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言论让媒体人不再自杀

北京时间5月8日深圳报业集团晶报原编委、广告部总经理张敬武自杀的消息,再度让中国新闻界悲情笼罩。从4月28日新华社安徽分社副社长、总编辑宋斌自杀,5月4日杭州《都市快报》副总编辑徐行自杀离世,再到5月6日湖南省湘乡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贺卫星上吊自杀,短短数日多名中国大陆媒体人相继自杀实属罕见,而官方给出的自杀理由是患抑郁症。窥探媒体人抑郁背后,确是纸媒的艰难困境和舆论管控下的空间逼仄。

自杀噩耗频传

据不完全统计,张敬武是近期第四名自杀离世的内地媒体人。5月4日下午,杭州《都市快报》副总编徐行自杀离世,年仅35岁。5月6日,湖南省湘乡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贺卫星被发现在办公室楼梯间上吊自杀。现场留下两份遗书和部分遗言笔记,开笔就提到“痛、痛、痛”、“勤勤恳恳,一事无成,工作压力巨大……”而就在前一周的4月28日,新华社安徽分社副社长、总编辑被发现在其办公室身亡。来自新华社系统的消息透露,宋斌是因为自缢身亡,留有遗书,他可能患有抑郁症。

在多名非正常离世的媒体人的报道中,都提到了一个共同的敌人“抑郁症”。《都市快报》总编朱建在题为《伤逝》的长微博最后叹道,“今夜,酷冷难消,泪水难尽,我们都是抑郁症患者。对不起,这是你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对不起。希望你能收到这份迟到的歉意。”这句话,不无悲怆凄凉,道出了媒体人的忧伤。

媒体经营者的逼仄

在新技术新渠道的冲击下,“报纸消亡论”、“电视消亡论”已经不再是“狼来了”的笑话。2013年底,上海的《新闻晚报》宣布新年停刊,紧随其后,纸媒纷纷“自宫”、“瘦身”图存。就连《人民日报》旗下的《国际金融报》也宣布改版周报。

2014年纸媒的厄运并未终止,创刊于2004年12月28日的《竞报》于4月17日在头版发布《休刊词》,称经主管主办部门和新闻出版管理部门同意,《竞报》自2014年4月25日起休刊,国家行政学院社会与文化教研部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竞报》的休刊是纸媒乃至传统媒体整体快速衰落所造成的,中国报纸休刊的大幕已经拉开,未来会有更多的报纸休刊。

此前署名@王东Money的微博道出媒体人抑郁的原因之一。该微博称,“徐行自杀揭示了当下很多媒体经营者的逼仄。传统媒体下行,愈发要为不断上涨的指标数字殚精竭虑。同时支撑上升的资源却越来越少,从业者的意气风发逐渐被绩效压垮。操盘者所获与其贡献甚不匹配,面对一场终归要失败的跳高比赛,所投入付出与想要得到的结果渐行渐远,变得唯一为数字而活,如何能不抑郁。”

戴着镣铐跳舞

除了经营的压力,还有内容方面的管控。《南风窗》杂志曾经刊登过旅美画家、文艺评论家陈丹青在中国传媒大学的一段调侃之词:“目前的中国媒体,还处在一个暧昧的角色,处在两难之中,既不是完全的准媒体,也不是完全的喉舌,所以在中国做媒体,不一定能够感受到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好处,但是能深刻感受到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坏处。我们拿不到社会主义的大锅饭的好处,却可以感受到‘管’。我们拿不到资本主义言论自由的好处,却感受到竞争的坏处”。

这不得不让人提及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事件(也称新年献词事件),《南方周末》工作人员声称自己迫于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新闻处的压力,未经过该刊正常出版流程,对2013新年特刊中的新年致辞及相关内容进行大幅删改,并产生数个常识性错误,引发《南方周末》采编人员抗议的事件。事件引发全球媒体及社交网站如推特、新浪微博用户的广泛关注,主要焦点集中在中共的新闻审查制度及新闻自由。

不管期间经历过怎样的惊涛骇浪,《南方周末》2014年的新年献词也必须提早一个星期上交预审,那篇拟题为《我们是南方周末,我们三十而立》,该篇献词不足1300字,全篇只谈自家报纸的生存和发展,只字不提其一贯呼吁的宪政和民主。相比于该报2013年围绕呼吁宪政所发的献词,刚刚面世的2014年献词已经明显要软很多。

棱角不够鲜明锋利的文章,自然吊不起读者的胃口,这样一来报纸的发行量就低,发行量低报社就无法生存。每日禁锢在镣铐之下,想要跳出优美的舞步,吸引观众的目光,确实让经营者们心力交瘁。张敬武、徐行、宋斌这三位自杀殒命的媒体人,都属媒体的管理层,有的甚至肩负内容与发行两方面的重任,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开放言论给媒体人减负

《东方早报》在悼徐行一文的结尾提到,”纸媒转型是我们这一代新闻人的使命,转型固然重要,但爱家人、爱自己、爱人生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而只有照顾好自己和家人,才能积蓄走向未来的力量。”其意显然是呼吁媒体人首先需要自我救赎。

但是媒体人朱学东的话同样振聋发聩。在获悉徐行自杀离世消息之后,他为腾讯大家专栏火速写就《媒体人的压力有多大?》,语气悲愤不能自已:“在中国做媒体,尤其是媒体一线负责人,只要你怀揣一些理想,稍微有些追求,对社会有些关怀,你就是那被诅咒的背石上山的西西弗斯,永无解脱的可能,如果不能承受,只有离开这个行业,或者,死!”

怀揣新闻理想的媒体人需要更加宽松的舆论环境。多维新闻早些时候的分析指出,随着互联网和社会多元价值的蓬勃发展,它将衍生一种全新的社会言论生态,如果中国共产党的传统管理思维和形式不予调整,它将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习近平带领的中国共产党必须彻底反思如何管理舆论。

放开舆论管理不仅仅可以帮助中国共产党加强对腐败的监督,而且可以修复官民之间的互信,保护社会不同阶层的民主参政,让中国共产党更科学地与社会现实衔接。中国的政治文化需要积极改革,透过资讯的透明和有效开放,让群众在社会管理中加强参与的热情将有利于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的合理性。当然也更有利于执政者在众声喧哗中,听到那些沉没的声音,打造一个百花齐放、多元的舆论空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75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