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朝鲜劳工入境中国内情

朝鲜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还是第一次。

2万朝鲜劳工入境内情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S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2 011年11月11日,图们市委常委、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金光振向香港STAR集团客商代表团介绍朝鲜工业园建设情况。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总,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局有关官员透露,图们朝鲜工业园区与朝方制订的劳工用工协议中,中方承诺每月用于朝鲜工人的工资大约在150~200美金左右。这部分工资也不是全部由劳工受领,朝鲜劳务用工都是由政府机构集体外派,机构负责人与中方谈判工资,谈妥之后,工资中的60%归组织,40%由中方用工企业发给朝鲜工人。

这样的薪资水平在中国虽然低廉,但已高于之前朝鲜开城经济特区里的韩国资方。在开城工厂,韩国老板每月只需向每个朝鲜工人支付85美元,其中30美元由朝鲜官方收取作为赋税,30美元资方作为交通、工装、午餐等费用,并不直接发给工人,余下25美元才会发到个人手中。

在具体的用工方式上,朝方机构负责人也提出了他们的要求,派驻中国企业的朝鲜劳工,必须在同一车间务工,比如100个朝鲜工人,企业主想放在5个车间,一个车间20人,朝方不会同意。“他们只肯50人一拨分两个车间工作,而不能与中国工人_起共事,朝方劳工的车间主任或有限的技术人员可以是中方的人。”前述官员称,朝鲜担心中国工人与朝鲜人交流时间长了,有意无意地会对朝方劳工洗脑。

“他们派来的100名工人中,大约有10~20人是国内保卫部的人员,这些保卫人员分别担任班长、组长职务,相当于军队的政委角色,负责对劳工人员日常生活起居和思想活动的监督管理。”因此朝鲜劳工的住宿和聚餐都需建立专门场所,除必要工作外,不与中国人交流接触。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第17期 记者/钟坚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0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