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中南海调研政治【2012年第14期】

        古希腊神话中的巨人安泰俄斯,力大无穷,只要保持与大地的接触,就不可战胜。执政63年间,中共领导人不时地走出机关的深宅大院,到群众中去。

        这条绵延不绝的群众路线,不仅定格了中共去认知世界的方式,也不时揭示了政权的本来源头。不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每次出行去收集意见,从选点、程序、安保、接待,都需反复推敲,层层审定。

调研点的反复敲定

        2004年春节,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到浙江嘉兴调研时,他深有感触地对当地官员说:“我来浙江工作1年多时间,到今天已经把全省11个市和90个县(市、区)都跑遍了,其中有些市县去了多次。”习此前有一个观点广为人知:当县委书记应该跑遍所有的村;当地委书记应该跑遍所有的乡镇;当省委书记应该跑遍所有的县市区。

        但从省部级官员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直至政治局常委,遇到的问题不再局限于一省一市范围,心中关注点也更为宏观博大。领导人除了每天翻阅大量地方上报的信息材料外,有时仍需要亲身下去摸底调研。

        如今,主题调研越来越成为中共高层搜集掌握下面信息的方式。这种调研主要分三个大的方面:一是针对已出台政策的贯彻和落实;二是了解各自分管领域的情况;三是因应重大突发公共性事件和自然灾害。

        有接近国务院办公厅的人士透露,领导人确定调研主题后,具体基层调研点一般由中办或国办联系选定,也可以领导人自选,如在选择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联系点时,习近平就选择了他熟悉的浙江嘉善。

        在选择基层调研点时,典型性是其考虑的一个重点。“比如农民工问题,首先会想到农民工输出大省江西、河南等省,然后省里再选择一个典型的市或者县,再往下一层层选,并结合当时的热点话题……这样上下不断协调沟通,最终确定调研方案。”

        如果是中共中央九常委集体调研,则需要内部协商、集体统筹。包括地理上东西南北中,全国都覆盖;经济发展上东中西梯次明显。领导人所调研的基层县市,人口规模往往在30万~40万之间,政情单一,相对符合“解剖麻雀”的调查原理。

        从具体的点来看,如“科学发展观学习实践活动”中,胡锦涛联系点陕西省安塞所在的延安地区,在中共历史上有重要地位;吴邦国联系的广西百色,是邓小平领导起义的地方,革命老区要科学发展;温家宝联系的四川江油,是灾区震后重建的代表;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吉林、一直走在改革前沿的广东、经济大省山东、京畿重地河北等,每一处的选择似乎都有其深意。

        接近中办的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中央领导人行前都有一些要求,但因为调研时间太短,“可能去一个地儿就一两个小时,你说要全方位全了解不太可能”,所以在调研之前,常常由相关部委负责人或被调研省份的书记一把手亲自完成决策辅助性信息。

        由此,中央领导人的工作联系点,往往成为省委领导的联系点。如胡锦涛调研安塞、李克强调研山东桓台、李长春调研广东增城市之前,陕西、山东和广东省委书记赵乐际、姜异康和汪洋事先都前往联系点调研摸底,情况摸准后,再把信息反馈给中央。

 

        曾陪同朱镕基调研的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张卓元回忆,即便是朱镕基,也曾被骗过。“朱镕基是最厉害的,我陪他出去过,人家骗不了的。人家汇报的数字对不上,他马上就把人一阵责骂。问信贷,你怎么吸收存款,怎么贷款,为什么贷给这人那么多,前因后果说不清楚就把人训一顿,那干部吓得直哆嗦。

        但是有一次朱镕基也受骗了。到山西去查集市贸易,完全是假的,给他看了,他回来以后,里头有个人给他告状,他马上派他秘书去看,那个集市已经没了。他大发火啊!”张卓元担忧,这么聪明的人都被骗,“那这种情况调查到的东西,能作为一个将来经济发展思路的背景材料吗?”

        2010年五四运动91周年时,温家宝到北京大学与学生交流,校方特别安排学生会主席与温家宝互动。不料,温家宝当场揭穿:“我知道你们是安排好的”,并批评校方“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家宝同志每年都要深入农村搞调研,是经常的事。他搞调研有一个特点:每次下乡不是按照地方政府或是党委给他安排好的路线去考察,而是随时改变路线,或随时让车中途停下来。这样的好处就是能真实地了解到农民的情况,把地方政府的人搞得措手不及。”中央党校“三农”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张虎林在接受媒体采访透露,中央领导到农村考察,有时要了解到真实情况也不容易。例如看到粮食堆积如山,却可能是从别的粮库临时调来的。”  

        张虎林说,温家宝对这类情况心知肚明。所以他才常有“惊人之举”。一个周知的例子是2003年底,温家宝在重庆考察时路过云阳县一个小村庄,也是中途下车,问一位叫熊德明的农妇,对政府有什么意见和要求;熊德明说到在外打工的丈夫2300元工资被拖欠,给家中造成困难。之后,熊德明被拖欠的工资很快被追回。  

      “尽力掌握调研活动的主动权,调研中可以有‘规定路线’,但还应有‘自选动作’,看一些没有准备的地方,搞一些不打招呼、不作安排的随机性调研,力求准确、全面、深透地了解情况,避免出现‘被调研’现象,防止调查研究走过场。”对中共调研时弊,习近平去年底在中央党校讲话时要求,“领导干部下基层调查研究,要轻车简从,不扰民,不搞层层陪同,不组织群众迎送”。

平均每月一次

         领导人基层调研的频率有多高?据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统计,2002年10月到2007年9月的五年间,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常委到全国各地调研考察累计达352次,人均39次;其中,温家宝调研次数最多,高达76次;其次是胡锦涛,达48次。而在2007年10月至2011年8月共计不足四年的时间里,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九位领导人在国内考察调研次数共达到386次,人均43次,其中温家宝调研次数达到了创纪录的84次,平均不到16天就外出进行一次考察调研;胡锦涛、贾庆林、李长春和习近平的考察调研总次数也达到40次以上,基本做到了平均每月外出做一次考察或调研。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的统计还显示,在第十六、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成为调研主题频率最高的是“五年规划执行与预研”、“践行科学发展观”,分别有95次和105次。领导人多数调研是错开时间,且以分管系统的需要进行主题自我设定。但在2005年1月到2006年6月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中央九常委第一次集体亲自联系挂点示范。这一联系点制度在2008年9月开始,全党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中再次发挥作用。

        2008年、2009年,为应对拍岸而来的金融危机,领导人集体调研的频次增高。2008年7月3日至8日的5天内,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分别出现在江苏、上海、广东、浙江、山东等5个外贸型省份。之后,4万亿元的中央刺激经济方案出台。第二年,为宣传解释中央的刺激方案以及搜集反馈信息,4月和6月,九常委先后两次对近20个省市进行调研。2010年起,中央领导人的调研频次开始稍有回落。

调研之后互动频频

         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后,日常政务繁忙,即使是曾经熟悉的某一位师长、故交,想要联系本人也是一件困难的事。但领导人还会通过书信往来等方式了解调研点的发展变化。

        “或许今年这段时间会收到习副主席的来信呢!”2012年3月21日,年已60的姜银祥再次产生美好的期盼。姜银祥此前是淳安县枫树岭镇下姜村的党支部书记,下姜村是习近平在浙江任省委书记的工作联系点,习任浙江省委书记时,先后去下姜村调研7次,“4次直接到我们村里,3次是我到镇里直接向他汇报。”

        习近平以后辗转上海、北京任职,与下姜村的联系仍不断。“这么多年来,基本上是每年一封信。”姜银祥说,2009年春节前,已去北京任职的习近平主动给下姜村来信,问询村里的发展情况,并祝乡亲们春节快乐。

        2010年农历正月二十,他以下姜村党支部名义给习近平写信,汇报这几年来他的工作联系点的发展变化情况,姜是用快件寄过去的,信上收件人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习近平书记”。 2011年5月,浙江省委办公厅收转了习近平给下姜村的回信,习近平在信里勉励村民继续努力,抓好生产,共同致富。

        2009年8月,广西百色市田东县作登瑶族乡陇穷小学六年级学生张玉玲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一封来自北京的信函信纸,看着上面竖排的毛笔手写体,很久之后才相信这是吴邦国委员长给她写来的亲笔信。 

        当地媒体报道称,“张玉玲站在学校的小操场上,给聚拢来的乡亲们朗读了这封信。当听到信中‘希望老区人民的日子一年比一年过得好,老区孩子个个都有出息’的祝愿时,许多村民激动得直抹眼泪。”

        张玉玲清楚地记得,吴爷爷2008年来的时候问她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还关心地问:“一个人回家怕不怕,有没有父母来接?”合影时,张玉玲就站在吴爷爷的左边。在学校校长的帮助和指导下,这位瑶寨小女孩平生第一次给中央首长写信,因为紧张,她甚至没在信上写上落款时间。张玉玲后来成为田东的代表参加了全国的少代会。

       山东桓台邢家镇黄家村的村民崔佃玉、张爱莲夫妇在李克强总理走之后,也拿起笔,小心翼翼给北京写信,内容大致为,李副总理曾经到访的村庄,半年之内发生了很大变化。喜悦之余,代表村民给总理写了封信。

不久之后,他们就收到回信。在信中,“他不仅为俺村发生的新变化由衷高兴,还向俺们全家和乡亲们问好,祝愿俺们来年有个好收成,生活再上一层楼。”崔佃玉说,李克强副总理在信中还说,要把更多的实惠给予农民,让农民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

崔佃玉夫妇现今还保留着珍贵的“总理回信”复制件,并决定把它作为传家宝,子孙世代保留下去。而信的原件,经山东省委、淄博市和桓台县的各级领导层层批示学习,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要文件,被政府归档保存。

 .......未完 详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14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12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