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南海争夺战【2012年第11期】

菲律宾南海争夺战

     近期菲律宾在南海的争夺力度有强化的趋势,中菲之间的口水战亦不断升级。

     2月27日,菲方官员说,巴拉望岛西北部两块中方提出领土要求的油气区块属于菲律宾领土,外资可在南海水域勘探油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第二天按惯例指出,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菲律宾的行为是非法的。

早在元月份,菲律宾外交部指责中方船只出现在南海仙宾礁附近海域,侵犯其主权,中国外交部的回应是:不接受无理指责,仙宾礁是中国南沙群岛一部分,“希望菲方不要再无中生有,制造事端”。大陆有军事评论员和军方人士认为,若菲方持续在南海“挑衅”,双方必有一战,也应有一战。

这边厢还未平静,那边美国和菲律宾宣布3月16日起在南海菲律宾以西巴拉望岛附近举行12天联合军演,随后日本宣布,自卫队将首次参加菲美在南海的联合军演。

菲律宾在南海争夺战中,有何诉求,采取了哪些手段,它的军事实力和地缘政治中的位置能支撑其诉求到何种程度?

各国中觊觎最早  菲军方赶个晚集

东南亚各国,最早实际向南海诸岛动手的不是别人,正是菲律宾。

早在1946年即日本占领军投降后仅1年,时任菲律宾财政部长的季里诺就提出了吞并南沙群岛的主张,此后他改任外长,1948年又当了总统,吞并南沙部分岛礁的计划更多次形诸文字。

1956年,菲律宾狂人克罗马宣称“发现”了南沙11岛屿,因此拥有主权,并宣布在这些他根本没控制过的岛屿上成立“自由国”,这个“自由国”虽然昙花一现,却让菲律宾受到极大“启发”。当年12月20日,菲律宾副总统加西亚即以“自由国事件”为由,称南沙群岛东部7个岛屿是“战后胜利国共管之地”,如今这些“共管国”既然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地方就是“无主之地”,本着“谁先发现谁先有权提出主权要求”的原则,菲律宾如今有权对其进行开发,因为克罗马正是菲律宾人。从此菲律宾即将这些岛屿称为“卡拉延群岛”,而“卡拉延”正是塔加洛语“自由”之意。

这阶段在南海问题上表现活跃的是菲律兵政客,军方并未积极介入。因为当时菲律宾国内矛盾尖锐,军队将主要精力用于清剿菲共游击队、南方穆斯林分离武装和维持国内治安。军方和政客间关系微妙,彼此提防,对于南海诸岛既缺乏实力,也提不起兴趣。菲律宾本身是群岛国家,有大小岛屿5000多个,当时大部分菲律宾人对西边那些弹丸小岛也着实提不起兴致,政客炒作南海话题得不到太多政治红利。

1967-1969年,南沙海域发现丰富油气资源,令贫困的菲律宾垂涎不已,在台上掌权的是军事强人马科斯,他对军队拥有此前执政者们所无法比拟的控制权。在他授意下,菲律宾成立了西部军区,并在1970年派出军人,偷偷占领了南沙群岛中马欢、费信和中业三岛。

这三座岛中,马欢和费信岛一直无人驻守,而中业岛二战结束后本由中华民国政府海军代将林遵率兵从日军手中接收,此后国军曾一度驻军该岛。60年代起,北京和台北围绕联合国席位展开激烈斗争,出于收缩战线、集中实力需要,台方一度撤防西沙、南沙,在南海诸岛只留东沙岛一岛守军(后又重新布防南沙太平岛),菲律宾军队正是钻了这个空子,摸上中国军队早已驻防过的中业岛。

1971年7月10日,总统马科斯宣读公告,宣布菲已占领马欢、费信和中业三岛,并称主权来自克罗马的“受让”,“卡拉延群岛”的主权“已毫无争议地归属菲律宾”,这时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才如梦方醒,发觉这些遥远的南沙岛屿已被菲律宾军队控制。

当时仍占据联合国席位的台北当局通过美国政府向菲律宾施压,7月18日,菲律宾从三岛撤军,但三个月后,当联大讨论中国会员资格方酣,各方对南海无暇顾及之际,菲律宾军队悄悄卷土重来,占领了马欢、费信、中业、北子、南钥、西月六岛,后来又相继登上了舰长礁、司令礁、仁爱礁和双黄沙洲等,在南海东部靠近菲律宾的海域,共实际控制了10座岛礁。

1972年,菲律宾将所占岛礁划归巴拉望省,并采取各种措施力图形成既成事实,1976年,菲律宾对外进行南海油气勘探开发招标,美国、法国、意大利、日本、马来西亚等国石油公司前来投标,这些勘探区块中的一部分,已进入中国所主张的专属经济区范围。

2009年1月28日,菲律宾参议院三读通过2699号法案,即《菲律宾群岛领海基线议案》,将南沙群岛中的部分岛屿和黄岩岛划为菲律宾领土;2月3日,菲律宾众议院通过3216号法案,即《菲律宾群岛领海基线确定案》,将上述两处岛屿划入菲律宾领海基线;2011年,菲律宾宣称将把南海改名“西菲律宾海”,并通过当年11月16日《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签署60周年纪念仪式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背书”,在国际上公开喊出了“名头”。

守用于守岛把礁  攻用于驱船拆屋

菲律宾军队在南海争端上赶了个晚集,但登场后便成了不可或缺的主角,其作用体现在南海主权之争的攻守两方面。

先说守。

菲律宾军人自1971年至今,在岛上已驻守了40多年。

在菲律宾实际控制的10座岛礁中,中业岛面积最大(0.33平方公里),驻守条件最好,菲军在此设立司令部,并修建了小型机场,驻军约80人,在巴拉望省民政当局配合下,向该岛移民约220人,建立了一个半军事化的居民点。2011年7月20日,众议员瓦登·贝罗等5人赴南沙活动,登上的便是这座岛。由于中业岛是军事区,倘若军方不开绿灯,这些人根本不可能登岛。

除中业岛外,北子、南钥、马欢、西月四岛有淡水资源,菲律宾军队分别在其上驻军约1个班,面积仅0.04平方公里的费信岛和几座更小的礁、洲上也多驻军5〜10人,由于条件恶劣,在台风季节时往往后撤至大岛,台风季节结束后再返回。整个南海诸岛,菲律宾共驻军百余人,由中业岛统一指挥,并隶属于司令部设在普林塞萨港的菲律宾西部军区建制。

此外,菲律宾军队还曾先后登上过一些岛礁,但因种种原因无法常年驻守。

再说攻。

自1988年中国海军进驻南沙海域以来,菲律宾军队就频繁出动,抓捕、驱逐中国渔船,以“显示主权存在”。1995年3月25日,菲律宾海军扣押中国渔民62人,并交付菲律宾司法当局,以“非法入境”罪名加以审判;1996年4月,菲律宾军舰“误杀”两名中国商船船员,是有记载的首次中菲海上流血事件。这类事件以2000年5月26日“符功武事件”达到高峰,当天中国琼海01068号渔船被菲律宾海军袭击,船长符功武被打死,7名船员被扣,引发严重外交事件。

 

此后由于中国军力迅速壮大,菲律宾军方一度有所收敛,但阿罗约、尤其阿基诺三世总统上任后,矛盾再次激化。去年10月18日,菲律宾炮艇PS-74在礼乐滩附近“意外”撞击中国渔船,当月扣留了25艘中国渔民作业用的无人小艇并拒绝归还;12月3日,菲律宾海军以“非法捕鱼”为由扣押6名中国渔民。

除了对付渔船,菲律宾军队在南海争议海域、岛礁的一项“常备工作”是“拆迁”,即清除中国和其他国家在所谓“菲律宾岛礁”上的主权标志和高脚屋等建筑,这类记载早在2000年左右便经常见诸报章。

此外,菲军在南海争议海域还采取了另一些“彰显主权”的措施,如与美国海、空军举行“肩并肩”等年度军事演习和不定期军演,及和越南等同样占据南沙岛礁的国家进行“驻军友好交流”(今年就曾进行过越、菲岛礁驻军间的体育交流互访比赛)。

战力不堪一击  持续力在战之外

菲律宾恐怕是南海周边国家中军力最孱弱的。

菲律宾现役军队人数约12万,其中陆军9万,海军2万,空军1.25万。这些军队的装备十分老旧。陆军主力坦克为老掉牙的英国“蝎”式轻坦克,火力甚至不如中国军队已退役的二战“爷爷坦克”T-35-85,火炮不是美国老爷货M101/102和M68/114,就是南斯拉夫造的M-56,其中一些还是二战后的剩余产品。

海军只有一艘护卫舰“达罗·辛罗图勒”号,排水量仅1750吨,系美国二战时老爷舰“坎农”级;几艘登陆舰艇虽多次改装,但几乎都是二战时的“爷爷舰艇”。

近日美国宣布出售两艘退役的海岸警卫队巡逻舰给菲律宾,第一艘去年5月已经交付,这艘“汉密尔顿”级巡逻舰排水量3360多吨,因装备燃气轮机而有较高航速,并可搭载直升机,但这艘舰在美国是用于海岸巡逻的执法船,船上只装备小型火炮,根本不是正规作战舰艇,却已被菲律宾海军称为“史上最强军舰”。

空军原装备有F-5A/B“自由战士”战斗机,但因过于老旧而退役,如今唯一的“战斗机”是美制OV-10“北美野马”。尽管近年来不断有消息称,台北可能会把退役的F-5E/F战斗机转让给菲律宾,美国可能移交旧F-16战斗机,以及订购韩国T-50战斗教练机,等等,但迄今均未实现。

菲律宾自1991年起曾三次提出军事现代化计划,但均未实现,这不仅因为国力不足,经费拮据,还因军队历来有政变传统,令行政当局不敢过于放手。军中技术能力薄弱,即便“砸锅卖铁”搞来先进装备也难“消化”,都让菲律宾的军事现代化“无从下嘴”。

不过菲律宾敢在南海“露出牙齿”,仰仗的并非军力。

首先,菲律宾是美国在远东资格最老的军事盟国,其军事同盟关系可追溯到二战前。《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签署于1951年11月16日,条约规定,美军对菲律宾防务负有保护、帮助之责,尽管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美国驻军早已撤走,但关岛和美海、空军近在咫尺,支援不难;一旦菲与它国发生海上主权争端并引发军事冲突,美国会否出援固然要考量而定,但美军因素的存在,就让任何试图武力解决的国家都投鼠忌器。

其次,菲律宾军队实力虽弱,却占了地利:所占诸岛礁均离菲律宾本土很近,而离其他争议国家本土很远,因为近,可弥补菲律宾海空军劣势,和这样的“地头蛇”发生军事摩擦,打赢了无光彩可言,不小心被咬一口,便可能国威大损,得不偿失。

事实上中、越、菲等在南海诸岛礁驻军的国家,除个别较大岛屿外,大多数岛礁驻军不过几人、十几人,攻击这些岛礁并占领它们,对哪一方都非难事,真正为难的,一是国际影响,二是如何“站住”。在这些问题没有明确可靠答案前,指望“一战立威”,恐只能是镜花水月的“架空目标”。

《凤凰周刊》2012年11期 陶短房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6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