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再现“跑路”潮

“利空来了,慢慢消化吧”,8月28日上午, 深圳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其官网社区发帖称, 广州市金山联纸业有限公司等广州4家纸业公司从该平台借款1亿成为坏账。该帖把广州纸业“大地震”正式曝光,对于P2P网贷投资者犹如惊雷乍响,着实令人唏嘘。

“跑路”危机频发

早在8月21日,广州坊间就开始流传广州多家大中型纸张贸易商出事,金山联纸业郝姓老板夫妻及老板弟弟从8月15日开始“失联”至今。当时,许多人以为该消息系谣传,直至8月28日上午, 深圳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其官网社区发帖,才引发众多投资者关注。

周世平所指“利空”,是指红岭创投曾为广州4家纸业公司提供借款,而目前这几家公司的实际操纵人郝姓老板已“失联”。红岭创投发布的情况说明显示:广州纸业项目涉及借款本金总额1亿元。由于案情复杂,已经在广州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同时在深圳市福田区法院立案。

据红岭创投的借款项目信息显示,广州市金山联纸业有限公司、广州翠月纸业等4家纸业公司,曾向红岭创投借款共1亿元。这4个借款项目的最先到期日为2014年9月13日。据网贷之家统计,此项目涉及投资者4567人,其中最大金额240万元。

据金山联纸业内部人士透露,这4家公司其实都是金山联纸业的关联公司,除了红岭创投,该公司还欠银行超10亿元,涉及近20家银行。

为安抚惊慌的投资人,周世平在官网论坛跟帖中称,“本次1亿元借款因为后续处理周期比较长,将在9月10日起由红岭创投提前垫付本息”。 
记者查阅红岭创投官网论坛跟帖发现,跟帖上没有多少过激言辞,似乎投资人都相信红岭创投能兑现其垫付本息诺言。

周世平向记者透露,目前红岭创投待收总额为33亿元,广州纸业老板“跑路”项目仅占比3%,风险总体可控。红岭创投此次垫付本息的资金,来源包括风险备用金和公司自有资金。他计划在垫付本息之后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增资扩股,将红岭创投注册资本增资到5亿元。

对于周世平的增资扩股计划,有业内人士质疑其是拿增资扩股的钱来填补这个被骗贷的1亿元“窟窿”。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广州纸业老板“跑路”涉及红岭创投的借贷项目中,投资人竟然多数是大额投资者,排名前10位的投资人涉及金额占总金额的8.73%,其中,最大投资人投资金额达240万元。如果该项目的本息兑付在周世平承诺的9月10日仍逾期,遭受重创的将是这些大额投资人。

对此有业内人士惊呼“太可怕!太儿戏!”一直以来,P2P网贷模式都是借贷规模几十万左右的小额贷款业务,但近年随着民间融资规模的扩张,有不少投资资金涌入P2P领域捞金, 越来越多的P2P网贷项目出现单笔过百万的巨额资金,使P2P网贷积聚的风险凸现。这也说明,有大量投资人未对投资项目进行足够调研了解,就盲目听信募资方的忽悠而跟风投资,一旦风险爆发,只能自食恶果。

中华第一财务网总裁严必俊告诉记者,“跑路”和“失联”对于投资人来说都是同一个意思,就是投资人找不到当初把资金借走的那个人,导致投资人不仅收益泡汤,甚至会血本无归。欧美等国家很少出现老板“失联”、“跑路”现象,中国不断出现这些现象,实在耐人寻味。

记者调查发现,大陆出现老板“跑路”现象是从2011开始,浙江、广东、江苏等相继出现民企老板“跑路”事件。比如:2011年发生的多起因民间高利贷引爆资金链断裂的“温州老板跑路”事件,接着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行业产能过剩领域、预付卡消费行业等领域发生。

今年上半年,全国共有123家P2P网贷平台发生老板“跑路”。产能过剩的LED、家电、服装等领域也频发老板“跑路”,如中山市雄记LED灯饰厂老板拖欠400多名工人近100万元工资,拖欠供货商近2000万元货款之后逃匿,原因是企业资金链断裂。

从法律角度看,中国民法设有企业破产程序,有限责任公司以公司财产承担全部责任,并不需要用企业老板私人财产承担责任。可为何企业经营难以为继时,老板不走正常的破产程序,而选择弃企跑路?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这是中国诚信体系缺失造成的现象。如果中国有良好的市场信用环境,企业在退出市场时也会依法依规,不会一跑了之。

董登新认为,“跑路”的本质就是赖账,老板“跑路”不仅遗留大量难以处理的债权债务关系,更加剧中国市场信用环境恶化。要解决“老板跑路”,就是要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的“现代信用体系”,完善企业主体法律退出机制,让经营失败的企业家不用逃、逃不了、无处逃,让企业以向法院申请破产的方式作为退出市场的常规路径。

融资成本居高不下

记者调查发现,在已曝光的企业老板“跑路”事件中,绝大多数是由企业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偿还债务而引发。时下企业资金链为何容易断裂?这又与企业融资贷款成本越来越高有直接关系。

记者对大陆南方多地的制造企业抽样调查发现,随着金融改革的深化,贷款利率不断市场化,再加上近十年来房地产泡沫不断恶化,为避免房地产硬着陆带来的巨大冲击,至今仍有大量银行贷款流向房地产企业,制造业已经被房地产泡沫抽干资本血液,其融资成本持续大幅上升。

许多实体企业反映,今年的融资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难、成本都要高。目前企业获得的银行贷款利率普遍按基准利率上浮20%-30%,综合融资成本往往高达年利率15%-20%。

中山市沙溪镇某服装企业老板刘先生告诉记者,如今企业向银行贷款的费用非常高。

首先是银行贷款利率,一年期的贷款基准利率为6%,银行再上浮20%—50%;其次,贷款批下来之后,银行把贷款做成承兑汇票,企业要等6个月后才能拿到钱,如果不愿意等,企业需要交贴现费用;第三,企业还需要到银行指定的担保公司进行担保,缴纳担保费用。

此外,银行还会以保证存贷比为由,要求企业存一定的保证金,有时还要求贷款企业捆绑购买其保险或理财产品,还要请银行信贷人员吃喝。全部算下来,企业的实际贷款成本高达年利率20%。

“明明可以现汇交易,银行却弄个承兑汇票递来递去,明摆着就是想多收费嘛,曾经有银行高管骂某金融产品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其实银行更是趴在制造业身上的吸血鬼。”刘老板气愤地说。

建设银行中山市分行副行长徐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目前由于国内资金紧张,企业按正常贷款程序所获得的贷款综合成本,在提供了标准抵押物的基础上,一般都会按基准利率再上浮20%以上。如果企业不能提供标准抵押物,那么其贷款综合成本还要更高。

今年以来,央行实施两轮定向降准至今已过去几个月,为何中小企业仍是“一贷难求”?有企业人士坦言,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可能又流向房地产和地方融资平台。

虽然银行贷款合同明文约定,企业如果挪用贷款资金,会受到贷款合同利率基础上再上浮100%的惩罚。但是企业在投资实体无利润的情况下会铤而走险。不论是给哪个银行降准,只要资金投放进商业银行系统,最终都会脱离银行指定的方向,流向利润更丰厚的行业。只有当房产业的利润降下来,降到与做实业的利润相当时,资金才可以管住不进入房地产。

中山市华峰电子有限公司老板曾先生坦言,以他年产值1000万元的小微企业,即便银行肯给他年利率8%的贷款,他也用不起。因为企业的毛利润只有10%,仅还银行利息就已经把企业利润基本吃掉。“制造业都产能过剩,没有投资前景,如果银行给我贷款,我还是买商铺来得实惠!”

“近两年来银行的贷款条件手续越来越苛刻,比如,以前办理银行股东担保贷款,需要公司股东签署相关承诺书即可,现在不仅公司股东,连股东家属也要签署承诺书。怎么能把家人都牵扯到企业经营里面去?无奈之下只能尽量争取从资本市场融资,也希望能通过这个平台,使企业走公众企业之路。

. . .未完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86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