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资矛盾显内地制造业困境

在房地产泡沫、人工成本上涨、产能普遍过剩等一系列问题的重重包围下,珠三角制造业从未像现在这样进退维谷——他们试图放缓发展脚步,寻找突围路径,却发现已被日益尖锐的劳资矛盾架上了“火炉”。

4月14日,广东东莞规模最大的制鞋企业——台资裕元鞋厂数千员工开始罢工,抗议资方没有替他们缴付足额的社会保险及公积金;同一天,格兰仕中山工厂的几百名新员工因不满工资待遇而打砸工厂食堂。

这两起劳资矛盾冲突事件,加剧了外界对当前大陆制造业的生存忧虑。事实上,在房地产泡沫、人工成本快速上涨、产能普遍过剩、产业升级受挫等一系列问题的重重包围下,珠三角制造业从未像现在这样进退维谷——他们试图放缓发展脚步,寻找突围路径,却发现已被日益尖锐的劳资矛盾架上了“火炉”。

格兰仕劳资冲突真相

4月19日下午2点半,位于中山市黄圃镇的格兰仕中山工厂南厂区,在打砸事件平息之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门口有几位“90后”小伙儿在排队应聘,等待招聘专员带他们进厂参观。

来自广西贺州市昭平县的周万成,身穿白衬衣牛仔裤,骑一辆飞鹰本田摩托。“据说每天工资100元,每月扣除4天休息日之后,保底工资2600元。”经过这次事件之后,他相信厂方不会再骗人了,所以想来试试。

记者以“新员工家属”的身份随周万成进入厂区,看到几个生产车间秩序井然,工人们都在正常作业,工厂食堂被砸坏的玻璃窗也已修复,里面收拾得干净整齐,不再是事发当日网传照片上满地狼藉的场景。

“事发当天,现场有几百人聚集围观,但真正闹事的也就几个人。”该厂微波炉总装车间技术员刘长征(化名)对记者说,网上关于事件的报道有些夸大,问题当天就解决了,他们上下班基本没受影响。

事发当日,网上有帖子广泛流传,称:格兰仕(中山)电器有限公司约2000名工人从凌晨零点开始,将宿舍、饭堂、车间流水线、超市、大门、电动叉车、警车以及办公室电脑设备等悉数砸毁,工厂所有保安跑光。一直持续到凌晨6点,有大批特警进厂戒备,公司总裁亲自到厂道歉。

格兰仕官方很快在网上发出一份声明,称此次“200多名员工聚集事件”,系新员工酒后闹事,已经平息。事后,《新京报》有报道称,格兰仕300多名中山厂员工辞工。

记者在现场调查发现,埋下这次劳资冲突的第一个隐患是春节工资问题。格兰仕中山工厂南厂区是生产微波炉的新厂区,去年下半年正式投产,工人多数是去年底新招的员工。他们入厂不久即遇到春节放假,因为少上了几天班,当3月底领取2月份工资时,发现比1月份少了五六百元,“不是说保底工资2600元吗?怎么少了几百?”不少员工感到被厂方欺骗克扣,愤愤不平。

事件的直接导火索则是员工在搬迁宿舍时与管理员发生的争吵。据中山市黄圃镇警方调查,格兰仕中山工厂南厂区宿舍自去年底启用之后,住在第1栋员工宿舍楼的个别员工,经常在酒后把啤酒瓶随意扔到宿舍楼围墙外当地农民的鱼塘里,导致农民上门投诉。厂方决定把第1栋宿舍楼腾空,入住员工全部搬到第4栋宿舍楼居住。

4月13日是员工搬迁的日子,有员工在搬迁时与宿舍管理员发生激烈争吵。加上此前员工就薪资待遇问题提出的一些合理要求未能得到厂方及时解决,导致南厂区新员工的不满情绪集中爆发出来。

事发当晚,格兰仕总裁梁昭贤亲临现场与新员工面对面沟通,安抚过激情绪,并承诺满足员工提出的各项合理要求,冲突事件得以很快平息。整个过程中没有发生人员肢体冲突和伤亡事故。

整个冲突事件背后,是否存在同行业竞争对手或者黑社会势力介入煽动挑事,目前警方还没有最后定论。“事后,约有300名新员工自动辞职离厂,其余新员工仍留下来正常工作。”格兰仕集团企划部负责人对记者说,目前工厂已紧急招工填补离职造成的岗位空缺。

虚假招工应对劳工荒

格兰仕这起劳资冲突虽然没有酿成重大后果,但珠三角企业中普遍存在的各类劳资纠纷,以及中国制造业所面临的多重困境,不容忽视。

其实,制造业企业的虚假招工现象非常普遍。近年来,珠三角地区用工荒问题已常态化,即使在并非传统用工荒的季节,不少企业依然面临严峻的用工缺口。为了保证工厂正常生产,有些企业在招工时有意或无意夸大薪资待遇,采取连骗带哄的办法拉人进厂,以解燃眉之急。

在今年春节过后当地几场大型用工招聘会上,记者发现许多制造业企业打出的招工条件极具诱惑力,甚至普工月薪都开到5000元。中山某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声称提供的福利待遇包括:保底薪资2600元,生产效益奖每天10元—20元,合计3800元—4500元/月;免费提供两餐,住宿4-8人/间房,配有空调、热水、网络;享受工龄奖、节日礼金、生日晚会、爱心基金、特殊岗位补贴;按规定购买“五险一金”。

22岁的广东韶关人吴金亮信心满满地应聘入职,没想到进厂之后发现资方的承诺全然没有兑现。“每天站着干活10小时,一个月下来只拿到2000多元,吃住也要交钱,其他福利根本没见影儿。”他只干了一个月就离职走人。

此类虚假招工在珠三角制造企业中非常普遍。引爆东莞台资企业裕元鞋厂数千员工罢工事件的,就是厂方以欺骗手段与员工签订无效劳动合同,以临时工标准为工作十多年的员工购买社保,员工才集体罢工抗议,要求资方提高社保缴纳水平、加薪并订立更为公平的劳动合同。

记者调查发现,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形势下,许多制造业企业热衷于采取待岗减员等措施来压缩生产成本,对员工的人文关怀不足,往往有订单就招人,订单任务完成就裁员。

“有些企业老板非常黑心,制定的管理制度特别苛刻,没有人性。”在中山汽车总站门口的一个招工点上,来自广西崇左市的27岁小伙子农立进对记者诉苦说,员工累死累活,一个月下来,账面上的应发工资的确有3000多元,但七扣八扣,实际收入只有2000多元。

由此引发的劳资矛盾纠纷案,近两三年在珠三角地区呈持续快速上升势头,案件类型涉及劳动合同的订立、履行、终止、解除所引发的纠纷,拖欠劳动报酬纠纷,社会保险纠纷,工伤赔偿纠纷等。

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六庭是负责全市劳动争议案件的二审法庭。据该庭庭长李勇源透露,2011年,中山市法院系统共办理一审劳动争议案件5998宗,二审案件1234件 ;2012年一审劳动争议案件有所下降,二审案件基本持平,二审调解、撤诉结案率从2011年的60%以上大幅下降到40%左右。“这意味着,劳资双方的利益对抗更加明显,法院更难调解。”

政策倾斜加剧劳资冲突

近年来,大陆官方的劳资政策脱离经济现实,大幅度向劳方倾斜,是加剧劳资对抗的一个外部诱因。

中国近几年来陆续出台实施的相关劳动立法,都在强化对劳动力合法权利的保护。比如,200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2011年7月1日实施的新版《社会保险法》强化了企业为员工购买社保的要求,要为员工缴纳更多的社保资金;2014年3月1日起施行的人社部令《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对劳务派遣工提出许多规范限制,试图解决长期存在的劳务派遣工与用工单位员工同工不同酬的问题。

但从目前珠三角地区日益频发的劳资冲突事件来看,这些法律法规在实践中不但没有缓解劳资矛盾,反而加剧了双方的利益对抗。

. .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74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