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结婚教职人员行骗泛滥 内地清理假冒和尚【2012年第13期】

内地假和尚泛滥成灾,让人防不胜防。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日前表示,各地宗教局将对全国宗教教职人员进行认定备案,年内启动建立全国教职人员认定备案网上查询系统,将一批假和尚扫地出门。内地假和尚风行。假和尚招摇撞骗的报道最早D诸于10年前。近年更是风行一时,其中以“河南省宝丰县“及‘少林寺’’最负盛名。

宝丰“和尚团”总数超过万人。该县赵庄乡以盛产假和尚而遐迩闻名。当地青壮年劳力基本上都剃光头当了“和尚”,以武术表演的名义以假发功治病为手段,销售假佛珠、假膏}药等物品牟取暴利,甚至还跑到赌城拉斯维加斯、马来西亚等海外演出募捐。

这些人经常打着‘少林寺”的名号行骗,让少林寺深陷是非旋涡。少林寺寺务处工作人员声称,他们每年至少都会接到三四十起全国各地打来的电话,说有“少林弟子”在外面搞表演或卖药。为此,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曾专门回应,少林寺的香火收入,以及政府所分配的少林景区门票收入完全能维持正常的开支和经营,根本不用让自己的僧侣去社会上化缘募捐,更不可能走乡串户到街头卖艺。

少林寺曾试图进行打假,并公布打假热线。2005年12月.河南少林寺就曾派出释延超、释延颖两位法师到四川省双流县协助当地有关部门打击假冒少林寺和尚,这也是少林寺第一次派僧人外出打假。2008年,少林寺又组织“武僧打假队'’到河南宝丰县打假。然而僧人打假受到地域、人员、执法权等各方面的制约,收效甚微。目前,少林寺正酝酿成立一个“打假办专门负责在国内外打假。

以往,外出化缘是出家修行方式的头陀1行之_’但中共建政以来,僧人不再游方化缘, 而是纳入统一管理,以生产自养为主。因此,凡是有人拿化缘簿及相关证明公开敛财,都可以断定是诈骗行为。

然而除了这些在大街上招摇撞骗的“假和尚”,一向清静的佛门内,冒牌僧人也屡禁不止。内地许多香火鼎盛的名山大川,“寺庙经济”应运而生,一些地方政府把寺庙乍为GDP
和税收的重要创收部分,纷纷兴建寺院,招徕僧人,然而其中正信者少唯利是图之人居多。

“一些地方寺院盖好了就找一些假冒僧人来充门面,招引顾客。”华东师范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李向平说,近年私人承包景区新建寺庙,招募假冒僧人骗游客的事件屡见不鲜,云南岩泉寺就是一例。

此类寺庙通常会与出资人或经销商签订合同,后者拥有规定期限内的寺院管理经营权,向前者交纳一定承包费用,再通过推销各种“开光法物”,高价做消灾法事、香火等收入赚取利润

“这些赚钱方法,真正的出家人是不会做的。”李向平说。出家人身份真假难辨

“佛门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北京法源寺大雄宝殿前,守护大殿的觉健法师向前来礼佛的香客解释讲经说法,这里是出家僧众遁入空门、一心向佛的清静修行之所,也是佛教信徒顶礼膜拜之地。

北京法源寺是藏在牛街教子胡同里的一座古刹,也是中国汉传佛教的最高学府,寺院门前开辟成街心花园,供人们憩息游览。寺里却隔绝俗世的喧闹,幽静而自然。

空门与红尘仅一墙之隔,“出家绝不仅是看破红尘,须时时警策去体认信仰的价值,”觉健法师说,“我们的发心当以佛说所有的烦恼和痛苦能够彻底清净的涅槃为净信而出家,却不是因为债主逼迫、夫妇不和、事业不顺等诸多因缘。”

18年前,觉健法师在重庆市大足县圣寿市出家。当时按照1993年10月起施行的<全国汉传佛教寺院管理办法》规定:出家须本人自愿,父母许可’家庭同意。寺院对要求出家的人,需查明身份来历、认定符合出家条件,方可接受留寺。

然而那个时候,内地寺院大多处于“有寺无僧”的窘迫局面,每个寺院在实际执行管理办法的过程中,存在一定的灵活性。南京佛教文化研究学者黄强曾参与寺院工作,他说。“一些寺庙因人手不够,年轻人只要手脚齐全,没有残疾,能提供身份证明,就能剃度出家。”大多数寺院对出家手续要求不太严格,特别是南方一些急需用人的寺庙,在寺院见习半年即可出家。

“出家门槛太低,而寺院也无法验明身份,这可能导致部分有问题的僧人进来。”黄强说,一些身负命案的逃犯就选择佛门作为自己的庇护所。对逃亡者而言躲藏在寺庙是相对安全的选择。一般寺庙远离人间烟火,行踪很难被人察觉,而且衣食无忧。前不久,内地媒体披露,杭州两座名寺的监院竟是17年前九江灭门杀人案的逃犯,同他生活多年的僧侣同道丝毫未察觉出来。

现在江浙一带,有些普通人家如果子女没出息,中学毕业便被送去出家。他们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出家,而是从事经忏佛事活动,一年收入五六万元,小有积蓄了等到二十七八岁适婚年龄便还俗回家。

“出家人自力更生,精进修持,行有余力则做弘法利生和社会慈善福利事业。”觉健法师认为,这些为避祸、赚钱而出家的僧人动机不纯,长此以往,僧人无法担当民众的精神导师,从而成为一个世俗的团体。

2002年,觉健法师在法源寺讨单(佛教用语:申请居住)后,已顺利成为常住僧人。法源寺现有9名常住僧人,却少见前来寺院挂单(佛教用语:临时居住)的僧人。“大寺院一般不会接受普通的僧人,没有佛教界相关人士引荐,不能到寺院挂单。”觉健法师当年凭戒牒和介绍信进入法源寺,他之前认识法源寺一位老和尚,也是托熟人关系进寺。宗教局备案,重新认定发证. 法源寺最近一位老和尚圆寂,空缺一席。觉健法师现在正等待北京市佛教协会发放一份新的认定证书,以证明他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出家人。

他说,以往出家人身份的专用证明是戒牒,上面写明什么时候在什么寺院受戒,并盖有中国佛教协会及‘三师七证”的印章。戒牒一般不对外人出示,通常只在三种情况下使用:
“一是给政府有关部门看;二是外出挂单时给寺院管理者看;三是给自己的师父看。” 但现在网上仿造的戒牒满天飞,真假难辨,这让不少出家人难以证明其合法身份,普通信众更没办法辨别出家人的真伪。

“现在,宗教局要重新发放《宗教教职人员资格证》,以杜绝少数不法分子利用伪造的教职人员身份谋取非法利益。”觉健法师说。2011年6月底,北京市首批233名教职人员获得认定备案并现场获发证书,北京龙泉寺领取了龙泉寺24位比丘资格证书。法源寺去年下半年才将现有常住僧人的信息资料汇报到北京市佛教协会,等待市宗教局核准认定。

目前,各地宗教局都在加快推进宗教教职人员的认定备案工作,据国家宗教局统计显示,北京、天津、吉林、黑龙江、山东、湖北、西藏、甘肃、宁夏、新疆10个省(区、市)宗教教职人员的认定备案率已达99%以上。此外,全国性各宗教团体已经向认定备案的多数宗教教职人员发放证书。

湖南南岳衡山是佛道胜地,从2011年6月开始,南岳区宗教局开始对景区各寺庙的教职人员进行信息资料登记;但目前审核通过的佛教教职人员只有168人,道教教职人员59人,而未认定备案的还有200人左右。

衡阳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宗教科科长唐孝军称,目前已出现一些宗教团体或场所不愿为其申报备案的教职人员。“一部分宗教教职人员不太愿意配合备案认定,认为备案与否都无所谓,反正当我的出家人。”他说,这让宗教部门无法通过备案掌握其基本情况,可能造成管理上的空白。

目前来看,内地有佛教寺院3000多所,注册僧人20多万,各地佛教协会都在搜集僧人信息资料,作为主体对僧人进行认定,而宗教局只是配合审核进行备案。一些佛教界人士不免担心,佛协会人手不够,难以应付并核定寺院内僧人的真实身份。

“一些地方宗教局认定备案工作无非是上报材料,大家也都不会把这个当一回事。”他们说,如果发现有逃犯窝藏在寺院,宗教局才会重点排查。而那些私人承包出去的寺院,则可能动用行政权力和宗教团体商量,把“假和尚”可能认定为真和尚。

已婚和尚暂缓认定

其实,早在2006年12月25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局务会议就通过了《宗教教职人员备案办法》,并于2007年3月1日起施行。2009年5月8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七届理事会第四次会议还通过了《藏传佛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办法》、《南传佛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办法》,并于2010年i月io日公布。

此后各地还陆续出台了资格认定实施细则,例如,2011年6月16日出台的《安徽省佛教教职人员认定办法实施细则实行)》,要求认定材料“三件”(户口簿、身份证、戒牒原件复印件)、“一表”(安徽省佛教教职人员认定备案表)齐全。

未完 详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13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2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