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炒金公司的黄金秘境

“人民币一个亿有没有概念?就是从1数到1亿,要用一年半的时间!”

在位于广州CBD的办公室里,广东顺为投资有限公司的入职培训正在进行。台下是二十多位新员工,带着笔记本和一些自己借来的金融入门知识书。他们大多是专、本科应届毕业生,均无金融学背景。本刊记者从投出简历到成为准员工,只用了两天。

这间标注产品为外汇、贵金属、国际原油和指数期货的公司,实际就是通常所说的地下炒外汇、炒黄金公司。它们常以“投资咨询”的公司名称示人,藏身于高档CBD片区。

新员工流水线的秘密

当新员工们尝到了找陌生客户的困难后,总监会说服他们自己投钱或者找亲友投钱试试。这时,新员工们——大多是陷在求职困境里的应届大学生——就从销售员变成了客户。

每一天,顺为都有大量的招聘信息放出来。随机测试,11月15日截至早上十点,就有85个职位在智联招聘“刷屏”,职位名称鲜有重复。

走进公司大门,会客厅、培训室和工作间每天都是满的,从面试、培训到上岗的流水线始终不断。据前台介绍,为期两天的培训,每周有两次。每次大约二十余人,月均百人以上。

“全球没有一家基金公司是赚钱的”、“保险其实根本就没用”、“买房投资就是死路一条”……6小时的培训基本以否定其他投资方式为主要内容。简单的笔试之后,受培训者几乎零淘汰率地上岗了。

办公间两端是三间教室大小的操作间,一排排桌椅,无格挡,每桌配一电脑,约280台,员工们形容这里是“网吧”。新人上手,从练习操作模拟账户到开始拉客户,平均只要3天。

新员工源源不断地走进“网吧”,本刊记者所在的小组QQ群两周之内从5人扩增到了29人。

模拟练手之后,找客户才是他们真正的任务。

“要用大量法则。”一位姓黄的总监说,三年前他入行的时候,用QQ找陌生人聊天,第一笔单子拉了三个月。走进“网吧”,一排排屏幕上除了K线图,就是弹动的QQ聊天窗口。

看到新人的手足无措,“黄总”夺过鼠标,“QQ你都不会玩哦?”娴熟地点开“找人”,限定为广州、23-30岁、在线客户,逐一添加。或者依据兴趣找群,加入后先混个脸熟,再找里面的号码“私聊”。

“也要试着用微博、微信、陌陌之类的新工具。有个销售在陌陌上认识了一个师奶,后来这客户不仅投了10万块钱,还给他介绍了个女人。”他说。

比较传统的方式是电话。“黄总”拿来了一沓荔湾区的名单,有姓名、地址、邮编和电话号码,9页,四百余人。这样的名单不难买到。

打电话并不只是销售黄金产品,更多的是通知应聘者面试。新员工们被要求自称是人力资源部门的,如果被问到任何问题就让对方来问面试官。如果真的来面试了,当问及薪资待遇时,面试官会说:“你知道一手平仓单是什么意思吗?我们根据这个拿工资。不知道就没法聊,所以先培训吧。”每周数十位参加培训的人,都是这样被“卷”进来的。

培训后,新员工们终于可以和公司签合同,但只是一份“居间人申请表”和公司免责证书。申请表中标粗说明,“居间人与本公司之间并非劳动雇佣关系”,只是合作关系。而后,交10块钱工本费,做一张员工挂牌。如果想要楼下的门禁卡,再交100块押金自行办理。

挤在电梯里,一个新来的男生问,“如果找不到客户是不是就没工资啦?”

事实上,他的担心并不多余。在招聘简章上写的“底薪+提成+奖金”、月均4000-15000元不等的诱人数字,只有在找到5万元以上的客户时才生效,否则都是零。

在新员工们依据“大量法则”寻找陌生客户碰壁后,总监开始说服新人及其亲友投钱试试看。“不仅能拿到底薪,自己操作又可以赚钱。我们工资都是领现金的,发到手感觉很爽的。”“黄总”说。

这个时候,新员工们才发现,顺为大量招人的目的,不仅是招聘销售、人力资源,更是寻找客户本身。他们针对应届生的求职困境,大方地提供多种岗位,而后把他们和他们的亲友变为客户。

两周后,看着模拟账户的盈利,管理学大专毕业的李欢就动了心,“要不让家里拿几万块来试一下?赔一点也没什么,而且又不见得会亏。”目前,她已经投入6500元,试水操作“迷你盘”了。

黄金美梦

这样的操作被称为“对赌”,交易软件和平台实质上都操控在公司手中,并未真正与国际市场对接。在业内,对赌的普遍规则是“你亏我赚,你赚我跑”。客户的亏损,就是公司的赢利,而当客户赢利或者希望提走的本金达到一定程度时,公司关门跑路。

呈现在新员工以及客户们面前的,是一个诱人的黄金美梦。

打开顺为资金平台的网页,三个标着“1∶100”的彩色气球漂浮在界面上。这个杠杆比例是公司宣传的重点,即投入1万美元就能玩转100万美元,典型的“以小博大”。

顺为主推的国际现货黄金交易,也叫伦敦金,除了“以小博大”,还有操作简便,可双向操作(做多、卖空均可获利),交易时间灵活等诸多优点。与客户合作的方式则是两种:

一种是“保本保利”型产品,分为半年期和一年期,投资金额从30万-200万不等,最低回报率5%,预期收益率50%。获利五五分成,亏损或获利不足5%由公司补偿,但约定时限内不得抽取本利。

另一种是操作者与客户的私下合作。总监交代,这种合作投资金额灵活,“收益率可以保证每季度15%。”这种方式一般可以随时计提,但客户通常会被说服参与一项开户赠金活动,赠金的要求被红字标出:三月内不得提取本金。

这个黄金美梦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

在央行网站上,将黄金交易分为实物黄金、纸黄金和黄金现货三种。除了实物黄金外,都是账面交易。其中黄金现货交易分为国内期货黄金和国外现货黄金。

顺为这类投资公司瞄准的就是国际现货黄金,也称伦敦金。伦敦金在中国内地并没有经过官方认证的合法交易商。

以目前国际黄金市场的交易结构看,实物黄金交易量仅占交易总量的不足2%。绝大部分人所从事的,都是风险更高的投机交易。从实物黄金到黄金衍生品,随着标的的虚化,黄金交易的投机程度逐层提高。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刘山恩说这是一个“二元市场结构”,既可以买卖保值的黄金,也可以买卖投机的风险。

多年来,种类繁多的黄金交易极为混乱。为此,2011年,央行、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银监会和证监会等五部委联合发布通知,规定国内除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外,其他任何黄金交易平台不得开办新的黄金交易代理业务。

这些正规平台给出的交易杠杆一般为1∶8或1∶10,也就是以1元撬动8元或10元。然而像伦敦金这样的交易方式,往往是“以1博100”,杠杆更高,风险也更高,自然有人愿意冒险。

“这些人向客户只说高收益,隐瞒了高风险。高杠杆也等于你做了1块钱的买卖,惹了100块钱的祸。”刘山恩说。

国际平台,是炒金公司让客户放心的担保。对于顺为来说,它所依托的湖景资本平台(Lakeview Capital Market)就是“国际范儿”的重要表现。

投资和交易,均在这个所谓湖景资本平台上完成,客户的资金将直接打入这个平台,顺为收取佣金和手续费。根据顺为的介绍,湖景资本平台2007年成立于英国,2013年在澳大利亚注册,顺为是它在中国市场的总代理商。

投资者签署合同的甲方也是湖景资本,协议为中英双语,一式两份,寄回澳大利亚盖章后两周内返还。其间不经过任何境内外银行平台。

在这份合同中并没有出现顺为的名字,也无须顺为盖章。也就是说,当出现法律纠纷时,客户需要找到国外这家公司打官司,与顺为无关。

湖景资本是否权威可信?

打开湖景的澳洲官网,全英文界面,然而在点击账户注册和登陆的链接后,弹出的却是中文。查询网站资料,IP地址在美国,服务器在中国广东,注册人也同样来自中国。

这个平台所使用的MT4交易软件由一家俄罗斯公司开发,是目前通行的国际软件,但软件本身对使用者不进行审查,缴纳租金即可使用。针对本刊记者的采访,其官网邮箱回复:“我们是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在经纪商提供相关文件后,与我们合作。其余问题,我无法回答。”

在顺为使用的这款交易软件上,黄金兑美元的价格与国际黄金价始终有细微差距。而且,即使是新员工们在模拟操盘时,交易平台也曾出现坏死,价格停滞、无法交易的情况。

事实上,这正是国内许多地下炒金骗局的秘密所在——根据公安部2012年侦破的炒金平台“维财金”案警方调查显示,投资者们都是在维财公司的交易平台软件系统上进行交易,但交易资金其实并没有进入真正的黄金交易市场,而是流入了公司自设的电子盘。维财公司不仅每一笔交易都要收手续费,而且实际上自己作为“交易的另一方”与投资者们进行交易,导致数万名投资者亏损。

这样的操作被称为“对赌”,交易软件和平台实质上都操控在公司手中,客户的资金并未流入国际市场,而是流入了公司管理者的腰包。

在业内,对赌的普遍规则是“你亏我赚,你赚我跑”。客户的亏损,就是公司的赢利;客户盈利时,操控账号和平台使其爆仓,账户归零;客户需要计提本息累计到一定程度时(往往是“保本保利”合同到期日),公司跑路。

换壳,换壳,再换壳

顺为和与之有关的多家公司,都呈现出不断变换办公地址、公司名称、法定代表人的情况,时间节点通常为半年或一年。而每一次变更时,公司的注册资本都会蹊跷地大幅增加。

如果公司跑路,怎么找到它?在顺为神秘的办公室里,找不到线索。

顺为目前的办公室,在广州市中心地价最贵的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广场,1300平米的面积,月租金16万。邻座办公楼内是宝洁、普华永道这样的知名跨国公司。从窗口望去,可以看到林立的高楼和城市地标广州塔。

在公司里,普通员工和管理人员像是工作在两个世界。

普通员工的办公间完全敞开,管理人员所在的,是一片不能迈入的“禁区”——公司规定:“除副总以上及行政人员外,其他员工禁止进入行政区域”,有文件报批须经前台。

连接两个世界之间的桥梁是经理和总监。他们普遍不足三十岁,西装衬衫,皮鞋锃亮,常在一起抱怨楼下每天65元的停车费。他们分别带一组新人,每一两小时踱到“网吧”来指导工作。

虽然接触频繁,新人们却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道姓——这也不一定是真的,本刊记者就发现,“黄总”门禁卡上的名字姓古。

在顺为的培训资料、招聘简章和总监的介绍中,影影绰绰潜伏着其他公司的影子:龙庭商务、赛励、森文、昊汇……它们构成顺为的历史和参照物。

工商资料显示,广东顺为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6月,法定代表人与股东均为张金山、张言彬二人,三十岁不到,籍贯山东。公司注册资金200万,办公地点在广州维多利广场A座(经本刊记者了解,110平米月租金1.3万元)。不久,追加投资至1000万。半年后,工商资料变更,更换法定代表人,办公地点迁至珠江新城高德置地广场——与半年前相比,公司面积与租金均翻了10倍。

顺为此前在维多利广场48楼的办公地址现已搬空,从玻璃门看去,屋内布置与目前的顺为完全一样,有电视墙、小单间和两个大厅。门缝里塞着三份无人捡拾的报纸,日期是2013年10月29日。大厦保安说这里早已不再有人出入。

据一位培训者介绍,顺为的山东老板把生意从山东、上海迁至广东,此前的公司叫做赛励。

广州赛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于2012年6月,法定代表人张建平,山东人。注册资本10万,后追加至300万,位于广州石牌桥丰兴大厦B座1105室,现已更名为“励禾”。

此前一年,张建平注资10万元,成立广州龙庭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这间公司的地址,位于赛励隔壁。龙庭商务目前已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纵览顺为的历史,短短几年中,数次换址和更名,与之伴随的是注册资本从10万涨至1000万,办公地点租金翻了10倍。

不仅是顺为如此,在其培训资料中出现过的另外两家公司也与它路径相似。

广州昊汇投资有限公司,是顺为一个总监的前“东家”。这间注册于2008年的公司,几年间屡次被爆诈骗,于2013年9月注销。

广州德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介绍曾出现在顺为的招聘简章中。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7月,原名为创万,注册资本50万;一年后更换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上升至1000万;半年后再次更换法定代表人,并变更公司名称为德万。在注册与变更的三个节点,办公地址也不断更换,由46平米每月4000元租金变为600平米每月租金8万元,租金翻了20倍。

每半年或一年更换一次法定代表人、公司名称、办公地点,同时资本金不断增加、办公地点愈加奢华,成了顺为及其有关公司的共同特征。

没有监管,没有保护

像顺为这样的地下炒金公司,并不在正常监管范围之内,投资者的资金自然也不受保护。

像顺为这样的公司,究竟受到谁的监管?

顺为在说服投资者时,往往会声明其采用的湖景资本平台受到英国、澳大利亚官方的双重监管。

但情况并非如此。

英国的FCA(the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是全球权威的两家金融监管机构之一。在FCA的资料中可以查询到,湖景资本公司“员工为1-10人”,且明确标明“不得持有客户资金”。在回复本刊记者采访的邮件中,FCA指出,“根据本国相关法规,外汇不被视为投资方式,因此不受FCA授权及监管。”也就是说,以投机为目的的炒汇、炒金交易不受英国官方的监督机构认可。

在澳洲,金融服务商只有持有监管者ASIC(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颁发的金融交易牌照AFSL(Australian financial services licence),才有做金融衍生品的资格,而湖景资本提供的只是公司注册号ACN(Australian Company Number)编号——这个编号只能证明它是一家在澳大利亚注册的公司。本刊记者试图联络ASIC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时,未能收到回复。

顺为公司所依托的国际交易平台,在国外并不是像其自称的那样受到监管。

在国内,这样的公司同样处于监管的空白地带。在2011年发布通知指定了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为唯一交易平台后,投资者在其他公司中的交易行为不被央行及银监会认可。

至于工商部门的监管,则以该公司的营业范围为准。德万、赛励等公司标注的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投资咨询、以自有资金投资等。顺为的经营范围则更加广泛,包括“投资管理、文化交流、环保设备、物业管理、园林绿化、货物进出口”等十三种。而工商部门只能针对超越经营范围的行为进行惩处。

“这些公司不跑路还好,等年审的时候也许能见到它们。”广州市工商局上访办的负责人说,“一旦跑路我们就没办法了,只能是找公安报案。”

本刊记者也曾找到公安部门咨询,对方的说法是如果公司是正规工商注册的,且双方签了合同,就属于自愿行为,有问题可以去法院起诉。

然而在此类交易中,与客户签署合同的是国际平台公司,像顺为这样的投资公司本身并不出现,因此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0年曾有投资者在昊汇公司亏光18万元后,分别到广州市天河区公安部门、工商部门、央行分支机构及外汇管理部门投诉,都未获得结论。

“这种公司其实在没有监管的状态,出了事儿以后,公司一关门,手机号扔掉,换个名字,到哪找去?”上金所一家会员单位的负责人说,“在广州这样的事情很多,交易员早上醒来发现不用去上班了,因为老板跑了。”

不过,有公司关门,也有公司开张。

邻近赛励的丰兴大厦A座27楼,一家新公司正在装修。崭新的办公桌椅已经排好,暖黄灯光打着“森文”两字。

广东森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另一个出现在顺为招聘简介中的公司名字,总监说是另一个“分公司”。工商资料显示,目前这家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已通过名称审核,顺利的话将在2014年5月完成注册。

2013年12月13日晚六点。一男一女走出“森文”新办公室,讨论着当天黄金的大盘点位。“我们这样的公司多吗?”“很多啊!高德置地就有,我有朋友在那里……”说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石牌桥地铁站汹涌的人潮中。

作者/张玥 《南方周末》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60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