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参与越南修宪改革

越方学者的大胆敢言,令中方学者吃惊。

“前往越南,属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下面的法治与政府治理口子对越南的援助。虽然我应允将中国宪法经验介绍给焦渴的越南学者,但说实话,中国这方面并无多少成功经验。”这让张千帆觉得很无奈,他发出了苦笑。

3月29日,越南的旅游城市大叻,联合国开发署与越南国会常委立法研究员举力了“各国宪法保护机制研讨会”。为期一周的会议,作为越南修改宪法前奏,回顾越南行宪20年经验得失,广邀各方专业人士出谋划策,对正在筹备中的二次修宪提供理论支持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宪法学者张千帆,原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晨光,作为仅有的两名外国专家出席了越南修宪讨论会。

宪法审查与党的领导问题引激辩

会场设在当地接待国宾的场所,由于是内部会议,越南方面没有在自己媒体上大张旗鼓宣传国际友人到访。与会的越南学者有七八人,主要来自胡志明大学和河内大学,官员20多人。彼此用英语交流,也有翻译人员。

越南知识精英们对当年的“西方敌人’并没有排斥感。参与交流的越南学者中,一个40多岁的学者是从美国学成归来的;两个年轻学者中,一个曾负笈法国,另一个则在德国深造。

据张千帆描述,会议由政府人员组织,在程序上不注重收集不同意见,说中止就中止,所以讨论得很不充分。与中国的同类会议比较,热烈度和自由度远远逊色。

任何聘请来的组织和个人,只能提供建议,没有干涉的权力,决定权在越南国会手中国会在否决了高铁案、铝矿案后,受到外界青睐,给人的印象并非是纯粹的花瓶。

会上,越南学者发言时都很激动,有人还提出建立宪政法院,语惊四座。国会议员马上担心会与一党制抵触。

尽管会议的组织方式显得僵硬,但张千帆从与会的越南老中青三代学者身上看到了变革的端倪。无论年轻的还是年老的越南学者,其大胆敢言程度令张千帆惊讶。即便老一辈学者没有出国留学的经验,但他们都对宪政追求有一个跟国际接轨的共识。“相比而言,我们的老一辈学者就比较保守了。”张千帆说。

越南学术界、出版界在引入西方思想资源上,明显滞后于1980年代的中国。但作为高校教师的学者们,正在源源不断培养出理念和气质跟老师相契合的学子。通过观察,张千帆深信学者的改革诉求很快会形成一个主要格局,所以越南改革步伐必越南宪法历经四次修改,分别有1946年宪法、1959年宪法、1980年宪法、1992年宪法。目前宪法序言中仍明确规定,国家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胡志明的照耀下”。将提速。目前虽明显落后于中国的宪法学研究,但也将会很快迎头赶上。

张千帆发现,越南学者对于建立宪法审查制度有一个很强的共识。基于越南的现行体制,他提议先在国会内部建立宪法委员会,向国会负责,负责审查法律规范合宪性的日常工作。同时,国会现阶段可以通过多数表决撤销其认为错误的宪法委员会决定。

但是,根据越南宪法第4条,“越南共产党作为越南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作为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和全民族利益的忠诚代表,坚持马列主义和胡志明思想的党,是国家和社会的领导力量。党的一切组织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开展活动。”在场的官员质疑宪法审查是否会有损害党的绝对领导地位。

对于这个条款,张千帆不以为然。他以中国经验和越南相提并论,劝慰紧张的越南官员:“关键不在于党的领导本身,而是在于如何领导?是通过宪法和法律领导,还是由执政党领导人在不顾宪法和法律的情况下个人领导?”

张千帆介绍,中国在1987年就在理论上清晰了这一原则问题。党的领导是体现在领导议会制定大方向,虽然宪法和法律都是在执政党的领导下制定通过的,但从文字规定上执政党不便干预具体司法事宜。

  未完,详情请参见《2012年第17期》
记者/陈祥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0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