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NGO在华活动调查【2012年第13期】

        330,中国民政部主管的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在北京发布《美国NGO在华慈善活动分析报告》。这份110页的独立报告首次通过大量文献信息和数据调查,描述并分析了改革开放以来美国NGO在华活动的基本情况,包括来华活动的时间、主要资金来源、主要关注领域、提供服务情况、在华合作伙伴、在华运作模式、信息披露情况等。美国NGO在华活动
        尽管早在19世纪末,国际NGO与教会就开始进入中国,近年来其身影更是频频出现在中国的社会事务中,但迄今为止,国内对国外NGO在华活动尚缺乏基本的了解和掌握。而在对待国外NGO在华活动的态度和对策方面,国内政界、学界也存在着较大的分歧。
30年内千家美国NGO进入中国
        NGO是英文Non-governmentalorganization的简写,中文通译“非政府组织”。近年来,随着全球公民社会运动的发展,NGO发展迅猛,被视为独立于政府和企业之外的“第三部门”。在中国大陆,本土NGO表现出激增和活跃的发展态势,国际NGO在华活动也呈上升势头。这其中,美国NGO无论数量还是影响都具有代表性。据《美国NGO在华慈善活动分析报告》统计,改革开放以来美国在华NGO总数大约在1000家左右。
美国NGO来华活动历史最早可追溯至19世纪末,随着20世纪中叶中共建政,中美交恶,美国NGO在华活动也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这期间在国内有活动的美国NGO仅有由福特基金会和中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共同发起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该组织在中美关系紧张的历史时期最大的贡献是促成了“乒乓外交”,为两国关系正常化打开大门。随着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和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美国NGO开始以逐年递增的趋势根据报告的分析,美国在华NGO对中国的影响涉及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环保、维权等多个领域。
进入中国
        福特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基金会是1979年首批来华的两家NGO。福特基金会早在中美冷战时就在美国资助学者对中国进行学术研究,1979年受邀来华,得到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方毅接见,并于次年开始启动在华资助项目,主要资助经济学、法律和国际关系方面的国际合作项目。洛克菲勒基金会早在20世纪初就在中国建立了协和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重回中国后主要资助领域依然是农业、医疗卫生、计划生育等。1988年,中国民政部恢复对社会团体登记管理工作,国际NGO在华活动走上正规化道路,至此时已有25家美国NGO来华工作。
        1989年受北京政治风波的影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制裁,中国政府也开始加强对国际NGO的监管和整顿。1990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批准并向各地方各部委转发了民政部《关于清理整顿社会团体请示>,提出要取缔“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长期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特别是在去年动乱和北京反革命暴乱期间,错误严重,造成恶劣影响的社会团体”。在此前后,美国NGO来华活动放缓,开放社会基金会等政治性较强的美国NGO甚甚退出了中国。
        这种情况到1993年得到好转,1993年有7家美国NGO来华活动。1995年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更是吸引了众多国际NGO来访,此后中国对国际NGO的大门重新敞开,美国NGO以平均每年10家的增速进入中国。在2003年中国遭遇“非典”之际,辉瑞基金会等健康医疗类NGO开始在华工作,协助中国抗击“非典”疫情。2004年2月,国务院第39次常务会议通过了《基金会管理条例》,成为国际在华NGO身份合法化的法律依据,激励了更多美国NGO来华。在之后的汶川地震、北京奥运等大事件中均能看到美国NGO活跃的身影。
        美国NGO在中国的发展,基本上是和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发展并行的。“改革开放以后几天,美国NGO就来了o北京八九风波后,一些NGO就撤了。1992年邓小平南巡谈话后,美国NGO看到中国的前景,又大踏步地来了。而现在对美国NGO是历史最好的时机。”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副主任、《美国NGO在华慈善活动分析报告》主编刘佑平告诉记者。然而长期以来,由于我国尚未建立完备的社会组织与公益慈善视野的信息统计体系,社会对于美国NGO在华活动情况缺乏全面的认识和科学分析,在这种信息缺失与不对等的情况下,国内对美国NGO的质疑与误解也在加深。刘佑平表示,在对美国NGO进行调研的一年多时间内,深感可以依照的文献和材料稀缺,许多数据的收集和整理几乎是从零开始,“这么多年,美国NGO在华状况—直就是个谜”。超八成捐助资金流入政府及体制内机构
        30年来,1000家左右的美国NGO在中国捐赠了多少款额?这些款额流向何处?做了什么事情?这是社会对美国在华NGO关注的焦点,也是《美国NGO在华慈善活动分析报告》调查与分析的重要部分。
        据报告数据显示,美国NGO对华捐赠输入资金规模约为200亿元人民币,其中82%流入了高等教育机构、科研机构及政府机构,分别占31%. 30%和21%,只有17%注入中国民间组织。刘佑平称,国内一直以来错误地认为中国的NGO是喝“洋奶”长大的,即主要靠国际力量的援助成长起来的。而从这一比例可以看出,美国NGO资助主要对象并非中国民间组织,而是体制内的机构。报告中列出了一份接受美国NGO捐助的部份中国机构名单.接受超过100万美元捐助的机构达到95家,中国卫生部以近5600万美元高居榜首,北京大学和中国社科院分列二、三位。
        根据报告的分析,美国在华NGO对中国的影响涉及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环保、维权等多个领域。如在政治领域,福特基金会资助由吴敬琏、周小川等牵头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总设计”和“中国税制体系和公共财政的综合分析与改革设计”课题,参与中国政治经济改革的重大议题研讨,以服务中国政府的决策。卡特中心关注中国基层民主建设,开展“中国选举项目”在四个省份的农村完善村委会选举程序、培训村务官员,甚至与民政部定期互派访问。。。
未完 详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13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1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