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战略利益凸显 解密中国南极科考【2012年第13期】

      48,中国南极科考队经过为期一个月的海上航行搭乘“雪龙”号科考船如期返回上海的极地考察基地。

   中国第28次南极科考历时163天,至此圆满收官。“往返南极,包括船舶和直升机的维修、人员费用、油料消耗、港口停靠费用,以及其他物资消耗,一个航次大概需花费人民币4000多万元。” 国家海洋局极地办资深研究员李果向本刊透露,目前国家对南极科考活动的事业维持经费,每年在1个亿左右,加上科研专项和其他经费,每年总投入在2亿以上。这比他刚开始涉足南极科考时翻了10倍。

        李果长期从事南极科考工作,曾任南极长城站、中山站站长。“不算后勤支撑,美国一年投入极地的经费是1亿多美元,中国没法比即使跟澳大利亚、日本比较,中国极地科考投入也不足他们的一半;但与阿根廷、智利等国家比较,中国已经明显上了-一个层次,开始进入南极科考的第二方队。”他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在整体科考水平上与第一方队仍存在差距,中国极地科考在未来5年必将后来居上,在充分的经费保障下,重大科考成果可期。南极科考两大重点:深冰钻和高空物理
        中国第28次南极科考队2011113从天津出发,搭乘雪龙号驶往南极地区,然后兵分三路分别在南极中山站、昆仑站、长城站开展科学考察和后勤建设工作,并在南极半岛和普里兹湾进行多学科大洋考察作业。
        国家海洋局极地办综合处处长夏立民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说,此次南极科考的最大亮点是在昆仑站南极内陆冰穹A地区完成深冰芯导向孔钻探以及南极巡天望远镜AST3的安装,“此外,海洋、大气、生物、空间、环境、测绘导航等科考项目也有不俗的表现。”
        中国南极科考很早就确定了两大研究方向:一个是冰川雪,通过冰芯来研究古气候;一个是高空物理,研究电离层。对电离层进行全球的研究,这样我们这个极地站得天独厚。
        国家海洋局极地办资深研究员李果说,当初选择高空物理这个研究方向,一方面考O南极科考船“雪龙”号启航,场面壮观。虑到中国没有高纬度地区的空间资料;另—方面也是中国科考站选址时“机缘巧合,歪打正着”,其地理位置最有利于电离层观测。
        1988年中国开始选址建中山站日寸,日本极地研究所正在做电离层研究。他们发现中山站是最好的观测地点,向中方提出合作意向,把日本昭和站的观测设备全部搬到中山站来,两家共享观测成果。“当时国家经费紧张,买不起设备。正好日本愿意提供现成设备,可以培养我们的科研人员。”李果说,中国极地研究所决定先上电离层项目,把高空物理研究做起来,同时为冰川研究做准备。
        这次使用的“南极巡天望远镜”由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自主研制,有效观测口
50厘米、4.2平方度视场,可以灵活调整镜筒指向,大尺度CCD相机达到lOKxlOK。望远镜将实现远距离、远程操控和调度控制,观测数据现场存储,部分实时传回国内。
        与第一方队的美国、俄罗斯相比,中国南极科考的装备水平、科研进展仍有很大差距。“美国有口径10米的天文望远镜,我们连l米的都没有。”根据中国南极天文台发展路线图在禾来数年,还计划在南极“冰盖之巅”安装多台大口径、探测能力强的太赫兹望远镜和光学红外望远镜。而在深冰钻方面,俄罗期已经达到3700多米,中国目前仅—二百米,样品拿回来再做分析,得等三四年以后才能出成果。
        “南极冰穹A位置得天独厚,其他地方没法代替,AST3如果能够维持全年,光这个镜子就能出好多成果。”李果说,南极冰穹A作为全球最佳的天文台址,此前由中国科学院天文台与南京光学所合作,已在该地建立自动天文观测站,其项目周期比深冰钻项目短,出成果的速度会更快一些。遭遇“雪鹰”号失事
 这次南极科考所遭遇的最大意外是“雪鹰”号直升机失事。“雪鹰”卡-32型直升机是200812月从俄罗斯购进,于2009年正式列装南极考察队,此次是该机第三次随队执行任务。
        1129凌晨3点,“雪龙”号进人中山站所在的普里兹湾陆缘冰地带,碰巧有印考察站的俄罗斯破冰船的航道,“雪龙”号无需艰难破冰,即顺着航道轻松进入冰区。当日午1O点,领队李院生一行首批科考队员即搭乘直升机抵达中山站。
        接下来的几天,陆续下雪,科考队等着好天气给站点吊运补给物资。123,极出现了'难得的阳光明媚,风不大,科考队员分成装货、卸货、护路、修路、加油等几个工作小组,雪地车在不停地运货,“雪鹰”号也开始行动。
        好运气仅仅保持了24小时,在这24小时内,“雪鹰”号从“雪龙”号船到内陆队出地飞了21个架次,—直工作到深夜。第二天,冰盖上天气不好,分不清雪和天,吊运资停“雪鹰”号和机组人员停在中山站待命。129,“雪鹰”号从中山站空载返回“雪龙”号船途中,在南极冰山间的海冰区上空突然失控,迫降未成功,坠落在海冰上损毁,机上两名机组人员安全脱险。
        这是第28次南极科考遭遇到的严重事故,随船记者阮煜琳在当天的微博中写道:8日(当地时间)下午搭乘“雪鹰”号来到中山站,本想搭乘最晚一趟运货的“雪鹰”号返回“雪龙”号船;不料,晚920分,“雪鹰”号失事,我没有为自己感到庆幸,在那一刻,我只是祈望他们平安。
        这次“雪鹰”号失事,“雪龙”号船与中山站之间的空中桥梁中断,往来很不方便,只好租用印度考察站的卡32,帮助运送中山站度夏队员。物资补给也一度中断,由于海冰裂缝增加,雪地车被迫停运,“雪龙”号船只好去长城站卸货。
        28,“雪龙”号船从长城站再次返回中山站,开始第二阶段卸货工作。通过海上艰难作业,中山站越冬燃油、生活保障物资,以及新宿舍栋和发电栋建设所需建筑钢结构全部卸运上站。
        直到回国的前一天,由于中山站所在区域冰山和海冰封堵了海上卸货通道,无法进行海上卸货作业。经过协商,中方将部分物资卸运并暂存至印度巴拉提站,该站与中山站直线距离4海里左右,等到南极的寒冬来临后,两站之间海域海冰封冻结实,中山站再派雪地车将上述物资运回。新科考船2013年建成使用
        极地科考,随时都会有意外发生。1984年中国第一次南极科考,由于准备不足,国内自行设计制造的“向阳红10号”科考船两台主发动机的18个高压油泵相继被燃油杂质堵塞出现‘心肌梗塞”的恶性故障,一度动弹不得;随后在执行南大洋考察日寸’“向阳红10'’又遇到12级以上极地强气旋风暴的袭击,在巨浪撞击下,船体剧烈抖动,装在水线下7米多深的两个主推进器多次露出水面空转,造成飞车,随时都有失控的可能。
        当时情况十分危急,首航指挥组曾向北京发出“情况很危险”的急电。一位随行的“老极地”向本刊透露,在这次南极科考中,“向阳红10号,’机电系统相继出现了320余次故障,材质强度也不够,风暴过后,船体扭曲变形,此后不再冒险进入南极,仅在一般海域航行。
        ......《凤凰周刊》2012年第13期 未完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0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