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油南海开发战略呼之欲出


中海油男孩开发战略


5月9日,中国首座第六代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在南海东部珠江口盆地的荔湾6-1区块成功开钻。该处在香港东南方向约330公里,水深1500米,中海油将在这里独立打出第一口超深水探井6-1-1井。

  “981”在南海高调开钻,正值中菲黄岩岛对峙的敏感时期。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董事长王宜林在当天的致辞中,称这一自主设计和建造的大型深水装备为“战略利器”、“流动的国土”。

“981”南海行踪

  作为官方眼中的深海利器,“981”的行踪向来低调而诡秘。从公开资料来看,2010年2月26日,“981”在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出坞,系泊在上海外高桥码头进行码头舾装。这项工作历时一年多,至次年3月底结束,开始海试。

  今年1月29日,在“981”结束海试沉寂多时之后,央视公开了其最新动向——“981”位于南海南部,离岸边250公里,所处水深70多米,计划一个月后向东南方向开进200多公里,到达水深700多米目标海域。这个目标海域就是南海东部珠江口盆地的流花29-2区块。3月6日,“981”在这里开始试运行,成功钻探出流花29-2-1井。

“981”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全资拥有,由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海油服)租赁并运营管理,客户是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中海油服总部设在中海油燕郊基地,距离北京约30公里,中海油服办公室主任李大勇说,作为海上油田服务供应商,中海油服只负责操作“981”平台,其去向完全听从客户的指令。

  目前,担任“海洋石油981”平台经理的是四川人邓明川。他供职于中海油服,从事石油工作十几年了,最近随“981”出海,在海上断断续续作业了一个多月。4月26日,也就是中菲黄岩岛对峙第15天,他们接到指令,离开29-2-1井,前往30公里开外的荔湾6-1区块。

一般海域环境下,“981”依靠自身动力航行,时速14.8公里,用不了半天,就能转移到新的作业区块。4月27日,他们到达新井位,开始各项准备工作。邓明川在接受本刊采访时透露,正式开钻前,他们还打了一口试验井。

  “981”平台每天两班倒换,24小时不间歇作业,其后勤补给基地设在深圳蛇口,直升机每天搭载人员和物资来回穿梭,从基地到平台,每次飞行约2小时。邓明川手下有四个班,每班150多人,工作28天后就可以轮休28天。他们从2008年10月就开始介入“981”的前期工作,单是船厂交给平台的最终设备资料就超过1吨重,需要他们一一消化。这支队伍平均年龄30来岁,其中有部分外籍人员,平台内部会议和文件往来都采用中英文双语,中外员工可以无障碍交流。

  5月9日,荔湾6-1-1井正式开始作业,担任司钻的邱锐是一位“80后”年轻人。“这是中国石油公司第一次独立进行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邓明川说,该井的目标深度是2335米,正常作业需要56天。至于钻井成功后“981”的下一步去向,邓表示“选择范围很大”,但他们无权决定,须听从客户指令。

根据中海油2012年战略展望,他们今年计划在南海钻探流花29-2-1、荔湾6-1-1、荔湾21-1-1三口深水井。如果这个计划不变,“981”将继续在荔湾气田作业,下一个目标指向荔湾21-1区块。

继“981”之后,中海油另一大型设备——“海洋石油201”也于5月15日自青岛起航,开赴荔湾气田,铺设深水天然气项目的海底管道。“201”是中国首艘深水铺管起重船,由中海油旗下子公司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油工程)操作管理。这是中海油第一次在1500米水深进行海底铺管作业,此前的最深作业纪录为330 米,而国外铺管最大水深为2200 米。据中海油一位资深专家透露,该输气管道将从荔湾气田一路铺到珠海横琴岛上岸,估计长度在300公里以上。目前,中海油在珠海横琴岛已投资人民币70多亿,建成天然气项目终端处理厂,占地33万平方米,为珠海、澳门及整个珠江三角洲地区提供工业和城市用气,而荔湾气田将是其重要气源地。

以自主开发促共同开发以自主开发促共同开发,这是中国多年来在南海被动的维权实践中得出的深刻教训。

  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克里斯通公司主动找中海油合作,双方签订在南沙“万安北-21”合同区块进行合作勘探开发的石油合同。1994年4月,克里斯通公司雇用一艘中国物探船,进入南沙万安滩海域开展物探作业,遭遇越南武装船包围。双方在海上对峙了一周之久,最后中方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让克里斯通雇用的物探作业船撤出合同区块。

此后,“万安北-21”的合同搁置下来,至今无法执行。而越方不但将万安滩大部分海域划分成几个区块,在世界范围公开招标,而且得寸进尺,不断扩大油气侵权范围,甚至越过北部湾湾口外中方一侧海域,逼近海南岛附近海域。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始终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立场。2005年,中国、菲律宾与越南在马尼拉签署《在南中国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是中国这一主张的初次实践。正式签约当天,马尼拉签约现场张挂了“将南海地区转化为实现亚洲能源独立的合作区域”,宣示相关争议方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由此起步。时任菲律宾总统的阿罗约称其为“南中国海和平及安全的外交突破”。

合作协议为期三年,协议区总面积14万平方公里,位于南海中部稍稍靠近东侧。菲国家石油公司、中海油和越南油气总公司联手收集区内定量二维和三维地震数据,费用预计1500万美元,由三方平摊,成果也由三方共享。但让中方没有料到的是,在协议区物探作业完成之后,菲律宾国会议员攻击阿罗约“向中国出卖菲律宾及东盟国家在南海地区的利益,违反菲与东盟其他国家团结一致的原则”,指责三方合作“侵犯菲律宾主权,违犯菲宪法”,迫使三方协议的执行搁浅。

  中海油多年来一直积极奔走,期望三方排除政治干扰,将“处于停顿状态”的合作协议继续执行下去。然而菲律宾方面却擅自从协议区中划出1万平方公里的区块,对外招商,单独开发。中国那时还不完全具备深海采油技术,对菲方出尔反尔也缺乏有效的反制行动。“菲律宾言而无信,靠不住。”王佩云说,事实证明,中国不能坐等对方与我方“共同开发”,必须立足于自主开发,才有可能迫其就范,促成“共同开发”。

  面对南海争议,王佩云认为,中方可能采取的行动不外乎三种方式:1、对周边国家的侵权行为划定红线,一旦越线,即采取断然反制措施;2、耐心周旋,干预其在我管辖海域的物探、钻井等非法作业行为,迫其停止侵权;3、在争议海域以自主开发促“共同开发”,迫其就范。

  “美国在南海连环军演,有意将南海军事化,中国不能上当,被动与之进行单纯的军事对抗。自主开发,经济维权,同时做好必要情况下进行军事斗争的准备,才是最好的选择。”王佩云说,南海中南部争议区域,都是油气富集区,以经济手段维权,“981”将大有作为。前不久,大陆众多专家学者以特殊方式上书中国政府,建言允准中海油在南海争议海域“北南并进”,尽快启动北部湾湾口外和南沙海域的油气勘探开发,包括重新激活“万安北-21”合同区块的合作开发。此前,中国方面出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善意,在该地区一直采取克制和忍让态度。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就在中菲黄岩岛对峙期间,外电报道,“981”南海正式开钻前一天,中海油邀请菲律宾菲莱克斯矿业公司董事长曼纽尔·潘希利南到北京,商讨共同开发争议水域——礼乐滩的天然气。菲律宾正寻求这一争议海域国际招标,截止日期是7月31日,不过迄今还没有收到任何投标申请。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表示,他对同中国签署协议持开放态度,愿意和中国公司达成开发油气田的协议,政府会另外解决南海主权纠纷;而潘希利南则称“会谈很友好,很有建设性”。

  “中方倡导的共同开发,前提是主权在我。中海油在争议海域不会应菲方要求,参与投标,这是中方的一贯立场。”王佩云分析,从上述行动来看,今后一段时间,中海油在南海的勘探开发,包括争议海域的勘探开发,会有一些动作。

  一步步向深海推进 深水钻井船、工程船齐聚荔湾,中海油深海战略呼之欲出。

荔湾气田是中国海域迄今发现的最大天然气田,水深1500~3000米,属中海油与加拿大石油公司哈斯基在南海深水领域的合同区块。2005年2月,两家公司签订勘探合同,随即开始勘探作业。次年7月首次钻成水深1480米的深海探井,发现了荔湾3-1大型深海天然气田,天然气储量超过1000亿立方米。随后在这一海域,又相继勘探出流花29-1气田、流花34-2 气田等多个深水气田。

  一个新的油气田,从发现到投产,一般需要3~5年时间,而深海作业难度更大,需要时间更长。据业内人士透露,“981”和“201”现在并肩作业荔湾气田,从工作进度来看,正式投产还需要2~3年。而中海油深海战略的近期目标是,在2020年建成一个“深海大庆”,年产油气5000万吨当量。

  南海属于世界四大海洋油气聚集中心之一,有“第二个波斯湾”之称,石油预测地质储量约230亿~300亿吨,天然气预测储量约16亿方,其中70%蕴藏于深海区域,而深海勘探开发的核心是解决海洋工程技术和装备问题。

  中海油对深海油气的勘探开发,始于1996年与美国阿莫科公司在珠江口成功合作开发水深300多米的流花1-1油田。按照国际通行标准,水深300米是浅海到深海的分界线,由经验丰富的阿莫科传帮带,中海油第一次进入深海区边缘,采用包括水下机器人在内的7项世界顶尖技术,获得深海勘探、开发的初步认识。

  2003年,流花1-1油田遭遇台风“珍珠”毁灭性的破坏。当时,国际上只有少数几家公司具有深海油田的修复能力,他们开出每天50万美元的高价,还不承担维修失败的责任。面对这种趁火打劫、近于勒索的合同条款,中海油被迫自己动手,集聚国内外技术力量,自主攻克了深海油田修复的技术难关。

  “300米是个坎”。再往深处走,投资规模和技术要求大不一样,非采用近些年正在突破的深海高新技术不可。2006年,中海油斥资22.68亿美元,在非洲尼日利亚收购OML130油田的开采权,目的是“偷师学艺”,向该油田大股东——一家法国公司学习深水作业。

  中海油深水战略的一项主要内容,是研发一批包括“981”在内的世界顶尖级的大型深水装备。此前,有人猜测,“981”的核心技术,系中海油斥巨资从美国购得。业内人士分析,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美国特别看重知识产权,如此大手笔的技术转让,不可能秘密交易,但是迄今并没有看到美国媒体在这方面的报道。一位资深专家透露,美国确有专家团队参与“981”的技术攻关,其核心技术由中美双方共享。

  除“981”、“201”外,中海油还拥有全球最大的浮式生产储油轮“海洋石油117”、亚洲最大的深水物探船“海洋石油720”等大型设备。至此,中国自主掌握了深海油气勘探开发的全套技术,拥有深海物探、深海钻井、深海铺管、深海焊接、深海采油、深水机器人等全套设备。

  随着“981”南海开钻,一项涉及南海问题的战略研究也接近尾声。据参与该战略研究的原《中国海洋石油报》总编辑王佩云透露,南海维权需与资源开发结合起来,鉴于周边国家对中方“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善意主张置若罔闻,他们提出了在争议海域“以自主开发促共同开发”的新思路,得到有关各方的认可。“981”公开报道的作业水深为3000米,实际可以达到3600米,涵盖南海90%以上的海域,他判断,为实现以上战略意图,“981”从水深700米到1500米,再到3000米,今后将有可能“自北而南,一步步向深海推进”。

  目前,中国多家船厂都有能力建造深水采油平台。中海油还有继续建造多个“981”平台的意向,但建造几艘,相关人士表示,具体数字不便对外透露。

《凤凰周刊》2012年16期 李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15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