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港陆资产困局

过去二十几年,香港的经济命脉先从英资转到华资手上,未来很可能再从华资交到国企。

正当外界纷纷猜测李嘉诚从香港和内地撤资转战欧洲时,9月17日,身兼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主席的李嘉诚意外现身香港传媒饭局,正面回应有关传闻,公开澄清“不会撤资”。

一度甚嚣尘上的“脱亚入欧”传言,源于李嘉诚9月初系列减持中资项目。

根据大陆财经媒体报道,在过去一个多月时间里,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以及和记黄埔相继宣告抛售百佳连锁超市、上海陆家嘴东方汇经中心OFC写字楼和广州西城都荟广场和停车场,涉及金额410亿港元。与此同时,李嘉诚又在欧洲大举收购,迄今其家族约半数资产已转移至欧洲。

李嘉诚是香港华资商人的代表,在香港与内地的政商界均有深厚人脉,产业遍布大中华区及欧洲。其旗下长江实业以及和记黄埔两大上市公司长期垄断香港电力、通讯等基础领域,一些人更戏称香港为“李家城”。

在香港回归16年后的今天,李嘉诚颇为明显的投资转向,引起外界关于中国尤其是香港未来政经格局走向的诸多猜测,即使本人出面澄清,也不足以平息各种忧虑。《联合早报》就发表署名文章,称李嘉诚把“爱香港、爱国家”作为前提条件,貌似“政治表态”。

李氏资产港陆困局

据香港《明报》报道,在17日的传媒饭局上,李嘉诚称有生之年都不会迁离香港,但会卖一些业务。李嘉诚说自己爱香港、爱国家,长实及和黄迁册“100%不会想”,因这与他一生行的路相违背。但生意规模大小,则会视香港及世界的政治和经济情况作出决定。

该报道并引述李嘉诚的话说,出售百佳在其计划之中,纯粹是商业决定,并非如香港及内地媒体所述是撤资行动之一。他更直言就算卖百佳套现200亿至300亿元,对比过去出售海外电讯资产的数千亿元,“只是小数目”。

伴随李嘉诚在香港兴建的物业发展起来的百佳超市,排名香港同业第二,占有超过30%的市场份额,与屈臣氏一道成为李嘉诚在零售行业的代表作。出售百佳也被认为是李嘉诚看淡香港前景的最大证据。

而在一年前,李嘉诚亦曾在中期业绩会上表白称“我绝对不会从香港撤资,我说话很少那么坚定”。但截至目前,李氏家族约半数的公司资产已转移至欧洲,三年累计海外并购额高达1445亿港元,却是不争的事实。他旗下的公司,如今正为英国1/4的人口提供配气服务,并掌控英国30%的电力供应,同时为超过7%的英国人口提供食水。

李嘉诚是个精明的商人,在香港最为动荡的年代起家,凭的便是准确判断政经形势,然后低买高卖,现在选择退出香港乃至整个大中华经济圈这个发家之地,很多人的直觉判断是,他很可能是嗅出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信号,比如中国内地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泡沫可能即将破灭的前兆。

这种看法很快便被更完整的商业利益分析所取代。一些业内人士倾向认为,这实际上与李嘉诚投资香港、内地房地产受阻有关,相比之下,海外业务却让他受益匪浅。“资本逐利无可厚非”的通俗解释,与李氏集团“出于商业利益考量”的公开声明也互为印证。

来自李氏集团的经营数据亦对此提供了支撑。长江实业2013年半年报业绩报告显示,海外基建项目已经成为其新增优质收益的稳定来源;和记黄埔则称,欧洲的基建业务都来自英国,盈利约56亿港元,比整个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盈利之和还要多。

反观香港,地产、零售乃至电讯业务的市场已接近饱和,不但面临来自内地和海外资本的激烈竞争,盈利能力不强,而且还得面对行政当局的强力介入。为抑制房价,特首梁振英一上任便对楼市开刀,重拳打压楼市,令年初李嘉诚拆售香港雍澄轩酒店的计划破产。

更让李嘉诚寒心的是,李氏集团最近三年在香港有限参与并购的两个码头,于2013年5月爆发了大规模的码头工人罢工事件,最后以妥协加薪9.8%才平息事端。

无庸置疑,香港的商业政策环境在悄然生变,其中一项便是当局对于反垄断的态度进一步坚决。经过十几年的争论,打击市场垄断行为的《香港竞争法》于去年7月在香港立法会获得通过,虽然这部法律并未明确具体的实施时间,但有消息称,今年5月香港竞争事务委员会已开始招聘工作人员。

与此同时,李嘉诚旗下“和记系”征战内地也几经波折,经营状况一直不太理想。近期出售的广州西城都荟广场,商铺的出租率仅达75%。数据显示,2012年,和记黄埔在中国内地的收益总额仅占11%,远低于欧洲42%的占比。

故技重施,高位套现

欧洲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资产泡沫已经挤得差不多了,现在抄底,买入风险很小;当地社会文明程度和政府法治水平都很高,不会有太多的潜规则,可以获得永久土地所有权等优势。

中国证券网报道称,李嘉诚是跨越周期投资的高手,屡试不爽,且都获得过高额利润。李嘉诚曾在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之前,成功出售上海静安寺附近写字楼,高位套现。未来美国QE收缩,亚洲房地产和资产价格都会有剧烈波动,李此时抛售资产,不过是故技重施。

香港著名财经专家蔺常念称赞李嘉诚抄底欧洲码头、能源等公共设施是明智之举。他认为,与房地产相比,投资欧洲码头、能源等公用设施算是微利,但这些行业的投资回报稳定,通常都在10%以上,且能持续提供现金流。

内地房地产业界人士杨庭尧也是“挺李派”。他认为,所谓李嘉诚“弃中投英”、中国危机到来、房地产泡沫等说法,都是典型的专家机会主义,正如当年妄言经济崩盘一样。“现在经济低迷,一个全球化的企业家卖掉一两项不良资产,收购被低估的国际资产,完全是一个大时代的投资行为”。

“这主要出于成本和利润考虑”,香港一位金融界人士亦向《凤凰周刊》证实。根据他的判断,此次李嘉诚若能成功出售百佳,未来可能每年都会出售一项零售业务,如屈臣氏、丰泽。

沪港竞争,后来居上

上海自贸试验区在9月底挂牌启动,更让香港政商界热议不断,担心上海未来会挑战香港经济地位。

一位供职本港媒体的资深观察人士证实(私人微博),最近香港政界、商界流传一种说法,当全香港市民还在热烈讨论2017年谁最有可能成为特首梁振英的Plan B的时候,其实中央政府早就以高瞻远瞩的视角,思考哪里将是整个香港的Plan B,最近一系列政策布局已给出答案:通过前海加快“深港一体化”进程,通过上海自由贸易区“再造一个小香港”。

但内地研究机构一位人士认为,这个Plan B在1996年之前就有,在香港回归之前。当时的计划是香港回归如果不顺利,那上海就直接对外全开放。“我的硕士毕业论文,就是关于这方面的大课题下面的子课题和孙课题”,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

根据他的观点,香港开放至今,永远跟上海离不开关系。1949年由上海逃出的巨贾商人,在香港开辟了他们的第二人生,港英当局的扶持,造就了几十年的良辰美景,而香港在内地改革开放后也大举投资回馈上海,始有今日之东方明珠。

“对于沪港之争,大可不必如此悲观”,他说,上海是以浓郁的中国文化背景为长处,香港则对之以中国半计划经济所不具有的灵活性。如果一方在对方的长处方面率先补缺,就能胜出;如果双双取长补短,则会齐头并进,形成双赢格局;而中国足够大,是可容纳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际金融中心。

在出席香港传媒饭局时,李嘉诚罕有地就此事向记者发表评论,捅破了“沪港竞争”窗户纸。在被问及上海会否在未来五到十年超过香港时,李嘉诚表示,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建置对香港的影响很大,上海的后上势头强劲,一定超越香港。他强调,如果香港不急起直追,就会落后于人。许多香港报章9月18日都在头版刊载了李嘉诚的这一言论。

本港《南华早报》援引李嘉诚的话称,“当势头已形成的时候,香港再追已是太迟”。他还表示,香港未来5至10年的发展,要视乎能否扶持本地人才,以及社会有否向前进步心态,而一个和谐社会亦对发展相当重要。

香港版“国进民退”或将上演

除了基于对未来经济形势的考虑,市场上有不少人认为,李嘉诚的撤资行动也有其政治考量。“香港竞争力已经回不去了,商人是最敏感的!”在新浪微博关于李嘉诚撤资的消息下面,有人如是评论。

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陈永杰博士分析,李氏集团定下“脱亚入欧”的发展战略,除了因为陆港经济发展的外部大环境,还有对于“国资入港”的担心。与内地改革开放初期大量民企涌现并蓬勃发展的形势不同,当下内地最赚钱的都是国企主导的垄断性行业,这些“国”字号资本都希望进占香港市场。

相比觊觎香港市场的国企巨头,李嘉诚不过是个民营企业家。比照内地情况分析,国企要进占的阵地,民营企业家的去向都有着清晰的轨迹,而李嘉诚处于垄断地位的商业王国,在未来的政经版图中将不能再占据主要位置,他不会看不透这一点。如果迟早要离场,不如早点趁价位高抛售资产。

过去二十几年,香港的经济命脉先从英资转到华资手上,未来很可能再从华资交到国企。有业内人士认为,在这样的格局下回顾去年的特首选举,将不难明白梁唐之争不过是两大板块在香港的一次先礼后兵式的接触,连较量都算不上。

《21世纪商业评论》就此点评说,如果李嘉诚的部署在香港传统华商中有代表性的话,不难预见香港政经版图将出现剧变。在去年香港特首选举中,李嘉诚曾表示支持有大财团背景的唐英年,但最终获胜的却是草根出身、推动改革的梁振英。

BWCHINESE中文网的看法则是,李嘉诚的逃离也许只是一个开始。报道认为,根本原因在于曾经是自由市场榜样的香港,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保守,比如奶粉限购,现在还效仿内地的住房限购令政策。一旦反市场的力量开始上升,最具创造力、对市场环境要求最高的人,就像李嘉诚,将会离开香港。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48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