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中生的中国学年【2012年第13期】

          418上午,北师大二附中的一间教室里,55名十六七岁的美国高中生上了一堂不一样的中文演讲课。他们演讲的话题从中国的高考、孔子、中国和缅甸的关系到新加坡的惩罚制度,以及一个日裔美国孩子在中国的特殊感受,真实展现了他们在中国短暂的8个月里的所见所闻所思。
          这是美国海外学年项目的一部分。在过去的48年里,该项目每年都会把200多名美国中学生送到其设在海外的学校,和当地人一起生活、学习,并组织旅行考察。这些人大多来自私立学校,其中约40%可以拿到奖学金。今年5月底,海外学年中国分校第18届学生,将结束他们在中国为期九个月的学习生涯,返回美国。他们中的一部分,将进入哈佛、耶鲁等名牌大学。
         “这并不是结束,我一定还会回来。”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不止一位受访学生这样表达对中国的好感。“从笼子中解放了出来”
         赵子龙来自威斯康辛州的ShorewoodPublic school,一所公立中学。赵子龙当天演讲的题目是《方言》。他向他的美国同伴介绍中国方言的差异,认为方言是中国文化里最有意思的部分,可以通过方言来了解一个人、一个地方,一段历史。他即兴说了一段东北话和北京话,赢来台下热烈的掌声。
        很难想象.这个戴上眼镜像极了哈利·波特的17岁男孩,在他八个月前落地北京的那一刻,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中文,连词语也只会讲最简单的“饿了”、“吃饭”、“睡觉”。
        在街上,人们总会对这位金发小伙子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也乐于回答好奇人士的疑问:“我来自美国,我是北师大二附中的学生。”
       刚来中国时,很多美国学生脑子里通常带着这样那样对中国的偏见。墨子文那时最害怕北京的空气污染。几乎每一个人听到他要来北京,都会说:‘小心点,北京的污染太严重了o如果你在外面待太长时间,你会患上一种特严重的病,甚至很快就会死掉。”
       飞机落地后,他紧张地走近舱门,慢慢地吸一口气,等—下,又吸了一口,结果,他确定自己没事一没有咳嗽,身体也没问题。    墨子文脑子里的那个北京有点落后:房子都是古老的,跟故宫一样漂亮;路上车比较少,出行必须走路或者骑自行车。结果来了以后,他发现北京是中国最现代化的城市之一,从中关村    “一个高科技的地方”坐车到“一个非常传统的地方”圆明园,只需要花五分钟。
       生活一段时间后,几乎所有学生都会纠正对中国的误解,但他们的美国朋友仍会好奇地问:“在中国骑熊猫是不是一种交通方式?…‘你需不需要每天按毛泽东的指示做事?…‘只能用愚蠢来形容这样的问题,虽然几年前我也可能那样问。”赵子龙说,很多美国人还保留着上世纪60年代中国留给他们的印象:大家都唱《东方红》、穿列宁装。在来中国前,他的同学非常担心——他从中国回去后会不会变成一名共产党员。
        赵子龙看过一些中国电影,大多是功夫片,与现实中国没有多大关系,不过,《荆轲刺秦王》给他留下了很深印象。“那部电影其实跟现在的中国是有关系的。那个人被杀死了,原因是如果他活F去,会对社会稳定产生很大的危害。这和美国不同。美国人一般来说比较重视个人,但中国人可能会更重视整体。”他说。
        而在安火山和贾瑞娜的想象中,中国人都没有自由。贾瑞娜听说中国人看电视的时候,电视经常黑屏。安火山从他妈妈的中国学生那里了解到,在中国没有办法上Youtube和Facebook。这些传言被部分印证,但他们都认为,“没想象的那么严重”。
        安火山想象中的中国还包括:北京非常脏乱,路上都是垃圾,司机不遵守交通规则,到处是交通事故,空气污染很严重,每天都看不到太阳。半年多后,他坐在明亮的教室里,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明媚的阳光,笑着说:“又是谎话。”他的同伴伊申明则说,与美国完全不同的生活体验,把他们“从笼子中解放了出来”。有中国家人惦记,感觉真好
 美国海外学年项目最早设立于1964年,由美国菲利普安多弗中学、菲利普艾斯特中学和圣保罗中学联合创办,目前成员学校已经发展到28个,其宗旨是开阔美国高中学生的视野,帮助他们了解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传统及生活习惯。上世纪90年代初,该项目决定成立中国分校,他们选择的合作伙伴是北师大二附中。
        北师大二附中给美国学生提供教学场所、部分师资,协助他们获得留学签证,提供部分接待家庭资源,并为两国学生的交流提供机会。和其他中国学生一样,美国学生要穿二附中的校服,参加学校的开学典礼,以及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两年一度的文艺节表演等。
        每周一到周五,从早上8点到下午3点赵子龙都会在北师大二附中博学楼六层上课。中文课由有经验的中国老师教。根据不同的中文水平分成六个班,每班不超过10人。每个星期二,他会有一堂小班中文课,学生只有他和另外一个同学。英文、中国历史和数学课则由美国老师教,所得学分将会受到美国高中的认可。此外,由海外学年中国项目主任白茜授课的中国社会与文化课,面向所有学生,内容包括中国当下时事。赵子龙还选修了古筝,在一次晚会上,他和同学表演了一曲《渔舟唱晚》。
        每个美国学生都有自己的中国家庭。根据海外学年的要求,接待家庭距二附中应在骑车25分钟车程以内,得给美国学生安排一个单独房间,家长不经常去外地出差,而且每天下班以后能及时回家,让美国学生真正感受到中国家庭的生活氛围等等。入选的接待家庭每月可以得到2600元人民币,作为美国学生的生活费。
        每天一放学,赵子龙便骑车回家一—对他而言,那是比学校更重要的地方。他的中国妈妈叫周玉芝。8年前,周的女儿赵雯在北师大二附中读高二。她有一次看到美国学生们上课,课桌都围成圆形,和中国孩子大不一样。怀着好奇心,她没和妈妈商量,就填写了海外学年接待家庭的申请表。这让周玉芝有些措手不及:“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的家庭—下就国际化了o” 周玉芝至今记得那是2004年8月27日下午,当石老师喊到凯丽的名字时,一个金发碧眼、皮肤白皙、深眼窝、高鼻梁的漂亮女孩向他们跑过来,和她拥抱。这个女孩,正是赵子龙的姐姐。
       开学前夕,周玉芝决定为凯丽买辆自行车作为见面礼。她和先生专挑商店里款式新、价格贵的山地车,凯丽却坚持选择款式简单、价格便宜的普通车。“真没想到一个美国孩子能有如此良好的消费习惯和理念,原来我们的独生子女,全是被我们这些当家长的惯坏To”周玉芝开始反思自己的家庭教育观。
       第一周,周玉芝每天都接送美国女儿凯丽上下学,教她沿途车站名称,让她学写站名。她甚至模仿售票员报站的口音,帮凯丽练习听力,唯恐凯丽坐过站而迷路。一周之后,她让凯丽自己坐车上学,出门前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带好家里的地址和联系电话,还告诉她万一迷路就找交警求助。凯丽却笑着安慰她说:“不必担心,迷路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经历,通过问路,我正好可以练习用中文和中国人打交道。”周玉芝听后,惊讶极了o“在中国,孩子走失,那简直是塌天的事,而凯丽对待困境,却能积极面对,利用每一个机会挑战自己,锻炼自己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
       父母对凯丽的细心照顾,有时候甚至会让赵雯心生醋意,但每当听凯丽叫自己 “姐姐”时,她又从心里萌生出一股怜爱之情。凯丽也从周玉芝一家无微不至的照顾
.........未完待续   
详见  《凤凰周刊》2012年第13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2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