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孔子,习近平的政治密码

image

在中国,孔子自古被认为“大成至圣先师”,寓意为万世师表、大师之圣。也成为中国古代文化传统的象征。然,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文革时期,在激进主义的变革浪潮中,孔子的形象从文化和政治上都以保守派的面目遭到批判,孔老夫子在“打倒孔家店!”的呼声中跌下神坛后,使绵延千年的儒学进入了漫长的低谷期。如今,一如热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剧名一样,历史中波折走来的孔夫子回归至中国传统文化圈,且在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推动下,更是大步迈向了国际社会。9月27日是全球首个“孔子学院日”,习近平致信全球孔子学院表示祝贺,称孔子学院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此举也被外界看做是中共再度对传统文化表示亲近的举动。

孔子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言人”,一直以来符号意义非常突出。20世纪的中国史,不同立场的学者和政治势力对孔子有着完全不同的认知。这种批判从新文化运动时期持续至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批林批孔”政治运动。改革开放之后,高层开始重视传统文化的复兴。2011年巨型孔子像一度被立于国家博物馆北门外,不久后又被移除,官方对孔子的态度 到底如何,外界仍感迷惑。2013年以来,高层对孔子的地位渐趋重视。2013年9月,国务院征集关于修改《教师法》等若干教育类法律的修改意见,有提议将教师节由9月10日改为孔子诞辰9月28日;2013年11月,习近平任最高领导人后首赴山东考察期间即到访曲阜,提出要使孔子和儒家思想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发挥积极作用。直至近期,习近平高调出席孔子诞辰的“逢五”纪念,更将这一轮“孔子热”推向高潮。

为什么要“回到孔子”?2014年9月24日,习近平出席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 这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正式出席该项大会。不仅讲话内容被中央主流媒体全文刊登,更是密集推出解读文章。《人民日报》刊发文章点出“‘回到孔子’不仅仅出于为解决现实问题提供精神资源这个功利目的,它更意味着一个古老民族在价值和情感上的回归……中国越是在现代化道路上狂飙突进,就越需要仰望历史星空校准价值航向、补充精神给养。”甚至借助思想家亨廷顿的观点,“现代化并不意味着西方化,反而会促进本土文化的复兴”。《人民日报》传达“传统文化是中华文明的根与魂,是中国所以为中国、中国人所以为中国人的独特标识,‘去中国化’无异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还谈什么生命力和影响力?”

“去中国化”自是出自习近平之口。不久前,习近平走访北师大之时,在谈到中国课本删减古诗词时,曾悠悠感慨到,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不难体会其对中国传统文化回归的渴望。事实上,“回到孔子”是习近平上任以来的一贯之作。除去参观曲阜孔庙,以及与北大已故教授汤一介促膝长谈询问《儒藏》、天安门广场电子大屏幕打出“仁爱、 民本、诚信、正义、和合、大同”标语外,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几乎在每次重要讲话中都会引述儒家经典语句,如在24日讲话引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做开篇语,欢迎50多个国家的嘉宾及专家学者到场祝词。今年4月访问欧洲时谈论中国文化,并身着“中华立领”参加国宴。

在党媒的造势下,儒家思想强力回归,其背后释放了何种信号也被媒体进行了深层剖析。一篇题为《习近平尊孔之举的背后深意》的文章解读此为——中共为了重建政治合法性,文章认为,“重建执政合法性,除了复归中华道统之外,别无他途。为习近平尊孔之举,就是为了重建当代儒家学者蒋庆所言的天道(超越神圣合法性)、地道(历史文化合法性)和人道(人 心民意合法性)这“三重合法性”,以解决“人心向背”问题,寻求执政合法性的资源。

对于文化合法性一说,微信公共账号智谷趋势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习近平超高规格纪念孔子的真实意图》一文中也给予佐证。文章表示,纪念孔子,实质上是执政党基于“文化独特性”进行的意识形态建构。从此前习近平的讲话来看,对孔子的纪念,立足点是要强调中国在当今世界上举世无双的独特性。简而言之,就是要通过一整套中国式的“文明话语”来争取中国在世界文明中的话语权。习近平在纪念孔子的活动中强调要“维护世界文明的多样性”,文章分析这一说法的实际意义是“要维护世界制度体系的多样性”。说白了,就是把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与中国的特殊历史文化背景联系起来。习近平说,中国共产党人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忠诚继承者。因此,中共在民族独立、经济发展之外,努力在建构一重新的合法性,就是文化合法性。而将儒家核心观点上升到治国理念的层面,其理论的突破实际上在去年就已经完成。去年8月19日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论述了中华传统文化与中国将要走的政治道路之间的关系,并表示将历史传统、文化积淀作为政治选择的决定性因素,这一理念从未有转变。”

此时便有声音强调,纪念孔子虽有政治上的考量,但也并非要恢复儒学。习近平在去年考察曲阜时明确表示,研究孔子和儒家思想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立场,坚持古为今用。既是表达了最高领导人对于儒学能否成为中国政治运行的现实指导的态度。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同时认为,一系列的高规格纪念活动影响下,所产生的的“可能预示着中国将开始一个尊孔崇儒的新时代”的说法“过分了”。胡星斗认为,中国当局可能“主要还是从实用的角度对儒家的思想和孔子的思想加以利用而已。”

尊孔崇儒的时代是否已经到来,现在未曾可知,但胡星斗的“实用论”却有考证。习近平在24日表示,“中国共产党人始终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从孔子到孙中山,我们都注意汲取其中 积极的养分。”此前谈及儒家思想时,亦表示,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因势利导,深化研究,使其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发挥积极作用。在留存的问题上,习近平一直都有明确的表达。

显而易见,这需要我们思考两个问题。一方面,习近平所倡导的是中国千年传承下来的传统文化,而非全盘接收儒家思想。另一方面,纪念孔子视为必要,但勿要神化孔子。新华网的几篇报道中,以9月28日的一篇评论最有“神化”的代表性,题为《用体育的名义向孔子致敬》,以“德智体美劳”的角度全面致敬孔子的 “心体谐一”。习近平对待孔子学说尚且去粗存精,喉舌对待孔子却“一股脑儿”的致敬,且以“体育”名义致敬,未免夸张。自西汉伊始,孔夫子在历史上受过七次洗礼:圣化、矮化、正统化、神化、僵化、维新化、丑化。在中国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孔子这样不停地受到崇拜和追捧,也不间断地被扭曲和利用。在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当人们想革命改良、除旧布新或冲破束缚,孔老夫子总是被抬出。眼下,要清楚的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孔夫子不是“神”,他只是一个真实的人。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86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