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弘法谋取宗教话语权【2012年第16期】

         519日傍晚,地处北京宣武区教子胡同南端的法源寺前街,穿过一道上面写着“南无阿弥陀佛”的影壁墙,一群穿黄袍踩布鞋的僧人正端坐在法源寺内教室中,用英语大声朗读佛经。

     这是法源寺的学僧们在上每周一次的佛学英文读书班,他们用流利的英语对话,完成一份份听力、口译、阅读作业,撰写一篇篇英语短文。

与京城其他寺院不同的是,法源寺不仅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名刹,也是佛教最高学府——中国佛学院的所在地,它是培养青年僧伽和研究佛教交化的重要场所。

平日,法源寺香火不茂,人流不繁,院内清幽雅致,宁静而怡然。在这里,学僧们能够系统地学习到2500多年来流传至今的佛教原典和理论,包括四书五经、老庄这类儒家、道家传统经典,他们也普遍涉猎。经常有高僧大德来此聚会、居住,吸引不少虔诚的居士前来听经讲法。

此次新开设的佛学英文读书班,旨在培养中国佛教翻译人才,向学僧们普及基础英文佛教词汇,及强化佛教基础义理的理解。中国佛学院研究部主任园慈法师是英文班的主讲老师,他希望借此提高佛教徒、佛学爱好者的英文水平,便于将来出国弘法。

法源寺里的英文班

中国佛学院的老师很多是从国外留学归来。法源寺的源流法师在斯里兰卡留学8年,学成后又辗转在泰国、新加坡等大学开课授业。十几年的海外学习生活,他已经能够用英语进行流利的交流,能把他所知道的、习得的、领悟的佛教教义流畅地表达出来。

这两年他回到国内,每周末都去北京佛教居士林教佛教英语,课堂上还有许多外国学生前来听课。“只要有修行,你到哪,就是你讲经说法、弘扬佛法的道场。”源流法师说。

圆慈法师曾在英国伦敦大学攻读博士,读完博士后选择回国。“英语作为一种国际交流工具,在现代社会越来越重要”,圆慈法师说,“弘扬佛法离不开语言,我们希望走出国门,将中国的佛教文化传遍世界”。

“出家人要担起责任,让世界众生听到佛的声音。”对佛学院的学僧来说,海外弘法是他们追寻的一个梦想。他们毕业后一部分考上研究生,继续留在佛学院深造;一部分回到全国各大寺院担当管理建设寺院和弘法利生的使命;另一部分则选择出国留学,主要的留学国家有斯里兰卡、泰国、日本、欧洲、美国等地。

“现在很多寺庙对外开放,僧人出国的机会也多,经常会有国内外游客前来参观,研究佛法,我们非常愿意给他们解释,但是语言不通就成了‘哑巴’。”来自四川的清霁法师说,他们以往通过翻译进行交流,觉得很吃力,这激发了他们学习外语与人交流的愿望。

截至2010年底,少林寺在海外建立的“少林文化中心”已经有38个,分布于世界各大洲。如今在美国纽约、休斯敦、洛杉矶等城市,都建有规模不一的少林寺或少林分馆,位于纽约法拉盛华人区的少林寺,十多年来已培养出各族裔弟子数千人,分散在美国各州。一些少林俗家洋弟子也在各自的国家开办少林文化中心。

上海玉佛寺也多次组织海外弘法活动,足迹遍及欧美、东南亚和港台地区。广东肇庆四会六祖寺多次举办佛教禅宗文化节研讨会,来自两岸四地、日、韩、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的高僧大德、专家学者,探讨“中国文化的全球传播与中国佛教的国际影响力”。2011911日,重庆华岩寺在泰国摩诃朱拉隆功大学设立“华岩基金”,用于资助中泰佛学交流项目,并为在摩诃朱拉隆功大学留学的中国学生和法师提供奖学金。这是中国佛教界首度在外国大学设立交流基金项目。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魏德东曾在美国休斯敦参访德州佛教会的玉佛寺、台湾中台禅寺休斯敦道场、新加坡净宗学会休斯敦分会、华严莲社、居士组织菩提精舍、佛光山休斯敦分会以及真佛宗休斯敦道场。他感慨道:“汉传佛教现在遍地开花,已经渗透到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牋

现在,德国汉堡活跃着40多个佛教中心及佛教团体,无论在汉堡市内还是市郊,都能看到丰富多彩的佛教活动,数以千计的汉堡市民在这些佛教中心及佛教团体里逐步了解中国佛教并参与修习。

谋取汉传佛教话语权

“中国佛教有必要走出去,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它。”20124月底,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在香港第三届世界佛教论坛上发表演讲,称中国已成为世界上佛教资源最雄厚的国家,应鼓励寺院积极走出去,向外宣传中国文化,与各国人士广结善缘。去年,传印长老率团先后访问了日本和韩国。在日本,中国佛协还为“3·11”地震灾区举行了消灾祈福法会,并向灾区民众捐款。

佛教徒的修行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自己修行、研习佛法,另一种是弘扬佛法。历史上,东晋法显法师、唐朝玄奘法师都曾西去取经、求学。东渡日本的鉴真大师成为中日文化的友好使者,太虚大师则是近代中国僧侣向西方弘法的第一人。他亲身游历欧美各国,开展巡回演讲,倡导设立佛学研究院。多年来,内地沿海地区一些寺院曾广泛开展对外弘法活动,并在海外建有众多廨院;很多福建僧人赴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家,向旅居当地的华侨弘法。

佛教界一直把建造寺庙视为最大的功德。近年大陆众多寺院香火鼎盛,黄夏年认为,他们完全有实力在别的国家建造下院,或由佛教僧侣按历史惯例在当地自筹资金建造。“国家不用出一分钱,就可以在异域建成中国的寺院,真正把中国文化的根扎下来。”他说。

然而近年,南传佛教在世界上的影响超过了汉传佛教。国内佛学研究者发现,南传佛教的道场和禅修中心现在遍布欧美各国,拥有大批信众。这些道场和禅修中心有的是从南传佛教国家留学归来的西方佛学弟子创办的,有的是南传佛教国家著名道场和禅修中心的海外分支机构。

比如泰国当代著名禅师阿姜查(Ajahn Chah)创办的巴蓬寺(Wat Pah Pong),其分院遍布泰国和欧美各地,总数超过200座。缅甸当代著名的禅师马哈希(Mahasi Sayadaw)创办的马哈希禅修中心,在缅甸境内超过300多处,其弟子也在世界各地设立许多教导马哈希方法的禅修中心。

大陆佛教界在海外的弘法事业不仅落后于东南亚南传佛教国家,也落后于同为汉传佛教的台湾佛教界。目前,台湾高僧星云大师创办的佛光山在欧洲、美洲、非洲和东南亚创建了200余所现代化道场,弘法据点遍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带动全球学佛热潮。

佛光山在海内外设立16所佛学院,创办了美国西来、南华、佛光等四所佛教大学,积极举办、参与佛教学术会议,筹办学术刊物,并派遣留学僧前往五大洲各国学习交流。“佛光山在世界各地播撒佛法的种子,而大陆佛教海外发展的道场、寺院却不多见。”黄夏年呼吁,中国佛教应鼓励以寺院为单位去国外发展,与外国的寺院结成友好单位,谋取中国大乘佛教在世界佛教的话语权。

 

《凤凰周刊》2012年16期 谌彦辉

清霁法师希望佛学院毕业后去海外深造。“留学不仅可以拓宽自己的佛学视野,也能将汉传佛教弘扬到世界各个角落。”他说,目前一些法师海外弘法的冲动强烈,他们去国外参加学术研讨交流、著书立说,登台教徒,甚至开宗立派,建造寺庙,担任方丈。

中国佛学院本科和研究生阶段都开有英语课。其中,本科用的是新概念教材14册,研究生则专门学习佛教英语。此外,他们还定期开设英文文学、英语语音以及西洋音乐艺术的课程,帮助学僧们全面提高英语语言文字能力。

佛学院的熄灯时间是晚上十点半,在熄灯前,他们会复习一段课文。课余时间,一些年轻法师还跑到位于珠市口的新东方校区上课,他们选择的课程是新概念英语,有的还跑到外国语大学学习德语、法语和日语。

这些年,上海、广州等城市的佛教寺院也相继开设英语课,指导僧人们学习英语。上海玉佛寺的僧人时常出入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出国人员培训部,他们甚至把法师送出去学外语,作为玉佛寺人才培养计划的一部分。

广东的六祖寺亦与暨南大学和尼泊尔佛教大学联合开设了为期半年的佛教英语高级研修班,共招收30名学生,开设了梵文、佛学原理、世界著名思想家生平及思想、心经英语详讲、禅宗要义、南亚历史文化等课程,由来自国内外的资深佛学专家和高僧大德任教。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佛教,中国的佛教法师要积极走出去,与人交流,让西方人听到中国佛教的声音。”圆慈法师说,“今后将为僧人开设更多类似的培训班,希望他的英文班能为僧侣出国弘法打开方便之门。”

内地寺院海外忙拓展

佛教寺院英文热的背后,是大陆寺院向海外拓展的强烈冲动。

过去一年,深圳弘法寺方丈印顺大和尚多次从深圳飞往尼泊尔,转抵喜马拉雅山南麓的佛祖诞生地蓝毗尼。蓝毗尼是世界上著名的佛教圣地,印顺在这里的中华寺担任新方丈,这是中国有史以来在海外建立的唯一寺院。中华寺1998年由中国佛教协会建立,亦是中国佛教对外联络的重要窗口。印顺深得弘法寺本焕长老禅脉心髓,他希望当好“民间大使”,将中国佛教文化精神发扬光大。

深圳是境外佛教界来访和境内佛教界出访的重要中转地。近年来,弘法寺先后组团前往印度、泰国等国参访,僧伽合唱团赴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韩国、德国等地演出“神州和乐”,传播中国的佛教文化和音乐。

今年430日,深圳弘法寺佛学院迎来了一位高鼻深目的洋和尚。他是美国万佛城住持恒实法师。上午9点,他在佛学院大课室作了一场题为《21世纪出家人的机遇与挑战》的演讲。

恒实法师讲述了恩师宣化上人在美国弘扬佛法的四大志业,包括“建立当地的僧团、用世界各国文字翻译佛教、推行教育并改革教育、宗教交流”。他还介绍了佛教在西方国家的传播情况,鼓励佛学院的学僧今后有机会到国外去弘扬佛法,让佛法的光辉照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和弘法寺一样走出国门的寺院如今越来越多。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黄夏年说,仅2011年,内地就有多个寺院主动向海外拓展,“这已成为当前中国佛教界中的一股潜流。”

其中最为知名的当属嵩山少林寺。自上世纪70年代末起,少林寺就开始接待日本、韩国、欧美等地的佛教、武术、文化代表团及政府官员来访。近年少林僧人纷纷走出国门,参加国际性的宗教学术会议和佛教法事活动,把少林功夫带到了国外,并在海外设立分寺。

20111月,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在第八届文化产业新年论坛上公开演讲,称少林寺目前发展的重点“主要在海外,我们的武僧和法师都用英语、德语、西班牙语在当地传播”。据他透露,少林寺目前在伦敦、柏林等地直接办了40多家文化中心。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14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