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鼻、史家笔【2012年第15期】

        刚在北京采访完人大、政协“两会”的王铭义,3月底传来一则简讯,“新书已出版,请指教。”我赶紧跑到书店一睹为快,一页一页翻过,不免沉重又汗颜。沉重的是,他笔下的两岸书写有强烈使命感;汗颜的是,后辈记者们被远远抛在后头。

 

王铭义是《中国时报》驻北京特派记者,两岸新闻圈的超级前辈。谈到两岸新闻,他眼睛就亮了起来,使命感油然而生。他为人谦和,晚辈请教任何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更乐于慷慨提携。虽然台湾报纸环境已大不如前,但他仍坚守第一线的岗位,成了两岸新闻的“活字典”。

记得2008年两岸“融冰”,在台湾,两岸与大陆新闻一下子热了起来,尤其陈江会谈登场,从台北飞到北京的飞机上,记者同业都在猛K他写过的书,以为囫囵吞枣之下,就能增长一甲子的功力。陈江会谈采访现场,他是唯一跑过辜汪会谈的人,更是新闻晚辈最好的咨询顾问。

勤于笔耕的王铭义,每隔几年就出一本书,从《不确定的海峡》《群贤楼里的咖啡与政治》《对话与对抗》到新书《北京·光华路甲9号》,每一本都并不算薄,记录走访两岸的采访观察与札记,也披露不少未见报的内幕与秘辛。而这本《北京·光华路甲9号》书名,正是《中国时报》北京特派办公室地址,方圆一公里内是中共政治中心所在。王铭义派驻北京之后一点一滴累积,采用文学性的编排包装,完成这本书。

此书出版时刻,正值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事件烧得漫天烽火。书中一篇《项庄舞剑》提及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搞得风风火火,也乐于做媒体关系。20103月“两会”召开,重庆官员事先向媒体征集问题,笃定地说:“这个问题不够辣,还可以再辣一点!”媒体当场提问:“有人说您在重庆打黑,是为了进军政治局常委,您会不会担心功高震主?”没想到薄熙来当场变脸,回以说教式的答复,显然没准备回答辛辣问题。作者从近身观察到薄熙来的另外一面。

书中也引领读者,从大陆角度看台湾当局的权力运作模式。何以马英九必须倚重国民党大佬连战、吴伯雄。因为连战在大陆的地位太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逾半宴请过连战。作者透过采访接触两岸高层之便,搜集许多资料,有助于了解两岸关系进展过程的许多环节。

王铭义与前国台办副主任唐树备的《七星潭夜话》,把两岸谈得很深入、很透彻。唐树备是把两岸事务性谈判与“一个中国”原则相互挂钩的创始人,当年李登辉政府没有回避挑战,反而透过《国统纲领》架构两岸对话机制。可见作者深入大陆建立深广人脉,回顾两岸关系的过去,也前瞻未来。

追踪两岸关系发展是王铭义的强项,经他整理后,“两岸密使”的脉络更加清晰。就他观察,除了李登辉发表“两国论”,到民进党陈水扁执政初期的密使中断,其他时间都不断有密使来往。李登辉任内密使层级之高,超乎大家想象;而陈明通从“陆委会”副主委卸任,回台大国发所教书,就同时担任陈水扁的两岸密使。

王铭义是最早查觉到“民共两党”谈判内情的人。书中披露,当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爆发,检察官要将涉案发票都公诸于世时,陈明通大惊失色,赶紧买份报纸查阅是否有“陈明通”的名字,因为他的密使费用就是来自国务机要费。还好没看到自己名字,顿时安心不少。陈明通免于司法调查与出庭作证。

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的王铭义,曾到过西藏拉萨、敦煌莫高窟等历史文化古城。王铭义父亲往生时,梦境中的父亲带他神游敦煌莫高窟,让他决心要亲赴此地一偿宿愿。他还进入最神秘的国度朝鲜采访,寻找现代版乔治·奥韦尔的《一九八四》。

王铭义下笔犹如史家,又是有使命感的新闻人。书中最后有一章写到“大声公”陆铿是“现代新闻的一部分”,脑波里载满“现代新闻见证史”,“对新闻工作如痴如狂,对重大历史事件绝不轻易放过采访”,用这些语言来形容王铭义自己,也非常贴切。

《凤凰周刊》2012年15期 林庭瑶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11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