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为何爱打基督教旗号?

在中国为什么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异端邪教比较多?这既源于对基督教教义的断章取义和曲解,也有着深刻的中国特色。

近年来,中国基督教会不断发出要警惕异端邪教的警告。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中国基督教协会自2000年以来在由其主办的《天风》杂志上已发表过相关文章多达40多篇。这些文章中有10多篇是有关“东方闪电”(全能神教)的,可以说它是引起基督教两会最大关注的异端邪教的派别,究其原因,当前它是所有邪教中对中国基督教会造成破坏性最大的一派。

东方闪电引发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为什么近年来以基督教面貌出现的邪教那么多?

笔者查到了2009年7月中国政府网站公布的正式定名为邪教的有14种,包括呼喊派、门徒会、灵灵教、全范围教会、主神教、新约教会、观音法门、被立王、统一教、三班仆人派、灵仙真佛宗、天父的儿女、达米宣教会、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这14种中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就有12种。而12种中除了韩国背景的统一教、达米宣教会、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和港台背景新约教会外,其余8个都是土生土长的(呼喊派虽是李常受从美国传来的,但李本人是解放前夕受聚会处首领倪柝声派遣离开大陆的,因此从根上是属土生土长的),因此有人提出为什么这些邪教都打着基督教旗号?又为什么号称基督教的邪教多数出自于中国本土?它与基督教民间化或者民间基督教是否有关系?

另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这8种土生土长的邪教中,除了呼喊派之外,另有两种直接从呼喊派中衍生出来的,即主神教和被立王。此外全范围教会(又称哭派,或哭重生派)、门徒会、三班仆人也与呼喊派有一定的关系。如果这样的话,属于呼喊派系统或与之相关的邪教在8种土生土长的邪教中占了6种,即占了一半以上。不仅如此,另有几种未列入14种邪教内的,但被视为邪教的教派——常受教、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和东方闪电也是由原来的呼喊派衍生出来的。

由于呼喊派的根子是聚会处,所以有些人便提出,从基督教中产生的邪教与聚会处是否有某种内在的联系?又由于这些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几乎都宣传世界末日马上要来临(神学上属于千禧年前论),一些人把它视为邪教的一大特点。由此对基督教中邪教与前千禧年之间关系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为何多打基督教旗号

为什么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异端邪教比较多?近年来教会内外对此都有不少探讨。

有学者认为是因为农村中基督徒文化层次低,“认得几个字能看圣经的不多。属灵知识的贫乏、信仰的愚昧,导致他们易入歧途”;“农村缺医少药,不少人信主是因为求其他神不灵而改信的,他们的信仰只停留在‘入门求福保平安’的水平上,没有在灵命的深处真正认识神。所以凡有迷信意识的道理一勾引就会随之而去”;“大片的基层教会缺少属灵的传道人。这样就给假先知有可乘之机”,引诱信徒进入异端。

另一位香港学者把香港与大陆教会情况作了对比后,认为香港出的异端远比大陆要少,主要是香港很好地保存了基督教教派传统,教会有比较强的抵御异端邪教的能力。大陆教会则是另一种状态。解放后,大陆基督教中断了一切与海外教会的联系,也就“切断了教会与基督教传统在正统教义上的联系”。一旦教会缺乏在教义和传统上的自我审查机制,以防范分歧和偏差时,“即等于失去对异端的防护装备,特别无法防范基督教与传统民间宗教作宗教融合,这也是几乎所有在中国出现与基督教有关的异端基督教的基本形式。这同时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出现大量基督教异端邪教”。

有学者从河南为什么成为基督教和邪教大省这点探讨了这个问题。该学者除了与上述两人有相同看法外,还提到了一些家庭教会“急于求成”,一些没有神学根基的人就被派去传福音,他们自己对真道都只是一知半解,很容易走偏。而一般信徒的信仰根基大多建立在神迹奇事上,也极易被异端所迷惑。另外,官方对家庭教会的打压,使参加者隐密如“会道门”那样,使他们缺乏交流与互动的空间,无疑也容易使家庭教会成为异端的温床。还有一个重要之点是基督教受民间宗教“明王出世、末劫收圆”的思想影响,把基督教中的前千禧年派的弥赛亚思想与之混合,声称“基督已再生于世上,建立千年国度,然世界必须经历灾劫,入教才能避祸”等等。

也有许多学者从社会学等方面分析中国社会转型出现的问题,由此来寻找异端邪教在中国大量出现的原因。他们认为,在改革开放之后,不公现象突出,底层遭受剥夺,再加上竞争激烈、环境污染、食品安全、腐败等各种问题,使得有些人看不到希望,由此特别容易接受异端邪教所宣传的世界末日之说。

笔者认为上述探讨都很有道理。另外还需补充一点:基督教自马丁·路德宗教改革以来提出的“人人是祭司”的思想虽在当时反对圣统制的天主教、解放人性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但这也为新教中教派林立的现象奠定了基础。既然人人都对圣经有解释权,基督教的教义就有可能被一些人利用,把自己对圣经的解释标榜成是唯一正确的。一旦他们的说教能赢得一批信众,再把自己说成是耶稣基督的复临,让信徒顶礼膜拜,很容易成为异端邪教。这也解释了基督新教中出的异端邪教远比天主教多的一个原因。

邪教借前千禧年惑众

基督教邪教与宣扬世界末日将来临的前千禧年(包括时代论)之间是否有关系?

由于绝大多数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都宣称世界末日马上来临或已经来临,而且其教主都自称是复临的耶稣基督,只有信奉他(她)才能得救,否则只能是死亡。因此有人便把末世论视为邪教的一大特点。笔者认为这种说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成立,但要搞清什么是基督教的末世论。

基督教受犹太启示文学的影响极深,尤其是早期教会,深信世界末日很快来临,基督将复临建立新天新地。随着历史的进程,基督教内对末世论产生了三种看法:

一种称为千禧年前论,这些人相信耶稣基督会很快降临,在降临前地球上魔鬼作乱,出现各种天灾人祸和“敌基督”的势力,这就是世界末日来临的前兆,最后耶稣基督复临,与魔鬼决战并取胜,使信他的人得拯救,并将在地上建立新天新地的千禧年。

另一种为千禧年后论,即认为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最终人类走向千禧年。在这之后世界末日来临,耶稣复临作最后的审判。

第三种是无千禧年,这是基督徒的多数派或者说正统派持有的看法,他们并不赞成对世界末日何时到来作推测。

千禧年前论在一些基督教保守派中有一定的市场。今天在大陆,特别是在呼喊派这一系统的“家庭教会”中有相当基础,每当受到打击就会将此视为“敌基督的势力”的迫害,这就更加深了他们对世界末日来临的坚信和盼望。这也是目前大陆此类异端邪教所宣传的重要内容。

还需要指出的是,使千禧年前论得到进一步发展的是时代论。这是19世纪中叶英国普里茅斯兄弟会的创始人之一达比在千禧年前论的基础上提出的。他把12世纪意大利修士阿希姆的思想加以发挥。阿希姆曾把人类历史分为三个时代:第一时代是从创世到耶稣诞生,称为“律法时代”;第二时代为“教会时代”,从耶稣受难到基督复临;第三个时代称“国度时代”,由复临的基督行使统治(这种“三段论”的划分正是东方闪电所采用的)。

但相信千禧年前论、时代论的人是否就是异端邪教呢?笔者不认同这种看法,实际上基督教会内有不少教派均持有这类观点,如聚会处、安息日会等,但他们绝不是异端邪教。

而呼喊派及其衍生物——主神教、被立王、东方闪电都是教主自称或由教主扶植的人自称是复临的“耶稣基督”或“女基督”。这点正是区分基督教“正”与“邪”的一个最主要的标志。

对千禧年前论中的时代论这套说法,中国农民接受它并不陌生。因为它与中国民间宗教中的劫变思想有许多相似之处。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往往就是利用民间宗教这种劫变思想发动的。例如白莲教就把人类历史分为三个时间:青阳、红阳、白阳。

以往信奉这类民间信仰者大多是社会底层,因为他们非常希望社会能有变革,以改善自身的处境。而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广大农民,也有求变的心态,容易以民间信仰的思维方式来理解基督教的时代论。这也就比较容易解释为什么呼喊派系统的异端邪教比较多,因为他们都是以时代论为特点。

民间化易产生邪教信众

这些邪教与基督教民间化是什么关系?

美国汉诺威学院(Hanover College) 历史系教授连曦在《浴火得救——现代中国民间基督教的兴起》一书中把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基督教,包括异端都列入了中国民间基督教的范围,有真耶稣会、耶稣家庭、灵恩会、王明道的独立教会、宋尚节的伯特利布道团、倪柝声的小群教会以及当今的家庭教会(包括由小群衍生的呼喊派、哭派、被立王、主神教、门徒会、王班仆人、东方闪电等)。
这种按教派划分的方法并非不对,但也许不完全,因为他没有把不属于这些教派的三自教会的基层信徒包括在内。实际上,中国广大基督徒很多都应属于民间基督徒,特别是广大农村基督徒,不管是三自的还是家庭教会的信徒均是如此。

中国基督教是在改革开放后得到迅速发展的,其中农村基督徒中有一部分因功利主义的驱动而从其他宗教,特别是从民间宗教或民间佛道教转而皈依的。另有很大部分表面上看是从无信仰者中转而皈依的,但根据杨庆堃的弥漫性宗教理论,实际上他们都是受儒释道和民间信仰思想影响的一群人改信的。

但作为接受者,他们的文化和社会背景并无改变,对待宗教的心态也没有改变,仍是以民间宗教或民间信仰者的心态对待基督教,由此基督教成为民间宗教的替代品。其中最明显的体现在民间基督教的功利性和实用性方面。信徒们最相信的是基督教的神迹奇事,他们平日最注重的是祈祷以求得自身和家人的平安健康。其中有许多人是在求其他宗教神祇“不灵”的情况下改信基督教的。这样的基督徒特别看重的是基督是否“灵验”,实际上把耶稣基督视为有求必应的“基菩萨”,只要他能救苦救难,能保自己和家人的平安和健康,那就会相信和皈依。

中国长期以来是个封建社会,农民习惯于顺服。如今虽然没有皇帝,但仍习惯于对威权人士的服从。民间基督徒也有这一特点,信徒对那些祷告“特别灵”的有“圣灵恩赐”的“神-人”有一种特别的尊崇。尤其是教派的创始人,只要他在神迹奇事方面特别“灵”,就会有一批信徒追随。当这些人自称是复临的“耶稣基督”,也会得到信徒的认同。因此民间基督徒如对基督教的认识不加提升的话,很可能成为异端邪教最好的群众基础。

有观点认为,那些与基督教相关的本土邪教均出自于家庭教会。但我并不认为由此可以得出家庭教会是邪教温床的结论。

家庭教会中真正成为邪教的是极少数。多数家庭教会则是邪教最大的受害者,因为那是邪教“拉羊”最容易取得成功的场所。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最希望政府帮助打击邪教的一批人。笔者认为官方在打击东方闪电这类邪教时,如能对家庭教会中“纯正教会”采取更灵活的政策,将有助于抑制邪教势力的扩大。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85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