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强推自由经济示范区幕后

8月8日,台湾“行政院长”江宜桦对外宣示,正式启动实施自由经济示范区。

在推动时程上,示范区将采两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在“自由经济示范区特别条例”公布以前,也就是在目前行政权力许可的范围内,以现行自由港区为核心,结合邻近园区同步推动;而有关租税优惠及其他涉及修法部分,须俟特别条例通过公布后,在第二阶段再行展开推动。

按规划,第一阶段自由贸易港区包括6海1空(台北港、基隆港、台中港、苏澳港、安平港、高雄港、桃园航空城)以及屏东农业生技园区,共有7处据点,先期推出智慧运筹、国际医疗、农业加值以及产业合作等4项示范产业。

在这4项示范产业中,智慧运筹试图透过创新关务机制及云端平台等信息服务,提供厂商最佳的物流服务;国际医疗希望吸引国际人士来台接受健检、医美或是重症治疗等服务,并与观光结合,扩大经济效益;农业加值是将农产品扩大价值链,以MIT品牌营销全球;产业合作则藉由示范区的自由环境,鼓励企业引进关键技术,促成国际合作等。

自由经济示范区被视为提振台湾经济的新引擎,体现了马英九“黄金十年”政策愿景,就政治层面而言,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官方预期2014年增加民间投资新台币200亿元,增加岛内生产总额300亿元,创造1.3万人就业,而自由贸易港区贸易额到2015年要实现倍增,突破1万亿元。

与国际接轨的先试区

所谓自由经济示范区,是在自由化、国际化与前瞻性的核心理念下,大幅度松绑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以及知识流的各项限制,打造便利的经商环境,落实市场开放。台湾启动自由经济示范区,体现了其追求市场开放的决心,也是为未来与其他国家洽签FTA,加入《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未雨绸缪。

此前,岛内曾因《两岸服贸协议》的争议,掀起不小的政治风波。服贸协议和自由经济示范区看似不直接相关,其实都和开放台湾市场有关。台湾未来必须面对进一步开放农产品进口对岛内农民的冲击,而自由经济示范区则是一个缓冲,也等于是试点,一方面探索局部开放的效果,一方面拟订相关法规在示范区试点,未来一旦和他国洽签FTA,立即可以实施。

岛内对自由经济的最先触碰,导源于2011年5月,当时的欧洲议会通过建议案,建议欧盟执委和台湾洽签FTA。时任台湾“经济部长”的施颜祥立即飞到欧洲,启动协商,欧盟方面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准备好了吗?准备好要开放你们的市场吗?你们准备大幅结构重整,进行全面自由化了吗?

随后,台湾“行政院”在次年2月成立“国际经济景气因应小组”,由时任“政务委员”的管中闵担任召集人,并由经建会负责汇整各机关意见。经研议多时,完成“经济动能推升方案”。当时,针对外界关切的陆资来台松绑问题,经建会在检讨相关政策时提出,为吸引台商回台投资,拟推展自由经济示范区。

自由经济示范区由倡议到成形,其实并没有太长的时间。去年9月,时任“行政院长”的陈冲刚度过“倒阁”危机,邀集所有“内阁”成员,举行扩大政务会议,讨论如何提出“有感施政”。在这次院会上,作为马英九政府的优先经济方案,自由经济示范区初次被纳入施政日程。陈冲为自由经济示范区设立了明确的时间表,要求当年11月底提出示范区总体构想,进度只能提前,不能延后。

9月底,时任经建会主委的尹启铭在“立法院”经委会作报告,阐述示范区具体构想,他说:“依目前的规划,自由经济示范区就是要透过单方面放宽国外及大陆产业进入限制,进行法规松绑,以创造台湾加入TPP的条件,成为与国际接轨的先试区。”

按照他的构想,未来示范区内虽然会同时放宽外国及大陆的产业进入限制,但仍将采行两种不同的模式:对其他国家,将配合国内重大产业发展与国外业者投资需求,提供更高质量的WTO待遇方式,以吸引投资;对中国大陆,则秉持加强两岸贸易正常化,促成两岸产业合作,协助企业进行两岸布局。

也就是说,示范区将对外资采取超WTO待遇,对陆资采取WTO平级待遇。所谓WTO平级待遇,指的是台湾于谈判申请加入WTO时,对WTO所有成员国,在贸易投资等方面的各产业开放程度与未来开放时程的承诺事项。这些承诺,未来在自由经济示范区内投资的陆资企业,都可以一体适用。

高雄产业翻转的契机

绿营执政的高雄市最先嗅到了政策方向。高雄市副市长刘世芳出席“行政院”院会时,呼吁未来自由经济示范区应从过去重工业、制造业向商业、文创、观光转型,并称这也将是高雄产业翻转的契机,市府会全力配合,请“中央”尽速推动。

去年11月,高雄市长陈菊在市议会表态说,高雄自由经济示范区应以金融物流、文创数字、会展邮轮、免税购物等产业为发展重点,并将亚洲新湾区、高雄多功能经贸园区,以及区内205兵工厂等“国有”、“公有”土地开发一并纳入示范区整体规划,避免沦为另一个劳力密集的加工出口区。

陈菊口中所提的高雄多功能经贸园区面积达588公顷,其中67%为“国营”与“国有”土地,20多年未开发,是延宕高雄经济发展的主要原因。高雄产业现在面临最重要的转型契机,这批土地开发成为陈菊领政下的高雄市经济转型的重要筹码,因此她大力疾呼要纳入规划。

12月,中国远洋成功入股阳明海运旗下第六货柜中心高明货柜码头公司(KMCT),以新台币40亿元取得KMCT30%股权。这笔投资延宕3年多,终于拍板,成为政府开放陆资以后来台的最大一宗陆资,也是陆资首次参与台湾公共建设案例。

这是高雄市受惠于示范区政策规划最典型的案例。稍后,日本汤浅商事株式会社佐藤社长带领200家日本重要企业访问台湾,获马英九亲自接见,并在“经济部”官方协助下参访高雄市的示范区。

今年2月,台湾工商建研会高雄会长蔡明璋经营的升达投资控股公司,将原本设在香港的总部迁回高雄,并新增两岸文创产业的投资,成为继中钢、永记造漆、建准电机、烨联钢铁等企业之后,在高雄设立营运总部的第29家大公司。蔡明璋属于高雄政治世家陈家“建字辈”的大家族成员,这次将升达总部迁回高雄,具有标杆性的政经意义,而对自由经济示范区而言,无异是一剂强心针。

尽量减少行政干预

在宣示启动之后,示范区招商工作立即紧锣密鼓,开始实质性动作。9月1日,台湾“行政院”经建会主委管中闵率团赴日本东京,参访日本通运、乐天、日立、Tokyo Electron等多家有投资潜力的日商,目的是强化日商赴台投资意愿。

紧接着9月5日,经建会副主委陈建民也率团抵达大阪,举行招商说明会,阐述“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概要”,并就日方厂商即席提问示范区土地取得方式、成本、进驻以及“正式实施时程等关切事项,逐一作答,历时120分钟。

除了扩大和日商接触,为示范区积极招商,经建会内部忙着盘点相关法规和调整清单,希望能促使人流松绑。尹启铭早先曾向媒体表示,示范区开启自由经济的密钥就是“人流、物流、金流松绑极大化”。其中投资限制拟全面松绑,陆、外资一视同仁;人流松绑以白领为主,至于蓝领外劳上限比率,虽然有人主张放宽到40%-50%,但顾及岛内民意,“行政院”倾向暂不碰触。

另据官方决策高层透露,自由经济示范区内原拟比照香港、新加坡,对包括土地、资金、劳动及人才等多个要素全面松绑,并进行适度合理的税收减免。这些构想在实际操作中遭遇重重阻力。去年9月示范区提上施政日程时,“行政院”原本期待金融服务业可以纳入示范区,指示金管会研议。但时任金管会主委的陈裕璋却较保守,认为金融业务很难以示范区理念执行,并提出若干困难。今年7月底,陈裕璋意外卸任金管会主委,外界猜想与他对金融业纳入示范区持保守立场有关,而目前已定案第一阶段的示范区,也未将金融业纳入。

另有民进党“立委”提出,台湾寻求《泛太平洋伙伴协议》(TPP),目前还没有眉目,示范区希望透过放宽外国产业进入限制,松绑租税与劳工法规,是“未谈先降”,要求政府必须先评估风险,以免台湾经济在受益前就先蒙其害。他们认为,各国竞相加入自由贸易体系后,传统以租税减免、补贴,以及低工资政策的“事后”奖励投资实绩方式,已不足以促进投资意愿,如果台湾不先行排除资金供给流通障碍,其他相关优惠措施根本没有机会派上用场。

在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正式上路时,大陆国务院8月初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而日本同步规划的AHQ特区(Tokyo's Special Zone for Asian Headquarters)也很有可能成为首相安倍晋三为提振经济而即将打出的第三张牌。该战略特区的规划与台湾示范区有许多相同点,都是不限于特定区域、可依不同产业规划虚拟的特区。

这也说明在当前国际经济竞争态势下,面向开放自由经济设立试点区域,以期更加开放、完善自身经济体制,已是东亚各国的共同体认,也给未来台湾自由经济区的运作造成了不小压力。有关方面明确宣示,今后除了必要的公权力介入,示范区应尽量减少行政干预,同时有计划引进高层次人才,并且以具体的措施将示范区与未来参与TPP、RECP发生联结,长期因应,才能发挥实际效果。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44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