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夺岛行动全记录

日本夺岛全纪录       一直以来,日本试图通过“小步快跑”的形式,利用各种机会向前推进其夺岛计划,实现其希望的“实际控制”的做法是非常执著的。此次中菲之间的摩擦对日本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机会。
       正当中菲黄岩岛之争进入尾声之时,日本“横插一脚”,与菲律宾军方大秀亲密。据中央社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3艘练习舰5月28日起将抵达菲律宾进行亲善访问5天,以加强两国海上部队的关系。虽然菲律宾军方称,这些外国战舰访问与中菲黄岩岛事件无关。但日本在当前形势下与菲律宾搞所谓的亲善活动,针对性却一目了然。
      5月31日,日本自民党公布了日众院选举公约第2次议案。围绕东京都政府计划“购买”钓鱼岛之后的“岛屿管理方法”,议案中首次明确宣称“将对钓鱼岛实行国有化政策”。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有关“钓鱼岛国有化”方针,2次议案强调了“岛屿的有人化以及周边海域的有效利用”,并明确指出“将改自卫队为国防军”。
      近年来,日本从官方到民间、从军界到政界在钓鱼岛问题上频频出招,试图进一步巩固对钓鱼岛的实际占有控制。“夺岛计划”是烟雾弹?
      5月26日,第6届“日本和太平洋岛国论坛首脑会议”在日本冲绳闭幕。日本首相野田在会上宣布,未来3年将向太平洋岛国提供上限为5亿美元的援助。尽管野田在会后强调“峰会并不针对特定的第三方国家”;但是,诸多日本媒体都认为日美两国的意图十分明显,即“在峰会中合作,以防该地区的主导权落人中国手中。”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黄大慧认为,会议特别强调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重要性,要求加强维护海洋秩序的合作,“显然有针对钓鱼岛问题和南海问题的考虑,而且日本拉拢美国的动机非常明确,主要是为了牵制中国在太平洋岛国中的影响力。”
         大陆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在5月28日刊发了题为《日本在中国周边紧忙活》的报道,细数日本正在亚太地区展开的一系列
“针对中国的”外交攻势,并引述学者评论称:“从购买钓鱼岛,到各种军演、外交拉拢,日本最近针对中国的动作频繁,甚至形成一种处处与中国相争的气氛,试图把中国描绘成一只亚太恶龙。”
         在开展外交攻势的同时,日本也做好了军事准备。日本《产经新闻》5月9日披露了日本海陆空自卫队以“中国抢占钓鱼岛”为假想背景而制定的“夺还作战计划”。根据这份“夺岛计划”,—旦钓鱼岛发生“中国军方在武力进攻的同时强行登岛”的情况,日方将采取三大作战方案:
         登岛作战。一旦确认中国武力攻占尖阁列岛,负责防御的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普通科连队将赶往尖阁列岛(中称钓鱼岛),实施登岛作战,驱逐中国水陆两栖部队和空降兵部队。
         实施海上打击。海上自卫队将出动舰艇赶赴尖阁诸岛周围海域,向中国舰队发起反击,同时航空自卫队的战斗机也会投入攻击战。
        最后是防空作战。为了防止中国空军战机和高命中率导弹对日本军事基地和其他设施的攻击,不仅投入陆上自卫队高射特科(炮兵)部队,还将投入地对空拦截导弹部队。
对于日本这次看起来“雄心勃勃”的计划,大陆军事评论员朱江明撰文指出,该计划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可能是日本故意放出的烟幕。他提出,无论如何制订计划,此类方案都应该是绝对保密的,否则很可能影响战争的胜负。“任何已遭披露的作战计划都可以视为过期无效的计划。”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刘江永告诉记者,类似的军事布防在日本已经有多个方案,这并非什么秘密,但它反映出日本把钓鱼岛争议和日本整体军事战略挂钩的倾向越来越明显。他介绍称,日本在2010年末通过的战后第四个《防卫计划大纲》就已明确规定,日本未来军事防卫重点是向西诸岛转移,钓鱼岛也被包括在其范围之内。官民合力步步为营
诸多海内外评论均认为,日本高调披露的“夺还作战计划”是为了配合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购买钓鱼岛计划”,为加速从军事上、法理上实际控制占有钓鱼岛铺路。
       今年4月17日,正在美国访问的日本东京都知事、著名的极右翼分子石原慎太郎在华盛顿扬言,东京都政府正在准备从“民间所有者”的手中购买钓鱼岛群岛中的部分岛屿:“中国说钓鱼岛是他们的,完全无理。现在东京都要‘买下’钓鱼岛,而且已经决定了。”
截至4月26日,据《产经新闻》报道,石原慎太郎开设的捐款接纳账户已经收到超过9.1亿日元捐款。更荒谬的是,反华分裂组织“世维会”头F1热比娅也在东京向日右翼团体递交了10万日元现款,声称要协助东京都政府“购买”钓鱼岛。
        5月中旬在北京举办的中日韩第五次首脑高峰会期间,钓鱼岛问题引发的争论在中日高层领导人之间爆发。在双边会谈中,中国总理温家宝反复强调“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而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却强调其“是日本固有领土”。总理会面不欢而散,令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取消了之后与野田佳彦的双边会谈。而后,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也于5月19日推迟了刚刚达成一致的访日意向,称“出于公务上的原因,近期访日比较困难”。
日本夺岛行动全纪录
      日本前防卫大臣小池百合子撰文称,如今中国正意欲把“核心利益”一词用于与日本的钓鱼岛之争,甚至将它用于对南海的主张,他声称“中国不断扩大的‘核心利益’将是东亚乃至东南亚不稳定之源,这种不稳定极有可能引发军事冲突”。
       刘江永则认为,对这一表述应该从历史角度作出慎重的解读。在1970年代,中日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钓鱼岛问题并未被中国视为核心利益来考虑。1990年代《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之后,钓鱼岛利益争夺的价值迅速上升,但仍不足以构成中国的核心利益。直到21世纪之后,特别是2010年以来,日本采取一系列措施将钓鱼岛上升为军事战略问题,领土争议才被扩大。“如果日本再往这个方案发展,就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领土争议问题,可能影响到中国的国家主权利益和国家安全,这个问题就可能深化为中国的‘核心利益’。”
        长期以来,日本对钓鱼岛的政策可谓“步步为营”。刘江永分析说,日本试图通过这种“小步陕跑”的形式,利用各种机会向前推进夺岛计划.实现其希望的“实际控制”的做法是非常执著的。此次中菲之间的摩擦对日本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机会。
        2010年,据共同社报道,为因应钓鱼岛问题,日本将兵力部署重心从东北部的北方四岛转移至西南部钓鱼岛附近的琉球(冲绳)群岛,并计划到2020年将包括西南诸岛在内的驻军人数增加到2万人。此外,日本防卫省还进行1972年后的首次大规模扩军计划。
        黄大慧认为,以前双方在钓鱼岛问题上一直承认分歧的存在,日本也会顾忌中国的面子,但自从2010年中日{童船事件之后,日本开始否认争议,动作也更加大张旗鼓,日本似乎在努力给国际社会营造这样一种印象一 “钓鱼岛是日本的,强势的中国蛮不讲理”,“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今年1月,日本政府宣称对钓鱼岛周边部分岛屿完成了“暂命名”。3月,日本内阁综合海洋政策本部又公布了39个无人岛名称,其中包括钓鱼岛附属岛屿。最近,又有日本自卫队拟常驻菲律宾的消息见诸报端。
       有分析认为,日本非法占据钓鱼岛已30余年,再过10多年,将面临更复杂的国际法之争。因此,不管对于日本还是中国,接下来的10年,可能成为钓鱼岛之争的“冲刺阶段”。
       不过,在刘江永看来,这种说法值得商榷。“我们当然要捍卫民族主权,但也不必‘自我激将’。”黄大慧也不认为钓鱼岛问题在可预见的未来会有真正的结果,“还是一个长期较量的过程,这是双方政治智慧和意志力的较量。”
记者/李光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17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