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中的黑猫

冷战棋局,高空中的黑猫
       红色衬底上,有一张黑猫脸,这是台湾黑猫中队的队徽。红色象征已经赤化的大陆,黑猫的脸代表U-2机身的正面,它竖起的两只耳朵是敏锐的感应器,金黄色眼睛如同飞机上透彻锐利的侦照相机,四根猫须代表侦测天线,脖子是下视镜。在长达13年零9个月的时间内,黑猫中队通过美国提供的U-2高空侦察机,穿越台湾海峡前往大陆进行侦照,搜集情报。这是冷战时期攸关两岸的最高军事机密,目前已在台湾解密。台湾地区“国防部”史政编译室通过采访黑猫中队幸存者,贡献出这本《高空的勇者:黑猫中队口述历史》,生动揭示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内幕。
       黑猫中队的正式名称是“空军气象侦查研究组”,对外宣称是“第35中队”,直属于台“空军总部情报署”。它成立于1961年2月1日,工作任务是驾驶U-2机前往大陆(也包括朝鲜、越南等地)高空侦查,以了解共产社会各种军事设备、基地及工业与交通设施。U-2机需高空飞行,机体设计不同于一般飞机,驾驶非常困难,对飞行员的素质要求极高,又常会遭到大陆的炮火攻击,故具有相当大的危险性。黑猫中队队徽的设计者陈怀,就在驾机侦照时,于江西南昌附近被解放军的飞弹击中身亡。
       陈怀是黑猫中队第一个牺牲的队员。他的队友杨世驹回忆,1962年9月9日,陈怀早上7时30分左右出发,到8时多即失去音讯。据当时位于台湾大溪的电监中心所监听到的解放军通话及监控记录,陈怀所驾驶的U-2机一瞬间由7万英尺急降到2万英尺,常理判断是出事了。一开始大家还抱着他存活的希望,一周后才因监听到大陆广播有将他击落的导弹部队大肆庆祝的消息,确认他被击落。蒋介石为此还特地在他名字后加了个“生”字表示怀念。“陈怀生”成为陈怀逝后的新名字。此后台北的怀生厅青年活动中心和怀生小学,也先后诞生。蒋介石用这种方式激励黑猫中队的效忠。但陈怀终究无法重生。在两岸军事对峙时期,这样的个人悲剧命运有很多,只是长期都被党国的宏大命题所覆盖。
       美国深度参与了黑猫中队组建与侦照全过程。不仅U-2机等器材由美国提供,黑猫队员在美国受训,在台湾的指挥基地也有美国派来的指挥官、作战官、会计、行政文职人员及维修人员。黑猫队员的派出任务命令,都来自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中情局总部。按照曾任黑猫中队队长的王太佑回忆,他们的作战指挥体系如下:美国总统同意任务后,下达指令给中情局,中情局再传达讯息给在台湾桃园的美方人员;美国总统在决定任务前,会先征询蒋介石的意见,蒋介石同意后,再指示蒋经国执行,蒋经国再转达至台空军总部衣复恩将军处,最后传至桃园。黑猫队员轮流驾机执行任务,每次任务执行都超过7个小时。
       在杨世驹的口述中,我们看到黑猫队员面对的巨大压力。每次执行任务前,他们要在美军个人装备士官的协助下穿上量身定做的高空压力衣。因为在数万英尺高空中,人体内血液中氮成分会逐渐变多,造成关节肿大疼痛,影响飞行,所以飞行前需吸氧,以排除血液中氮成分。为减轻机身重量,U-2机的油量不会装载过多,一般返回降落时要控制在仅剩6070加仑之间(200余升),遇到袭击时耗油量增加,就要小心。飞机上饮食需要通过吸管采用挤牙膏的方式进行,排尿更为困难,需要解开压力衣下部三层拉链,用软管漏斗解决。所以在登机前就要减少饮水。飞行时需要随时校正航线、注意周遭情况,操作各种仪器,遇到特殊情况还需记载或录音。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会不自觉流很多汗,“可不要小看这种流汗的现象,一次任务下来流太多汗可能造成飞行员脱水,体重也会减轻5至6磅。”因执行任务压力过大,故黑猫中队有完成10次任务即可调职的规定。
       黑猫中队飞行员最多时共有5人左右,成立十余年,先后共进出28个飞行员,其中被解放军击落身亡或被俘的有5人,约占飞行员总数的18%,风险可谓非常之高。不管他们曾经被赋予多么严肃的使命,现在回过头看,仍只是大历史混沌棋局上一个被裹挟着前行的过河卒子。时代的伤痛面前,这些高空的勇者和其他所有同胞都无法置身事外。
《凤凰周刊》2012年11期 韩福东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17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