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棋局:中战略胜菲【2012年第13期】

南海棋局:中战略胜菲
 

《联合早报》422,由菲律宾海军士兵持枪登上在中国黄岩岛海域作业中国渔船引发的南海对峙事件进入第13天,马尼拉虽逐步降低调门,但仍意图进一步搅浑南海问题,试探中国南海主权底线。“海军没有退却,‘德尔比拉尔’号军舰因为油料补给问题而回到南吕宋海军基地。”菲律宾海军司令亚历山大·帕玛少将在解释“德尔比拉尔”号军舰及其他船只离开黄岩岛海域时辩解说,“海军的另外两艘战舰和一架反潜机正在重新赶往斯卡伯勒浅滩(即黄岩岛)海域,以增援在那里的海岸警卫队搜救船‘BRP-埃德萨’号。”

今年以来,中国渔政已经组织16航次在南中国海海域执行巡航执法管理和守礁工作。这次渔政310船也径赴中沙群岛海域。中国渔船如琼琼海09009号等,先前被菲律宾海军袭扰被迫撤离,如今闻悉有大型渔政船“护法”,于是再次起锚赴黄岩岛捕鱼。

黄岩岛位于南中国海,却不属于南沙群岛,是南中国海中沙群岛中惟一露出水面的岛屿。第七舰队撤出苏比克湾基地时,顺手把美军作为靶场的黄岩岛移交给了菲律宾。由于菲律宾内政紊乱,海军力量又薄弱,所以从未对该岛进行有效的接管。中国渔船常到该岛周边的泄湖停泊避风,渔民开始上岛,在岛上修建了码头等设施,供避风之用。 

北京既已派出王牌渔政船,赴该海域开展“常态化的”巡航执法,显示有意突显并强化对黄岩岛及其周边海域拥有主权的宣示。今后中、菲两国在该海域的主权争端将迈入长期化的阶段。中国渔船、渔民有恃无恐,纷纷启航开赴中沙渔场作业,中、菲争端岂能善了?况且,一旦双方擦枪走火,则不能排除爆炸性的事态发展。

中国许多民众一直认为以往北京在南中国海主权维护上缺少作为。实际上,大错特错了。北京在南中国海战略博弈上,犹如“鸭子划水”,在水面上似乎纹丝不动,在水面下却是做足功夫。至少就中国与菲律宾在南中国海主权争端而言,北京是占尽了上风,马尼拉在战略规划上,技不如人,落尽下风,还有苦说不出。

其一是中沙群岛的黄岩岛。美国移交该岛以后,菲律宾迟不实施管辖权。等到中国人在岛上陆续修建了设施,马尼拉提出抗议以后,中国外交部解释说该岛不属于海军南海守备部队统辖,仅是中国农业部实施渔政管理而已,至于岛上建筑工程施工,仅出于为渔民避风提供方便而已。中国人又暂停建筑施工。总之,中国只做不说。马尼拉屡次抗议以后,岛上建筑已经大致就位,具有自卫能力,该岛及其周边泻湖已经置于中国控制之下。时至今日,这个既成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了。马尼拉再要掀起外交风波,已经星移斗转,时过境迁了。

其二是南沙群岛的美济礁。在上世纪90年代前半期,中国先后在美济礁4个方向修建了13座第二代高脚屋(美济礁在涨潮时被海水淹没),具备基本防守能力。19952月,菲律宾政府对中国军舰抵达美济礁并且在美济礁建造军事设施提出强烈抗议。中国外交部解释说,中国在美济礁上的建筑,是“为了保护在南沙海域作业的渔民的生命安全,是一种生产设施”,并强调“中方从来没有在美济礁上建立任何军事基地”。

同年5月,菲律宾军方计划用舰船把记者团载运到美济礁“实地采访”。当菲方舰船企图经由主航道驶近美济礁时,中国渔政船34号横堵在主航道上,宁可将船沉没在主航道上,也要将对方拦截在美济礁8海里之外,闹个鱼死网破。最终菲方舰船被拦截在外。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则以低姿态出现,恶语善讲,说辞及处理手法与黄岩岛一案类似。自1998年下半年到1999年初,在中国护卫舰保护下,中国人在美济礁共修建了四座三层楼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物。久而久之,中国就在事实上控制了美济礁,并使之成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一个永久性的坚强前哨。

美济礁的战略意义远大于黄岩岛。南沙群岛200多个岛礁中,大岛如太平岛(0.5平方公里)、中业岛(0.4平方公里),或无环礁,或泻湖太小,或出口小、通道浅。美济礁周边泻湖面积大、水位深(25),西南通道既宽又深,巨舰可以进出。美济礁北望中业岛,西南虎视越南占据诸岛,在工程设施完成以后,可以为至少5个已被中国控制下的岛礁(五方礁、仁爱礁、信义礁、仙娥礁、半月礁)提供后勤支持和实力支撑,其意义不可小看。

据此,可见中国外交部采取低姿态,虚与委蛇,让对方有台阶可下,军方则磨刀霍霍,及锋而试,让对方有所顾忌。在北京软硬兼施之下,无怪乎马尼拉徒呼荷荷,悔之晚矣。(薛理泰)

 

 

《凤凰周刊》2012年13期 《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0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