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战争:抵制“美牛”的理与谬

       马英九5·20就职的头一天,民进党组织“呛马”大游行,“美国牛肉”是绿营“痛打”马英九的重型武器之一。2009年民进党祭出“美牛牌”时,曾导致官方人气低迷,这一杀手锏貌似屡试不爽。

        民进党称,马英九无视美牛使用瘦肉精和爆发疯牛病事实,试图开放美国牛肉进口,这是不顾百姓死活的残民政策。6月19日,绿营在“立法院”为此事甚至闹到会场瘫痪。基于美国新发生疯牛病案例,以及台湾各界长久以来“抵制美国牛肉”的口号和行动,台湾“农委会”、“卫生署”于今年5月组成考察团赴美国考察牛肉生产过程。为期23天的考察结束,考察团给出结论:美国对疯牛病有着严格的监测机制,其敏感度高于美国及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规范,输入台湾的美国牛肉可确保安全。

       此前,韩国也组成民官调查团对美国的疯牛病监测状况进行调查,5月11日给出结果,认为韩国进口的美国产牛肉不存在任何安全问题。但台湾政界及民众长久以来针对“美牛”的谴责和抵制行动不会因此告罢。考察团的安全评价话音未落,台湾消基会(财团法人“中华民国”消费者文教基金会)即举行记者招待会,指出“美牛”不只是“瘦肉精”和疯牛病,而是整个饲养系统都有问题。

      “美牛”真的那么不安全吗?

疯牛病的危险与屏障

        台湾对于美国牛肉的大规模抵制行动始于2003年,是年12月份,美国首次出现疯牛病案例。专业人士判断,这一病例极有可能是从加拿大输入的;由于仅仅出现一例,并不构成疫情。

彼时,重灾区英国,疯牛病已经肆虐了18年之久,近20万头牛受到了感染。

        台湾本土产牛肉很少,2003年之前,台湾牛肉消费以从美国进口为主,这次抵制行动之后主要转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进口。

        从疯牛病本身的性质来说,台湾人对于来自疫区的牛肉的恐惧可以理解——这种疾病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无论人畜,感染这种疾病之后,一旦发病,一年内的病死率是100%。

       但这种看似危险的疾病,却没有公众想象的那么可怕,主要原因在于其传播特性。

       1986年11月,科学家将这种侵犯牛中枢神经系统的慢性疾病定名为牛海绵状脑病。这种疾病此前至少在英国已经存在了数年之久,如果其传播方式与SARS、禽流感或鸡瘟类似,则英国周边国家应该很快出现疫情。

       事实刚好相反,疯牛病走出英国用了好几年,1989年首次在英国近邻爱尔兰出现;瑞士和法国于1990年各自发现首例疯牛病;直至1997年11月,葡萄牙、丹麦、德国、荷兰才相继出现疯牛病;1998年疯牛病抵达南美洲的厄瓜多尔;2001年,日本报告了亚洲首例疯牛病。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第19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1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