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制裁菲律宾【2012年第11期】

中国应制裁菲律宾

        一段时期以来,菲律宾的太极拳技法已经炉火纯青。

 

中国人眼中,菲律宾对于中国的经济诉求度是如此之高,无论如何,也该明白怎样与中国相处。

然而从菲律宾的角度考量,来自美利坚长期的历史浸润,来自国内政治生态的现实掣肘,来自国家利益的追求,乃至菲律宾民族文化的内在力量,都是菲政府诸般行动的推手。

不过,面对中菲逐年上涨的经贸往来指数,菲律宾心知肚明——自己正在充分享受中国发展带来的利好,为数众多的菲律宾企业在华投资规模亦成为中菲经贸往来的重要注解。

面对挑衅,犹豫的中国是否将祭起制裁的大旗?

中菲经贸利益不可小觑

目前,菲律宾是中国在东盟的主要贸易伙伴、海外承包工程的新兴市场和利用外资的重要来源地之一。

研究菲律宾问题的学者梁川称,2010年双方全年的经贸数据达到了277亿美元,同比增长34%。其间中国对菲律宾形成46.7亿美元的逆差。目前中国是菲律宾的第二大进口来源地、第三大贸易伙伴和第四大外援来源国,而菲律宾是中国在东盟的第六大贸易伙伴。

阿基诺曾表示,通过贸易分享中国发展红利使菲律宾受益。按菲律宾的数据,2010年菲对中国出口同比飙升了4.3%。梁川称,中国对菲律宾进行了大幅的利益让渡,2002-2006年间,中菲贸易逆差额从11.7亿美元扩大到119.3亿美元。目前,菲是中国对东盟各国贸易最大逆差来源地。

通过货轮,中国的机电产品、轻工、纺织品、煤炭及食品不断输往菲律宾各港口,来自马尼拉等地的工业制品及农产品则在中国找到了它们庞大的市场,尤其是目前电子产品出口不景气的情况下,进一步拓展农产品、矿产、工业品、消费品的对华出口,成为菲律宾的迫切需求。

在华菲企中,由菲律宾华人企业家施恭旗(曾任菲前总统阿罗约的“中国特使”)在中国总投资额达1亿多美元所创立的上好佳(中国)有限公司,目前在华已有数十家分公司。

阿基诺三世曾希望,到2016年,菲律宾将迎来累计约500亿美元的中国投资。目前看来,这个数额完全可以期待。在菲投资署公布的2012年度优先投资项目建议清单中,农业企业、旅游、基础设施等中国企业的优势项目赫然在列。

四年前,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就以合资形式获得菲律宾国家输电网25年的特许经营权,并成为菲国家电网公司单一最大股东。工程涉及电网线路总长20246公里,共辖有131座变电站,这是迄今中国在菲的最大投资项目。

缘于落后的基础设施大大影响了菲经济发展。中国各类工程公司在菲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截至20116月底,中国累计在菲签订承包工程合同额达到79亿美元。

在对菲投资同样集中的矿业领域,目前,中国金川集团已成功投资10亿美元开发位于菲律宾西南巴拉望省的镍矿资源。当然,中国公司在菲的矿业投资项目也存在一个惯有的逻辑:单纯地把开采出的矿石运送到中国,而不是高附加值的投资。这一点并不是菲方期望看到的。

尽管菲政府欢迎中资企业前往投资,但菲社会治安不佳,腐败问题严重,项目成本过高,加之政策不到位,却成为中资企业的拦路虎。

当然,商业性质的企业投资行为之外,中方还曾为菲律宾提供价值数千万人民币的无偿军援工程设备,这些设备主要用于菲基础设施建设和军队发展。这样的军援工程,在当下看来,意义尤为深远。

内外合力促菲频频撞线

1975年,在周恩来与马科斯签署的《中菲建交公报》中称,双方承认并同意尊重对方的领土完整。

数十年后,在现实面前,这份公报的意义变得耐人寻味。

当下,极具操盘手经验的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公开支持菲律宾,既鼓舞了菲律宾依靠美国争夺地区利益的信心,也迎合了菲国内的现实需求。于是,适当调节对华态度,并以此作为向中国索取经贸支持的战略资本,成为马尼拉的战略选择。

况且,马尼拉向来认为自己在维护合理的主权和管辖权。上世纪40年代末,菲律宾以所谓的安全原则实现了它对争议地带的主权和管辖权。《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之后,菲又根据公约大陆架的框架主张对所谓的卡拉岩群岛海域的权利。

2011年,菲律宾宣布同意中石化在南海争议地区投资勘探石油。菲内部有声音批评政府此举是“引狼入室”、“承认菲律宾固有领土是争议区域,拱手让给他国”。

回溯既往来看,自诩“反腐英雄”的阿基诺成功代替阿罗约掌权后,并没有使菲经济取得明显好转,与此同时,菲社会问题频仍,腐败和贫困以及民族分裂问题不断困扰当局。

在此前提下,民族主义情绪对菲的外交政策影响愈加明显。东南亚问题观察人士朱振明称,内部政治问题催化了菲律宾的对华态度。为转移国内批评视线,阿基诺对外不断强化自己捍卫国家利益的形象。有意味的是,在政治选举中,菲律宾人往往依据直观印象投票,政客亦往往凭借明星般的政治姿态获胜。明星总统们个性化和随意性的执政风格,成为菲对外政治不可忽略的因素。

阿基诺三世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当然,从民族文化的角度考虑,即便再柔顺的菲律宾人也可能打出凶悍的菲律宾拳。中国在这方面的考虑显然并不充足。即便是被中国社会津津乐道的、至少控制着50%菲国家经济命脉的华人,亦始终没有深层次融入菲律宾社会。此外,北京在对菲政策中往往表现出很直白的利益诉求,孙小迎说,这种“父系社会”的方式在“母系”性质的菲律宾社会中并不受欢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6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