市场表演了一场震惊世界的跳水。两天里,沪指从2073点一度跌到1849.65点,创出近3年的最低值,最大跌幅竟多达10.77%。

这场大跌中,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同样惨淡。整个上半年,金砖五国中的巴西、俄罗斯和中国股市“熊冠全球”,跌幅分别高达22.14%、16.47%和12.07%。即便是日本,也未能逃出“魔爪”,5月23日美联储吹风退出QE的半个月里,日经225指数暴跌超过20%。

是谁导演了数百亿美元的逃逸?

矛头指向了伯南克,引发一连串蝴蝶效应的根源在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进一步明确了量化宽松(QE)政策退出的时间表。

退出QE意味着收紧流动性,如果美联储真的把退出QE付诸于行动,届时国际市场“热钱”流动的方向将发生远强于当前的根本性变化。流动性紧缩后,国际市场资金将逃到以美元计价的产品中而推高美元市场资产价格,美元也就成了全球最为重要的避险工具,美国市场利率上涨,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美元大幅升值。热钱加速从新兴市场撤回美国,从而引发包括日本、香港、亚太新兴市场,以及部分欧洲国家股市在内的全球股市的持续暴跌。

巴西命悬一线

巴西,这个足球王国,金砖五国之一的南美豪强,除了要承办2013年联合会杯,等待他们的还有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但自联合会杯开始的那一天起,体育场外充斥的更多的并不是球迷,而是难以被警察驱散的游行人群,他们背后,并不是对自己所深爱的足球运动的反目,而是一张经济的“魔爪”。

当年,巴西政府决定斥资73亿雷亚尔在12个城市修建体育设施,那时,巴西的经济增长高达7.5%。而现在,经济增速已经萎缩了逾一半,但修建体育设施工程款却膨胀了4倍。危机还远不止这些。安硕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巴西市场指数基金今年以来的跌幅超过了惊人的14%,摩根士丹利巴西对冲股票基金的跌幅也逼近一成。另外,今年5月份,巴西金融交易流出33.4亿美元,占到了巴西外汇储备的近1/10。

外汇的流出也撼动了巴西货币雷亚尔的汇率。就在联合会杯开幕的当天,巴西货币雷亚尔对美元汇率下跌了1.4%,自4月底以来雷亚尔的贬值幅度累计已经达到了7%。6月,巴西央行为了捍卫汇率,已经花费了57亿美元。显然,汇率保卫战的走势远未达到巴西央行的预期,摩根士丹利6月公布的最新研究报告中,巴西被评定为了新兴市场中资本外逃风险最大的国家。

虽然金砖巴西成为了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中难得的亮点,是全球34个主要经济体中少数避免经济衰退的国家之一,但如今却似乎跨越时空,重蹈2008年的俄罗斯。

那一年8月13日,俄罗斯股票指数单日暴跌55%。8月17日,俄政府决定扩大卢布汇率浮动区间,将卢布兑美元的汇率由6.295贬至9.5,贬值50%以上。债市方面,俄罗斯半年期和一年期的国债的年收益率从7月31日的51%至69%升为当日的160%,有几期的国债年收益率甚至达到300%。8月27日,莫斯科银行间外汇交易所开盘后,卢布当天的汇价贬值了30%,卢布兑换美元的黑市价更是达惊人的20:1。俄罗斯股票指数单日再度暴跌20.65%。卢布彻底沦陷。

中国困局

巴西、俄罗斯身上,隐约地看到中国的影子。

2013年5月份,中国大学生毕业就业情况创下了10年以来的最糟糕纪录,拥有众多名校的一线城市毕业生的签约率大多低于30%。截至4月末,上海毕业生就业率同比下降30%,广州同比下降10%。而4月以前,山东更是仅有2.61万毕业生找到了工作,就业率仅为5.43%。这比2008年的全球性大萧条的情况还要严重。

同时,6月20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飙升578.40个基点,利率首次超过10%,上升到13.4440%,创下了历史纪录,同时引发了中国股市的系统性崩盘。

这些还不包括央行出现的战略性错误判断。2010年开始,中国央行开始践行“外储多元化战略”,那一年的第一季度,官方就宣布中国增持日本政府国债5410亿日元(约62亿美元),也以此掀开了神秘外汇储备的冰山一角。金融圈内估算,直至今日,中国央行至今已把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中的2万亿,转化成了非美货币。

不成想,今年年初开始,美国经济逐步复苏,日本央行发动了日元的贬值政策,而欧元区继续陷入灾难性的困局。被转化的2万亿美元也自然大幅缩水。

加上近几个月,地方债、制造业产能过剩、银行钱荒等一系列问题相继浮出水面,中国经济着实是在陪着巴西一起,经历着一次考验。不同的是,中国要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多回答一道题,中国考卷的出题方有两位,一是美国什么时候退出QE;另一个则是新一届中国政府是否继续压制失控的信贷增长。

美国什么时候退出QE将是美联储未来主要的工作,因为美国央行不可能长期向美国经济体内大量释放货币,这样,长期可能会形成美国经济的通货膨胀上升的风险。所以,这道考题的答案完全可以猜测。

那么,中国经济将如何演绎,只需回答一个问题,那就是,新一届中国政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是重复走老路,还是迎合银行业和地方政府频频告警的脚步呢?

不可否认,新一届中国政府正在陷入巨大且艰难的抉择。因为,中国经济就像一艘全球最巨大的航空母舰,只要航空母舰的指挥官下决心向右,或者向左。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这艘巨大的航空母舰会形成自己的动力向右,或者向左。所以,届时任何人都将无法短期改变这种力量的冲击力。

今天,市场中的人或许应该比2008年2月26日的那个外汇策略师,更加冷静地看看自己的现金流。从别人身上学习教训,总比自己亲身体验教训要明智得多。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26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