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组织部长中央空降群体【2012年14期】

省委组织部长中央空降群体

          4月,大陆官方喉舌《中国组织人事报》连续刊发十位省级党委组织部长署名文章,均以“组织工作科学化”为统一主题。31个省市区党委组织部长的调配正是体现这一路线图的最好切片。

 

今年23月,就有天津、湖北、重庆、海南、西藏、宁夏等六省级党委组织部长履新,而过去的一个年度也只有八位省级组织部长履新。新任组织部长中,令人关注的一个迹象是,由中央机关空降且属于组工系统“新手”者增多。

中央空降“新手”增多

今年春,徐松南调任重庆市委组织部长后,宁夏回族自治区委组织部长空缺迅速由国家公务员局空降的傅兴国补任。出生于1960年的傅兴国最开始是中学教师出身,在人事部、公务员局等中央机关工作长达20多年,没有地方从政履历,此前也没有党委组织系统任职履历。

同在今年3月,离开首都抵达敏感问题密集的青藏高原,出任西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长的梁田庚,此前虽然有中组部研究室正处级调研员的任职履历,但拿到农学博士学位的他近十几年的任职履历都在农业部。

满足“组工系统新手”加上“中央空降”两个条件的还有去年秋出任安徽省委组织部长的王炯。他于1985年进入武汉钢铁当技术员到2008年从武钢集团党委书记任上调全国总工会任职,没有过任何专门组织系统工作履历。现任甘肃省委组织部长吴德刚此前完全是一名教委系统生长干部,2010年由教育部空降。

作为当下大陆省委组织部长群体中3位女性角色之一的山东组织部长高晓兵于2010年由铁道部空降。现年50岁的高晓兵是个“老铁路”,早年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此后顺势进入“铁路王国”,由地方铁路分局步步上位至副部级的铁道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转任山东省委组织部长,工作系统跨度之大不能不令人瞩目。

此轮密集调整后,由中央机关空降的省级组织部长达到13位,占比41.9%。他们分别来自的中央机关是:吴德刚(教育部)、梁田庚(农业部)、高晓兵(铁道部)、徐泽洲(中纪委)、黄燕明(中央国家机关工委)、齐玉(中组部)、傅兴国(国家公务员局)、王炯(全国总工会)、杨新力(中宣部)、周新建(中组部)、郭开朗(中组部)、尹德明(团中央)、辛桂梓(中组部)。

其中,傅兴国、梁田庚、王炯、吴德刚、高晓兵、杨新力、徐泽洲、黄燕明等八位省级组织部长不仅是中央机关“空降兵”,而且均是初入组工系统的“新手”。

组织部集合了政治领域最为敏感的关系脉络。通过任职的回避和频繁的调动,使得组织部长的关系简单化,而中央空降且没有过组工干部履历的官员,到任地方后在人事方面可算“一张白纸”。

不过,现任省级组织部长中也存在一批极为资深的组工干部。首当其冲的属辽宁省委组织部长辛桂梓。现年56岁的他,其近30年的工作一直未脱离组织系统。1992年,辛桂梓到中组部工作,经历了部内多岗位历练,2008年空降云南省委任组织部长,去年8月调任辽宁省委任组织部长。

像辛桂梓一样,另有江西组织部长莫建成、福建组织部长姜信治、广西组织部长周新建和湖南组织部长郭开朗。

其中,周新建和郭开朗也都属于“中组部空降兵”。周新建在2010年到任广西组织部长前的职务是中组部干部三局局长,郭开朗从主任科员成长为正局级干部都是在中组部完成。

此外,青海省委组织部长齐玉的中组部底色中“务虚”色彩更浓一些,他先后担任中组部下属的党建研究杂志社主编和党建研究所所长。作为“60后”,齐早年曾在陕西省委组织部研究室工作,哲学专业出身。

现任省级组织部长均是省委常委。近几年,省级组织部长的地方事务权力正在加强,一个标志是兼任当地省委党校校长者增多。

一般而言,党校作为中共培训干部的重要场所,会配备专职省委副书记挂名校长,另设常务副校长主司日常事务。但已有多达七位现任省级组织部长代替省委副书记出任党校校长一职。此种模式显示干部考核、任用、培训流程整合的加强。

少被人注意的是,由于中央空降、异地任职、新手增多等因素,造成新任省级组织部长对本地政坛缺少了解,从而增大了把握和掌控本地官员调配资源的难度。在省委组织部中,为“一把手”配备一位熟悉当地政坛的本土生长干部作为副手,出任常务副部长,成为一种折中的“经典搭配”。

例如,安徽省委组织部虽有王炯这样的中央空降大员坐镇,但常务副部长汤林祥却由本省资历深的地市委书记转任。

省级组织部长的前途

《凤凰周刊》记者统计发现,2007年至今的5年内,一共有22位省级组织部长调任他职或者转职他省。其中,调到别省继续担任组织部长者有5例,升任省委专职副书记者有4例,调任省纪委书记者有4例。以此为样本可知,这三种途径是省级组织部长的主要前途。

除了更早前升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的车俊,在去年末的省级党委换届中,豫、苏、蒙三省区省委组织部长均升任所在地专职省委副书记的分别是邓凯、石泰峰和李佳。其中,河南省委副书记邓凯仍兼任组织部长。专职副书记作为省级党委“三驾马车”席位之一,等于已经触碰到了正部级的大门。

今年3月楼阳生履新之前,前任湖北省委组织部长侯长安转任了省纪委书记。也走如此路径的省级组织部长,还有湖南省纪委书记黄建国,以及从江西组织部长异地交流至江苏的纪委书记弘强,更早前如2009年浙江省王华元案发后由山西省委组织部长赴任浙江省纪委书记的任泽民等。虽然不是擢升副书记,在党委系统内不同部门历练亦是组织培养方式。

从省级组织部长之任上直接进入中央部门任职属凤毛麟角,中组部是最为“对口”的密集去处。现任中组部副部长的王秦丰,以及位列中组部部务委员的潘立刚、陈向群此前分别是青海、湖北、广西三地的组织部长。

当然,除了一些到龄卸任之外,亦有升任省人大主任和省政协主席等正部级岗位。

近几年中有一个“意外”例子,200610月姜斯宪从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岗位调任海南后一直担任副省长,而未进入省委常委会班底。去年,姜斯宪兼职三亚市委书记,在今年429日海南省委换届中方进入省委常委队列。

 

《凤凰周刊》2012年14期 汪东亚 朱江鹏

60后”省委组织部长占三成

本刊记者仔细比对发现,组织部长异地来源包括三种形式:(1)中央空降,如西藏、吉林、甘肃、安徽、山东等省;(2)直接从其他省份调任,如湖北、上海、福建、山西、内蒙古、重庆等地;(3)在本省工作一段时间的外地干部,如海南、江苏、湖南、四川、浙江等省。

大陆地区唯有一例不同。北京市委组织部长吕锡文,是仅有的本土成长且在本地任此职务者。她曾任北京市委组织部经济干部处副处长、处长,北京市西城区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中共北京市委常委,20075月任现职至今。

和海南省委组织部长李秀领一样,现任云南省委组织部长刘维佳、广东省委组织部长李玉妹、河北省委组织部长梁滨、陕西省委组织部长李锦斌等在执掌组织部前,职务均为副省长。

同时由地市主政官升迁省级组织部长亦不乏明例。去年4月,山东烟台市委书记孙永春外调贵州,接替上调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的张少农,被擢升为省委组织部长,就是引人注目的一例。现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长蔡奇、江西省委组织部长莫建成、北京市委组织部长吕锡文均由此类路径跨入省级组织部长行列。

可见,自下而上的通道中,能够升任省级组织部长者,往往是正厅级要职,比如政府系统的实务官员或者地市主政官等。

31位省市区组织部长中,组工干部生涯超过10年者有5位,不超过3年的有15位。

去年末开始担任现职的河南省委组织部长邓凯、山西省委组织部长汤涛和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长李鹏新都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组织系统工作,他们还都有共青团省委干部的任职经历。

今年春的密集调整之后,“60后”省级组织部长达到11位,占到总数的三成以上,其中尤以天津组织部长尹德明和安徽组织部长王炯最为年轻,两人均现年48岁。

即使暂且不算这些前途可期的“60后”,其余20位省级组织部长也均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平均年龄53.8岁,这也属于大陆省部级高官中偏年轻的群体。他们能够顺利位居省委关键席位,多是因为早期顺利的仕途积累了年轻优势。

十八大角逐候补委员

2007年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上,省级组织部长中有天津史莲喜、河北车俊、辽宁骆琳、江苏王国生、山东李玉妹、河南叶冬松、湖南黄建国、广东胡泽君、重庆陈存根等9人跨入中共中央候补委员队列。

5年间,9人当中已经有5位晋升正省级,出任省长或省政协主席。

今年春,随着前天津市委组织部长史莲喜、前重庆市委组织部长陈存根转任他职,现任省级组织部长中仅剩3位仍占据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席位,他们是上海市委组织部长李希、山西省委组织部长汤涛和广东省委组织部长李玉妹。

这意味着今年下半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将会有一批省级组织部长角逐中央候补委员席位,并在下一个五年中增加他们的晋升机会。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7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