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货币互换背后的欧元忧虑

image

10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与欧洲中央银行签署了规模为3500亿元人民币(450亿欧元)的中欧双边货币互换协议,有效期为3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

这是中国在全球范围内,与各国(地区)央行签署的第23个货币互换协议。继2010年冰岛、2011年新西兰、2012年澳大利亚和今年6月的英国之后,欧盟成为第5个与中方签订货币互换协议的西方发达经济体,当然,也是最有影响力的一个。

人民币与欧元货币互换,彰显了中欧对双边经贸前景的信心,不仅标志着中国与欧洲央行在货币金融领域的合作新进展,也是人民币国际地位提升和人民币国际化提速的重要里程碑。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人民币国际化呈现加速趋势。从当年12月中韩之间签署1800亿元人民币(38万亿韩元)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算起,人民币与各国货币互换的范围不断扩大,互换规模迅速增加,迄今对外累计签署的货币互换规模已经超过2.5万亿元人民币。仅在今年,中国就先后与巴西、英国、匈牙利、阿尔巴尼亚新签,与新加坡、冰岛续签了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包括本次与欧洲央行的协议,合计金额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

今年6月,英格兰银行与中国签署了2000亿元人民币(200亿英镑)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对于巩固伦敦金融中心的建设起到了重要作用。如果欧洲央行对人民币长期漠而视之,将对欧元区金融业的发展形成某种制约。

这次中欧货币互换,范围覆盖了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大陆上的主要发达经济体,总人口超过3.3亿,国内生产总值约9.9万亿欧元,不但有效促进了人民币在欧元区的使用,而且将大大增加中、欧企业商务往来时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的可能,并给欧洲企业对中国直接投资创造了便利条件。

对欧元而言,货币互换首先降低了欧洲企业对华贸易时的交易成本,减少汇率风险,有利于中欧经贸的长期发展;其次降低了对第三方货币(主要是美元)的依赖,提高欧元在中欧双边贸易中的使用频率,有利于欧元作为交易货币和储备货币地位的提升;最后,还能促进欧元区金融创新,特别是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的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中欧之间2012年3300多亿欧元的双边贸易额而言,450亿欧元的占比仅为13%,规模并不算高,与中韩之间约23%的比例尚有很大距离。这表明欧洲央行对人民币的态度较为谨慎,可能出自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对人民币在欧元区到底有多大需求尚存疑虑,本次货币互换多少有一定的试探作用;二是对人民币的快速国际化亦喜亦忧,担忧其冲击欧元。

不过,由于中国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还有开放资本账户、利率市场化等许多制度性约束需要突破,至少在短期内人民币和欧元的国际地位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互相提携、协同发展应是双方的正确选择。即便今后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得以巩固,其与欧元、美元或其他强势货币也应该是互为补充、寻求共赢的关系。从国际货币体系的发展来看,过分依赖于某种主权货币的全球货币体系必然存在先天的结构性弊端,也不会长久。

对中方来说,不但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更应清醒地看到,3500亿元人民币仅是互换规模,决不等同于实际使用额。由于中国出口企业大多处在产业链低端,以人民币定价规避汇率风险的能力不强,欧洲上游企业以欧元定价的概率较高,现实中完全存在着另一种可能,即双边经贸结算中欧元比例显著上升,而人民币结算比例增加不大。这就决定了中国外贸企业将同样面对巨大的汇率风险,只不过对象从美元换成了欧元。

另外,现阶段外界对人民币需求的旺盛,更多是基于人民币升值的预期,而非真正将人民币作为长期储备货币,在当前人民币已开始接近均衡汇率的敏感时刻,欧洲大幅降低人民币需求的可能性绝不可忽视。

尽管存在这些隐忧,中欧货币互换毕竟将极大地促进双边经贸发展,中方需要抓住这一机遇,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发展。在中国主场,笔者建议可以将强化中欧经贸联系与上海自贸区的建设相衔接,积极稳妥地探索人民币结算业务与金融创新业务的开展,密切与欧洲企业的联系,扩大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在客场,中资企业可以利用欧洲尚未走出欧债危机的有利时机,迅速扩大对欧投资,切实拓展人民币在欧洲的使用范围。

作者/丁纯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62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