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收入规模三年再调查

灰色收入潜伏在居民收入之中,却游离在统计数据之外。尽管调查方法在学界存在争议,但王小鲁团队的灰色收入报告,是目前罕见的专项研究,提供了难得的现实参照。

八年里的第三份报告显示,灰色收入依然还是主要集中在高收入家庭,并且正在向中高收入阶层蔓延。

时隔三年,中国城镇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发生了什么变化?基于2012年的调查数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收入分配课题组完成了最新的一份灰色收入研究报告。

在此之前的过去八年间,课题组曾进行了两次调查,并在2007和2010年分别形成研究报告。

这一次,新的研究得出如下结论:

1 根据课题组的推算,2011年居民灰色收入为6.2万亿元,约占GDP的12%。这与此前两次研究得出的比例相近,但灰色收入的绝对量比前两次估计有进一步扩大。这意味着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继续存在重大扭曲。

2 灰色收入仍然主要集中在一部分高收入居民,而且有向某些中高收入阶层蔓延的趋势。

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城镇居民家庭的分组人均收入数据,该数据分为7组,其中最低收入组和较低收入组各占城镇居民家庭数的10%,中下、中等和中上收入家庭每组各占20%,较高收入和最高收入家庭各占10%。

课题组推算出的结果,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镇居民分组收入数据有显著差别。最大的差别发生在城镇10%最高收入家庭,推算收入是统计收入的3.2倍。这与前两次报告反映的情况基本一致。

但最高收入家庭的隐性收入绝对数量扩大了,相对比重也仍然占全部隐性收入的主要部分——最高收入家庭和较高收入家庭合计(占城镇家庭的20%),占隐性收入总量的72%。由于高收入居民隐性收入中一个主要部分是来源不明的灰色收入,可以认为灰色收入的绝对量也在进一步膨胀。

中等及以上收入家庭的统计收入与推算收入之间的差距扩大了。根据课题组上一次研究,2008年中等收入、中上收入和较高收入家庭的推算收入分别是统计收入的1.3、1.4和2.1倍。而2011年三组差距分别扩大到1.4、1.7和2.2倍。这与公共服务部门工作者利用职务之便获得的隐性收入有关,说明灰色收入有从最高收入阶层向社会的中、高收入阶层蔓延的趋势。

 

灰色收入大量存在早已是社会共识。有研究认为(参见王小鲁《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2008年中国大陆灰色收入总规模是5.4万亿元,占GDP的15%。这一研究结果引发各种争议:如果灰色收入规模如此巨大,将直接扰乱收入分配秩序。

业界对此结果有不同看法,国家统计局网站先后刊载的两篇文章(王有捐《也谈城镇居民收入的统计与调查方法》和施发启《也评王小鲁博士的“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都认为王小鲁的估算结果过高,统计方法和估算过程也不够严谨。

本文使用国家统计局数据估算灰色收入,而不是某个民间调查数据推算大陆灰色收入的规模大小,藉此避免了统计过程和方法上的麻烦。这正是王小鲁和统计局讨论的焦点所在:统计过程和推算方法对于结论的正确性至关重要。

王小鲁调查在大陆19个省、直辖市展开,主要包括64个城市和14个县城,一共收集了4195个家庭的信息,较多地包括了高收入居民家庭——灰色收入主要发生在高收入居民中,但高收入居民往往不愿透露其真实收入水平,因此,要根据其表面收入估算实际收入。

王小鲁认为,表面收入和实际收入存在一种关系,即实际收入越高,表面收入也越高,因此可以用恩格尔系数,从表面收入估算实际收入。恩格尔系数是食品消费占总消费的比重,是世界各国通用的统计系数,较为稳定可信。一般来说,知道了一个家庭表面收入所对应的恩格尔系数和食品消费支出,就可以推算其实际收入,实际收入和表面收入之间的差,就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灰色收入。根据统计局的住户调查,能够推算全国各个收入水平家庭的数量,在估算了这些家庭灰色收入后,就能推算全国的灰色收入了。

王有捐和施发启两位学者认为5.4万亿元的灰色收入规模过大,并非没有道理。首先是调查的规模问题。要全面评价中国这样的大国,仅几千户的调查远远不够。国家统计局仅城镇住户调查样本就有6万多户,而这6万多户也被认为仅能代表全国,难以代表各地,因此地方统计局都会追加调查户数量。

此外,某个时点地区之间的恩格尔系数和收入水平不一定呈现负相关。受消费习惯影响,一些高收入地区的恩格尔系数也会比较高,以此推断实际收入就会有较大偏差。并且,王小鲁的数据收集是基于事后回忆,被调查者往往不能记得全部收入,因此,表面收入低报的原因可能并不是出于对灰色收入的隐瞒。

灰色收入的特点是“有来处无去处”。灰色收入是国民创造的价值,是GDP的一部分,但是不一定为创造这些价值的国民所拥有。每个家庭的表面收入都是其愿意公开认领的、应该为其所拥有的合法收入,那么,用国内生产总值减去表面收入,就可以得到这些不被公开认领的灰色收入。

目前的国民经济统计,包括了城乡居民工资性收入、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四大类。其中,工资性收入是劳动者的报酬,经营性收入主要是农户、个体户的经营收入,财产性收入是资产的回报,转移性收入主要是政府的转移支付。

在灰色收入现象高发的高收入人群中,资本所有者对应的资本报酬一般不认为是灰色收入。资本报酬可能是一部分灰色收入的来源,但不是灰色收入的最终去处。并且,资本报酬转为居民收入,如无人敢于公开认领,则主要是非法收入,而非灰色收入了。因此,本文认为灰色收入主要是高收入人群过高的劳动报酬(或者叫做工资性收入),这可能是灰色收入的主要去处。高收入人群的劳动报酬的特点是名义上并不违法,但是并不光彩。比如,在工资之外,单位给雇员提供某些过于慷慨的奖励和福利待遇,或者有些正当收入由于法律没有明确赋予其合法地位,因而变成了灰色收入。

这部分收入大规模亦可量化。国家统计局在历年计算收入法GDP过程中,提供了国民经济中劳动者报酬总额。劳动者报酬是指劳动者因从事生产活动所获得的全部报酬,包括劳动者获得的各种形式的工资、奖金和津贴。既有货币形式,也有实物形式,还包括劳动者所享受的公费医疗和医药卫生费、上下班交通补贴、单位支付的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等。

从部门来看,劳动者报酬主要是企业部门、住户部门和政府部门雇员的工资性报酬。住户部门的就业人员主要是农户、城乡个体户,这显然不是灰色收入的主要发生人群。灰色收入主要集中在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这两个部门都是正规经济部门,有明确的雇佣关系,其雇员的主要收入形式是工资和薪水。国家统计局核算了正规经济部门总的劳动者报酬,这是通过国民经济统计得到的,是灰色收入的来源。统计局还统计了正规部门就业人员工资性收入,这是居民愿意公开认领的收入。本文将正规经济部门的劳动者报酬减去工资性收入,得到的差额认为是灰色收入。具体公式如图表:

从灰色收入的统计方法来看,尽管一些民间调查也能对灰色收入的规模大小作出初步估计,但受到客观条件限制,调查得到的结果往往需要讨论。统计局拥有最雄厚的统计资源,利用统计局现有数据对灰色收入进行估计可能更为可取。从灰色收入概念本身来看,灰色收入都多少对应于一些生产活动服务活动,因此,灰色收入不都是非法收入,也不都是不合理收入。灰色收入的产生,多少都和收入分配制度滞后有关。因此,关键在于将其纳入监管,将其中合理合法的部分阳光化,将合理的部分合法化,取缔不合理的部分。本文的目的不在于精确计算灰色收入规模大小,而在于梳理和灰色收入有关的统计概念,探讨从现有的统计体系中发掘出灰色收入的方法,推进灰色收入问题的研究。

部分摘自《南风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42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