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碘盐致病与民意的缺席状态

加点盐治病        在选择加碘盐还是无碘盐这件事上,普通公民没有决定权、监督权、批评权,只能承受“被决定”的后果。

       前段时间体检,意外地发现自己的甲状腺中出现比较大的囊肿,需要复查和治疗。与周围人谈及此事,他们皆劝我不要大惊小怪——在深圳,甲状腺结节是高发病。翻阅了有关资料,初步断定问题出在加碘盐上一无论是碘缺乏,还是碘过剩,人都会患甲状腺疾病;作为滨海城市,深圳人的食物中本来就富含碘,食用加碘盐会破坏甲状腺的功能,直接导致其发生病变。很多来自内地的健康人士在广东生活数年,就莫名其妙地患上甲状腺疾病,不幸者甚至罹患癌症。某单位一次体检下来,甲状腺疾病者竟然高达30%。在身心遭受痛苦之时,他们还被迫吃加碘盐,以至于病情雪上加霜。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广东,也出现于所有碘过剩的地区。

       弄清楚患病原因后,我决定购买非碘盐。可是,所有超市的货架上只摆着加碘盐,这个小小的愿望竟然难以实现。我知道食盐是专卖品,直接由国家控制,普通商人无权独立经营。然而食盐的主要消费者是市民,后者无疑应该具有选择的权利。可是,在满城皆卖加碘盐的情况下,他们选择的权利无疑被忽略了。当然,为了让患病的市民控制症状,有些医院开始售卖非碘盐。可是,购买非碘盐需要患病证明。也就是说,你只有在被加碘盐改造为病人日寸,才能拥有享受非碘盐的权利。这无疑具有浓郁的黑色幽默意味。
       据说,售卖加碘盐的原因是为了防止市民得病,在食盐中加碘体现了关怀众生的善意。问题是,这种善意却结出了“恶之花”:由于未给市民以选择的机会众多碘过剩者依然只能买到加碘  盐,于是,各种各样的相关疾病开始折磨众多不知内情的国人。这说明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只要你不尊重对方的权利,关怀就会变成伤害。即使我们拥有习惯于服从的灵魂,肉体也不会柔顺地接受所有强加给它的东西。相反,它会抵抗、生病、受难。显然,加碘盐致病问题是个符号,是意味深长的社会症候,折射出当下机制存在的欠缺:作为社会生活的主体,普通公民无法参与公共决策,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在选择加碘盐还是无碘盐这件事上,普通公民没有决定权、监督权、批评权,只能承受“被决定”的后果。这个事实无疑提示我们思考相应体制的缺陷。
       这种自上而下的决定显然出了问题一一不管是出于关怀众生的善意也好,还是拍脑袋的产物,抑或是为了某些部门和企业的利益,专卖加碘盐的行为无疑造就了严重的公众健康问题。碘过量可导致如下症状:甲状腺肿和高碘性甲亢;脑重量减轻,学习能力下降;精子计数减少,生育能力变弱。正因为如此,欧美国家在推广非碘盐上态度谨慎,从未实行具有强制性的政策。笔者最近购买了若干日本和欧美国家的盐,发现包装上都明确注明有碘、无碘及碘的具体含量,让购买者心中有数。相比之下,中国所采取的“_刀切”政策却忽略了地区差异和公民的选择权,已造就了大量病人。统计显示大陆有5个省区人均摄人碘过量,16个省区市处于大于适宜量水平。可是,有关强制售卖加碘盐的政策并无松动之意。对此,民间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不过这些声音无疑微弱,总是很快
就消失在国家叙事的强大背景中,难以产生效果。
        在不知道医院售卖非碘盐之前,我只好去香港实现自己的选择    每次经过漫长的过关程序仅带回几包非碘盐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这有些奢侈的购盐之旅却提示我:如果相关部门能够在此问题上征求民意,假如我们可以,像香港市民那样在加碘盐和非碘盐之间作出选择,这些问题原本就不会发生,我们原本可以不受这些苦一一国家是公民共同体,给公民以选择权,很多困扰我们多年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口编辑叶匡政口美编黄静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16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