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那些往事【2012年第14期】

人民英雄纪念碑往事

    2012312日,著名雕塑家、新中国雕塑事业奠基者之一的曾竹韶老人在北京去世,享年104岁。

 

曾竹韶曾经参与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设与浮雕创作,其中《虎门销烟》的浮雕作品便出自其手。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留下8幅浮雕作品的共有包括曾竹韶在内的8位雕塑界大师,而随着曾竹韶的离世,宣告了这8位雕塑大师群体悉数离我们而去。

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座纪念碑,从地面到碑顶高达37.94米,有10层楼高,比纪念碑对面的天安门还高4.24米。从19499月动议到19585月完工,纪念碑的建造历经9年的时间。9年磨一碑,这中间发生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争议与曲折。

被取消的门洞和高台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兴建是一个国家行为,工程前期经过了充分的酝酿商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前一天,1949930日下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了在天安门广场建立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决议,并通过了纪念碑的碑文。当天下午政协全体代表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奠基典礼,毛泽东亲自铲土为纪念碑奠基。根据决议,在北京市市长彭真领导下,由17个单位组成了“首都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具体行政事务由当时市政府秘书长薛子正负责。纪念碑的设计工作由著名建筑家梁思成先生主持。

为了使纪念碑设计得庄严、完美,兴建委员会即向全国建筑设计单位、大专院校、美术界等广泛发函征求设计方案,先后收到140多种方案。方案大体分成四个主要类型:矮而分散型、矮而集中型、高而分散型、高而集中型。矮型方案的设计指导思想是人民英雄来自工农群众,纪念碑应该具有亲切感,宜采用平铺地面的形式。高型方案的立意在于用高耸矗立的碑形来体现革命先烈高耸云霄的英雄气概。

委员会在未征求梁思成意见的情况下,在100多种方案中挑选后综合设计出三个草图,并根据草图制作了一个15缩尺大模型和两个较小模型,在天安门广场展览,征求首都各界领导及市民意见。梁思成得知此事万分焦急,1951829日,他就三个草图写信给彭真,详陈意见,奠定了纪念碑的基本设计思想。梁思成当时写给彭真的信前几段如下:

彭市长:

都市计划委员会设计组最近所绘人民英雄纪念碑草图三种,因我在病中,未能先做慎重讨论,就已匆匆送呈,至以为歉。现在发现那几份图缺点甚多,谨将管见补陈。

以我对于建筑工程和美学的一点认识,将它分析如下。

这次三份图样,除用几种不同的方法处理碑的上端外,最显著的部分就是将大平台加高,下面开三个门洞。

如此高大矗立的、石造的、有极大重量的大碑,底下不是脚踏实地的基座,而是空虚的三个大洞,大大违反了结构常理。虽然在技术上并不是不能做,但在视觉上太缺乏安定感,缺乏“永垂不朽”的品质,太不妥当了。我认为这是万万做不得的。这是这份图最严重、最基本的缺点。

从梁先生的字里行间可以感到他的焦急。他认为天安门与纪念碑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重要的象征性建筑物:“天安门是在雄厚的横亘的台上横列着的,本身是玲珑的木构殿楼。所以纪念碑必须用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形体:矗立峋峙,坚实,根基稳固地立在地上。”

彭真收到信后,经过多次座谈讨论,最后确定以突出毛泽东题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为主题的高耸型碑形建设方案。纪念碑的设计按照以高而挺拔的形象表现的原则,下有检阅台,台四周有十面浮雕,台内为陈列室。检阅台上为碑身,碑身下有须弥座,碑身正面的碑心用百吨重的整块大花岗石,上刻毛泽东主席题字,碑的背面刻碑文,碑顶为四坡庑殿顶。

留给后人完善的塔顶

据此,设计组绘制施工图后,于195281日建军25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正式启动纪念碑建设,由北京市建设局组织力量施工兴建。

1953年春天,青岛浮山工人开始开凿碑心大石料。加工后的石料净重有103吨,由鞍钢调用起重技术和工具,运往火车站。整块百吨大石的吊装方法,一度成为纪念碑兴建委员会反复研究的项目之一。1953年完成了碑座混凝土的筑打工作,1954年上半年内,碑身石料陆续运到工地加工,起重抱杆安装完毕。

19539月,时年24岁的解长贺被调到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处下的设计组工作。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解长贺回忆,工程开工后,经过多次座谈,将原碑形做了修改。修正后的设计取消了检阅台和陈列室,以完整的双重须弥座承托碑身,下层须弥座四周为斗争史绩浮雕。碑顶也取消了四坡五脊的庑殿式屋顶,改为四角攒尖顶,亦即四坡攒尖上覆圆形宝鼎。

1954年底,月台、碑座、碑身已开始安装石料。但有人仍对碑顶造型有意见,主要是雕塑家主张用雕塑群像顶,建筑师主张用建筑顶。兴建委员会为了进一步吸收各方面意见,将设计又做了一些修改,但碑顶仍为四角攒尖宝鼎造型。

解长贺回忆道:“1956年夏的一个星期日,兴建委员会办事处的贾国卿书记通知我和同事杨信勇带上纪念碑的设计图纸和模型去市委向领导汇报。到后方知市委副书记刘仁同志邀请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和陈伯达正为这事进行座谈,经反复讨论后大家认为,既然碑顶造型意见不好统一,暂时就不要宝鼎了。孙中山先生不是说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那就让我们的后辈子孙去完善碑顶的造型吧!”

在纪念碑的设计建造过程中,碑顶设计是最为困难,也是争论最多的一部分,以至于直到1958年纪念碑建成后若干年,各方对碑顶仍有不同意见。委员会后来专门成立了碑顶修改小组,曾竹韶先生作为组长,设计了一些圆雕方案,但是各方意见仍不统一,也就没有再动。梁思成曾经回忆说:“1959年十周年国庆节后,周总理指示将碑顶及人民大会堂国徽改用能发光的材料,也可考虑另行设计。当时各设计部分送来二三十个方案,有用雕像的,有用红星的,也有相当现代的。但经过三四次会议,大家认为没有一个方案能比现在的顶更能令人满意,于是改顶的工作就暂时作罢了。”

纪念碑缘何“坐南朝北”

关于纪念碑的朝向,原设计按照中国传统朝南方向为正面。所以毛泽东题写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在碑的南面。在纪念碑的建设过程中,有人提出:天安门广场政治集会多,平时游人也很多,而且大多从东西长安街进入广场,应该正对纪念碑的正面,建议纪念碑的正面应改在北面。根据施工进度,兴建委员会于1954年底向中央汇报。周恩来经过认真的思索后确定,北面为纪念碑正面。这样,纪念碑就旋转了180度,“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也就镶嵌在了纪念碑的北面。  

碑的造型与朝向确定以后,毛泽东于195569日题写了正面碑文“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在背面,周恩来书写了毛泽东在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上起草的碑文:“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凤凰周刊》2012年14期 《凤凰周刊》 苏枫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8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