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正在走向灭亡

        “他们爱戴他,敬重他,不仅仅是因为他本人,还因为他所拥有的品质、他的正直以及他钢铁般的意志。但他们爱他的最主要原因是,他给自己树立了敌人。”

        以上这段话出自伟大政治家——爱德华·施托伊弗桑特·布拉格。在1884年的民主党国民代表大会上,他如是形容格罗弗·克利夫兰。但是,138年之后,把这段话放在鲍勃·泰利尔身上也完全符合。编辑兼专栏作家泰利尔顽固,有时好斗,总是喋喋不休,是不知疲倦的保守主义者。从1967年他发行《美国观察家》杂志,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将近半个世纪。

       在新书《自由主义的灭亡》中,泰利尔既没有失去他的战斗精神,也没有丢掉他的先锋地位。虽偶有离题,但他在这生动真实的九个章节中编年记录了美国政治中自由主义的起源、崛起和逐渐没落,其中夹杂了他所特有的智慧、洞察力以及异乎寻常的兴致。

       然而,泰利尔真正的秘密武器是他对自己反对者的讽刺,以及记录他们言行时那猛禽般犀利的观点。在他眼中,巴拉克·奥巴马是个与众不同的政客,很难想象他能真正开心。“他是暗中的社会主义者。他从一开始就十分古怪……这大概是因为他以社区组织者的身份出现,在那之后他暂时成为了美国的参议员,然后是美国总统——可能也就一届。他在那里坐了数十年,听耶利米·赖特教士(奥巴马的牧师)进行歇斯底里的攻击性演说。作为总统,他始终犹豫不决,在意识形态方面却不知为何十分顽固。”

       泰利尔引用奥巴马说自己的话:“在任何一个特定的问题上,我都比我的政策主管了解得多。现在我就来告诉你,我比我的政策主管更出色。”泰利尔指出,总统历史学家麦克·比齐罗斯宣称奥巴马“智商高得没边”,并以“他大概是所有总统里最聪明的一个”来支持自己的判断。

       泰利尔总结说,对大概是当代最糟糕的一任总统进行如此谦逊的评估,鼓舞了自由主义的建立,并由此将奥巴马提升到与众多现代伟人总统(如富兰克林.罗斯福、约翰.肯尼迪以及那些内心曾壮志不已的人)同等地位的殿堂。毕竟,他在九个月前在任期内获得了诺贝尔奖,并写了一本令人崇敬的回忆录。而且,你见过他在篮球场上的跳投吗?

       然而,把奥巴马送回他本该属于的教师休息室,泰利尔对于这种可能性过于乐观了。从2010年共和党在国会选举和州长选举中全面获胜以来,奥巴马的措施在保守派浪潮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今年11月,等待着自由主义的是否是真正的死亡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在1946年的中期选举中,作为少数存在了一代之后的共和党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俘获了议会和参议院。两年后,他们二者兼失。而一名有缺陷且不受欢迎的在职民主党人哈利·S·杜鲁门控制了白宫。

       2012年重大的政治问题不是自由主义该不该灭亡,而是奥巴马能不能证明自己是第二个哈利·杜鲁门或者当代的吉米·卡特。在我们找到答案之前,还没到为它判死刑的时候。

《凤凰周刊》2012年15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09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