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GDP“超美”之争

近来一则引自《瑞典日报》的报道称,中国的GDP总量在今年9月29日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大国。无独有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以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的各国经济总量报告中,中国以17.6万亿美元的规模,超越了美国的17.4万亿美元,这是中国第一次在世界权威机构的统计数据里实现GDP“超美”。

被热炒的“超美”新闻

GDP,即国内生产总值(或本地生产总值),是一定时期内,一个国家(或地区)在经济生产中创造出的所有成果的市场价值。自这个概念问世以来,就一直被公认为衡量一个经济体发展程度的最佳标准,人均GDP被参考最多,而总量也往往意味着一国一地在世界经济中的话语权。

4月29日,世界银行国际比较项目(ICP)公布了他们第八轮项目的推算结果,其数据显示,基于PPP算法,2011年中国的GDP已达到美国的86.9%。根据这一基础,再结合近几年中美经济增速,推测可知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14年超过美国。

ICP的数据一发布,就引发了一轮媒体热炒。《瑞典日报》的报道亦是基于ICP的结果,只不过将“赶超时间”精确到了“天”,抓人眼球的性质多于严谨分析,却也成功把冷饭炒热,并于中国国庆之前,在大陆重燃了一把热议GDP的火。

与两轮热炒相对应,中国官方则对此泼了两次冷水。5月初,国家统计局相关人士就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评价说:“目前世行报告中所发布的结果实际上是由包括ICP项目全球办公室推算的,中国不认可其为官方统计结果,中国的这一态度已得到了国际比较项目最高决策机构——国际比较项目执委会的认可。”世界银行的报告书中也提到,中国“不认可将这些结果视为官方数据”,对于报告所用研究方法的某些方面表示了保留意见,拒绝公布对中国的结论。

10月初,《瑞典日报》的“超美”说被热炒后,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刊发文章,引述专家意见向这种说法再次泼冷水。文章重申,PPP算法“始终处于实验室阶段,不能成为衡量一国GDP的官方指标。各国GDP衡量方法,仍是按汇率折算”。

《环球时报》文章明确提出:“世界银行关于1美元相当于3.506 元人民币的计算标准非常不科学,人民币显然被高估了。”由于涉及敏感的中美汇率之争,这很可能是官方“不喜欢被第一”的重要原因。也有评论认为,对世界第一经济体意味着的相应国际责任,中国尚未做好准备承担,因而有此谦让之举。

无论原因为何,迄今为止中国官方的立场都是一以贯之的。早在2011年1月,就有《金融时报》记者向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提问,如何看待“有一种说法,按照购买力平价看,中国的GDP超过了美国”。马回答道:“由于各个国家购买力平价的比较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到目前为止,包括联合国统计委员会组织的PPP的研究仍然被公认为还是研究性质、探索性质。所以,用PPP这个还处在研究中的办法来衡量中国和美国的经济总量也只有参考的价值。”

同年3月,马建堂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全面认识我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在肯定中国经济总量快速跃升的同时,历数了中国经济发展质量还存在的问题,申明“由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的转变任重道远”,并认为支持过去经济高速发展的优势正在弱化。官方的谦逊保持了三年,今年也只是再度重演,但中国的赶超步伐并未休止,GDP超美的新闻将随之愈加增多。

“头号经济体”何日可期

2009年,中国按汇率(现价美元)计算的GDP总量超过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此,预测中国何时登上世界经济规模的头把交椅就成了隔三差五屡被提及的热门问题。在这方面,外媒远较国内媒体热情,英国《经济学人》还专门制作了预测中国GDP哪年超美的计算器,输入不同的GDP增长率、通货膨胀率和人民币汇率涨幅,便可得到不同的预测结果。《经济学人》默认的三个增幅分别为7%、3%和3%,与之相应的超美年份是2019年。

世界银行虽然发布了ICP的报告书,其官方网站的统计数据却仍然只公布到2013年的各国GDP。率先将“超美”的推算结果纳入其官方统计数据的机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可查知:2014年,中国基于PPP计算的GDP总量为17.6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国的17.4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虽是第一个在其官方数据库里更新中国GDP超美数据的国际权威机构,却并非一个特别看好中国未来的国际机构。同一数据库公布了它对截至2019年的各国GDP预测,中国不仅无法在其现有预测年限(2019年)内完成汇率计算GDP总量的赶超,而且在2019年,与美国将尚有6.6万亿美元的差距,只能达到美国经济规模的约70%水平。

国内外学者也热衷预测GDP超美的时间,如现任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的马骏和著名华裔经济学家邹至庄都把这个时间点定在2020年。而最为国人熟知的恐怕是林毅夫,这位长年扮演乐观主义者的经济学家在2006年做出预测:中国将在2030年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当时,他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速度估计为7%;2013年,当中国经济增速下滑,他又撰文提出,“未来中国还有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维持每年8%增长的潜力”。

中国社科院也曾在2011年发布的《新兴经济体蓝皮书》中做出一次预测,称中国名义GDP(即按汇率计算)可在2015年内达到美国经济80%左右的规模,而到2020年则可能超越美国。与如今的现实相比,这一预测过于乐观,中国在2013年只及美国经济规模的58.6%,结合今年的形势,要实现2015年的目标已几乎没有可能。

对中国未来最为看好的还数已故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罗伯特•福格尔。他虽未精确声称中国GDP的超美时间,却在2010年做出预测,认为到2040年,基于PPP计算的中国人均GDP将达到欧盟的两倍,总量在世界的份额则会占到40%,远超美国的14%份额。

经济地位的历史迷思

民间舆论普遍冷眼看待当代中国的GDP增长,嘲讽其为“鸡的屁”、“统计局的数字游戏”,同时却普遍接受“中国经济曾长期领先世界”的说法。在西方,中国于1820年仍占世界经济总份额30%以上的说法也极为流行。殊不知,这个“历史地位”仅仅是计量经济史学家安格斯•麦迪逊的大胆猜测和估计,并未随之提出详细算法及史实依据,国内研究古代中国经济产值的学者大都认为他对中国作了过高估计。

在1998年出版的《中国经济的长期表现》一书中,麦迪逊提出了对宋朝以来中国历史GDP的估计。这一估计以几个猜想为基础:汉朝中国的人均产出略低于罗马帝国;经历由汉至唐的停滞后,宋朝出现了约1/3增幅的人均产出增长;而西方则经历了罗马衰亡后的经济倒退,此时的人均产出略低于宋朝;尽管在明清时期,中国的人均产出没有增长,始终保持在600美元(1990年价格)的水平,由于人口增长,仍将经济总量的世界第一地位保持到了19世纪中叶。随后,麦迪逊以较多笔墨论证了宋对于唐的经济增长和明清时期的经济停滞,对其他猜想则不甚提及。

由于麦迪逊并未披露其具体估算方式,复旦大学历史学者刘逖根据他发表文献中采用的农业产量及农业部门比重,对其估算进行了检验。根据刘逖的估算,明清农业产量高于麦迪逊的估计,而农业部门比重则低于估计。然而,刘逖认为麦迪逊的硬伤在于将明清时期白银折换为1990年美元时,采用了远高于实际情况的折算率,因而,人均产出被他高估了50%-90%,1600年中国的人均产出大约为英国的40%,1820年该值不到英国的1/5;在总量方面,1820年中国占世界经济的份额应为20%左右。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的管汉晖和李稻葵则广泛查找《明实录》、《明史食货志》、《大明会典》、《万历会计录》等历史典籍,以及地方志中对明代经济的数据记载,利用现代国民经济核算方法对明朝GDP进行了推算。研究结论认为,明朝人均产出没有明显变化,以1990年美元计值的人均收入为200美元左右,上限为260美元,远远低于麦迪逊的估算水平。

如果认为麦迪逊对西欧的估算是正确的,那么明朝经济总量至多只有同期西欧的80%。若再接受他明清人均产出停滞的观点,将管汉晖和李稻葵的成果推算到1820年来,此时中国的GDP总量已大约只有西欧的一半。这些比较是基于PPP算法做出的,而中国按PPP计算的2013年GDP总量已逼近欧盟总和,大大超越了这两个历史水平。因此,无论何日实现赶超美国,与先辈纵向对比,今日的中国人都不必妄自菲薄。

记者/赵新宇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caijing/288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