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记者如何自保并以言报国

正常采访都可能被污名为下海投敌之时,你我能不审慎对待笔下的一字一句?

1980年代,我在《福建日报》做记者。当时满怀新闻理想,不料第一次外出采访就挨了当头一棒。

三十多年前,福建平潭岛还是一个风吹石头跑、光长石头不长草的地方,物质极为匮乏。而平潭西岸的福清,则领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经济相对活跃。福清百货公司与平潭百货公司建立了供货关系,当时通过货轮将凭票才能买到的自行车、家电之类运到平潭,赚点利差。

1987年的一个冬日,福清百货公司经理一行来到报社,投诉平潭娘宫派出所、税务所无理扣押他们的货物、人员。扣押理由是:投机倒把,走私贩私。经理从挎包里掏出一沓合同、发票,证明他们跟平潭百货公司的生意往来是名正言顺的。经理说此类事甚多,但之前罚款了事,可这次他们不认罚,平潭娘宫派出所就人货一并扣留。报社群工部主任听后拍案而起,马上向分管领导汇报。领导认为派出所的做法严重违背中央精神,这只“麻雀”可以剖析!于是,就派老侯(侯广英)带我前往采访。

翌日,我们与福清百货公司的货车一道上路,事先讲好不暴露记者身份。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平潭娘宫码头。货车才驶出两三百米,就见前头设卡检查。一根横杆将所有货车拦了下来。司机告诉我们:“就是他们。”话音未落,几个身着便衣的检查人员走了过来。他们看了看司机,算是“熟人”,便有些不屑:“怎么啦?不服?又来了?”经理赶紧凑过去:“哪敢?我们是来带人回去的。”其中一个叼着烟的,看了看经理:“带人?没做梦吧?”见状,老侯下车将合同、发票递过去:“手续完整啊。”“完整?知道犯了什么罪吗?投机倒把罪!已决定对他们劳教。”“你们是?”老侯一问,好几个人围了过来,有的甚至撸起袖子:“咋啦?查户口啊?”见事不妙,我赶紧掏出记者证:“别误会。我们是记者。”我这么一说,岗亭人员愣了下,“记者?假的吧?”另一个人马上跑进岗亭打起了“摇把子”——手摇电话。过了好一阵子才出来说:“我们领导让你们进城。”

老侯与我就这样被带到县公安局,可领导根本不露脸,直到傍晚才有一个所谓领导出来,扔下一句话:“没事了。你们回去吧。”我们据理力争:“怎么说没事就没事了呢?究竟为什么扣留我们?”对方回应:“还没待过瘾是吧?”看来,山高皇帝远,这不是说理的地方,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们灰溜溜地出了公安局,在县城旅社住下。一夜未眠,心有不甘。第二天直奔县委,县委书记倒是很客气:“报社来电了,希望你们早点回去。”并用自己的吉普车送我们到了娘宫。

哪知道我们一回报社,同事纷纷围了过来:“听说你们要下海投敌。都惊动省委了。”老侯与我面面相觑,目瞪口呆。领导这才说了缘由。原来,娘宫岗亭人员的确是公安局的,他们怕事情败露,就直接将电话打到省委值班室,说是“抓到两个想下海投敌的记者”。下海投敌,那可是现行反革命罪啊!因事关重大,值班室紧急向省委报告,省委领导指示报社核查是否有侯姓、李姓记者?是否到平潭采访?历史是否清白?接此指示,报社领导赶到省委说明来龙去脉。省委马上通过公安厅要平潭公安局立即放人。

窝囊,窝火,但也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虽然我们采写的相关调查得了1988年“中国好新闻二等奖”,但领导要求我们只字不提自己的遭遇。

近年来,每见新人引用汤姆·斯托帕德的话:“如果你的目标是改变这个世界,那么新闻工作是一件比较直接、能短期见效的武器。”我总忍不住边述往事边敲打他们:当你遇到类似正常采访也要被污名为下海投敌之时,又会如何自保并“以言报国”?改变世界谈何容易,先试试改变自己改变小环境,看看能否短期见效?当前,因个别记者的不检点而让整个新闻界蒙羞。对此,我最想说的就是:笔下的一字一句,媒体从业者务须“敬慎无所苟”。都说新闻是历史的草稿,那么你我也该记取林同济的警示:不要等闲弄文字,糟蹋了这个“大人事业”。

作者/李泉佃 厦门日报总编辑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55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