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城市银行赴港上市潮

早在2007年就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A股上市申请的重庆银行,在苦等6年之后,最终还是改弦易辙,选择转战香港股市。证监会相关人士日前对外证实,正在办理重庆银行H股上市的申请。由此,该行有可能成为首家登陆H股的城商行。

由于内地IPO重启时间被一拖再拖,等候已久的城市商业银行在A股上市几乎无望,而港股通道则给予了内地城商行新的选择。现在有消息称,除重庆银行外,包括上海银行、龙江银行、南昌银行和徽商银行等在内的多家城商行均在积极筹备赴港上市。

多家城商行赴港上市

城市商业银行目前是中国银行业仅次于五大国有行、9大股份制银行之后的第三梯队。城商行整体资产规模庞大,但由于数量众多,实力非常分散,加上先天不足,存在诸多突出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继2007年北京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这3家城市商业银行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之后,A股市场再无新增城商行面孔。但几家银行上市后的规模增长示范效应,成为城商行群体后来者的榜样。此后尽管诸多障碍,争取做大规模并以上市手段谋求迅猛扩张,仍是当下多数城商行的共同战略选择。

“其实仅就财务指标而言,不少城商行已达到上市要求。但是,在2007年首批城商行上市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以及监管层对未来城商行发展定位的考量,导致后续的城商行上市困难重重。”中信证券一位研究员告诉记者。

目前来看,重庆银行赴港上市,其进度暂时走在了全国各家城商行的前面。今年6月14日,中国银监会发布公告称,核准《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章程(草案)》,该章程自H股发行上市之日起正式生效;7月12日,中国证监会正式对外确认,重庆银行已提交了首次公开境外上市外资股并到境外上市的行政许可申请材料。

不过,据知情者透露,徽商银行等企业也早已正式启动赴港H股上市工作。早在今年4月份,徽商银行年度股东大会就审议并通过了包括发行H股股票、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等一系列相关议案。另外,大会也通过了A股上市有效期延长的议案。

6月中旬传出的消息说,徽商银行已聘请包括中银国际、中信证券国际、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以及瑞银在内的5家承销商来安排上市方案。而7月初刚刚上任的徽商银行董事长李宏鸣,则将H股上市作为核心工作,目前正在积极运作。

另据媒体报道,2012年,哈尔滨银行及龙江银行就开始计划赴港上市。黑龙江省的城市商业银行——龙江银行原计划于2012年下半年赴港上市,筹资5亿美元。同年,在筹备A股上市5年都未传来好消息的南昌银行也将目光转向了H股。

上市之路尤为曲折漫长的要数上海银行。该行A股IPO申报材料已于2011年9月正式上报中国证监会,并获受理,中国证监会官方网站也作了相应披露,但上市进程至今仍未有定数。到2012年4月,上海银行终于按捺不住,发布公告称拟于当月召开股东大会,审议该行H股上市有关方案。该行发布的公告显示,该行拟在H股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并将IPO时间有效期延长一年。

“重庆银行、大连银行、上海银行和徽商银行都在积极筹备赴港上市,都希望成为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城商行。”有证券业界人士透露,在目前排队赴港IPO的城商行中,上海银行的融资规模位列第一。

据证监会最新公布的申报名单,还在A股上市排队的银行有14家,杭州银行、东莞银行和重庆银行已处于落实反馈意见中,而徽商银行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等均处于初审状态,上市还遥遥无期。大连银行则在6月3日由中止审查状态转为终止审查,彻底结束了A股上市计划。

城商行内外交困?

虽然做大规模、上市融资已经成为城商行发展的终极目标,但亦有受访业界人士指出,城商行探求H股道路并不能解决其目前的根本性问题,无论在内部管理架构上,还是外部市场环境等诸多方面,城商行均面临相当大的挑战。

事实上,2011年以来在货币政策从紧的大趋势下,多家城商行纷纷曝出内控管理方面的漏洞,且集中在容易伪造凭证的票据业务之上,比如齐鲁银行和烟台银行先后被媒体曝光的伪造票据案例。上述受访银行人士表示,内控方面的问题很难在朝夕之间解决,这和城商行现有的股权结构、经营模式以及人员素质等息息相关。

一位投行人士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很多城商行原本就是多家城信社资产、业务的简单捏合,整合过程中存在巨大的问题,许多资产质量、管理方面的问题被掩藏其中,而近年来城商行超常规异地扩张,更加重了其潜在风险。

“城商行的问题太过复杂,很多城商行希望通过上市来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完自身的问题再上市,这样的问题银行一旦登陆主板市场,可能会改变监管层的初衷。”北京大学证券研究所所长吕随启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认为,城商行的管理水平和资本运作能力本身就不如大型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连大型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上市之后,都摆脱不了“上市-圈钱-扩张-缺钱-再圈钱”的恶性循环,“城商行一旦大规模上市,难免会重蹈覆辙。”

但实际上,城商行面临的挑战并不完全来自内部,外部市场环境的剧烈变化亦对城商行带来巨大冲击。今年8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央行)发布公告,取消包商银行债券结算资格,为时两年。公告还要求不得发生新的债券结算代理业务,存量业务也要逐笔自然退出。

所谓债券结算代理,是指有资格的债券结算代理人接受市场其他参与者的委托,在中央结算公司以参与者自己的名义开立债券一级托管账户,并代其办理债券托管和结算的行为。有业内人士指出,商业银行被取消债券结算资格尚属首次,此举意味着其不能再给丙类户做代理交易和代理结算,是很严厉的处罚措施。

此次包商银行被罚,据媒体报道,财政部国库司国库支付中心副主任张锐因经济问题被“双规”,曝出国债招投标在市场化运作中的黑幕,包商银行被指牵涉其中。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今年以来银行间债市监管风暴的延续。自2013年4月,监管层对债券市场中的丙类账户、债券代持等进行了整顿,央行金融市场司已全面梳理银行间债市的十几个环节,从丙类户资格、发行、异常交易监测、信息披露、网上交易、DVP(券款对付)结算制度,到从业人员资格等,几乎全面再造债市交易规则。

此次整顿的依据是今年3月银监会下发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业内简称为“8号文”),文件对商业银行理财资金直接或通过非银行金融机构、资产交易平台等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业务作出了详细规定。

而城商行正是这一轮理财产品扩张中的急先锋。“8号文”发布后,3月28日城商行上市梯队中的南京银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都几乎快速触及跌停价位。尤其是对一些以理财产品为傲的城商行比如包商银行来说,影响更为明显。数据显示,2012年,包商银行大有财富778款理财产品共募集资金总额259亿元,同比增长216%,实现业务收入3600余万元,同比增长490%。

而包商银行的“2倍速”增长只是城商行财富管理业务“井喷式”发展的缩影和样本。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内地共发行理财产品31550款,其中包括城商行在内的地方商业银行发行总量8551款,较2011年大幅增长近六成,发行量超过国有商业银行,仅次于股份制银行。

理财产品猛烈扩张所蕴含的风险,对一些谋求上市的城商行来说,除了来自银监会的压力外,可能还面临证监会的压力。2012年10月,时任中国银行董事长、现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发表署名文章,首次对“影子银行”问题发出警示。

“严格的监管规则使得这些银行对资金的需求日益强烈,因而不得不寻找多途径融资渠道。”某上市城商行同业部人士告诉记者,随着今年新的《会计准则》的实施,银行资本压力很大,融资需求更为迫切,适时出台的H股全流通政策自然成为城商行赴港上市的重要推手。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38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