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忠烈祠探秘

大陆人热衷赴台寻先人灵位

         5月22日,台北圆山忠烈祠,马英九的车队缓缓而入,旁边站立着三军仪仗队,气氛庄重。这是马英九率“文武百官”前来遥祭南京的中山陵,向孙中山的遗像上香、献花,行三鞠躬礼后,公读祭文。

         根据规定,这是台湾领导人完成就职典礼后的法定行程,四年一次,由“总统”和“副总统”主祭,“五院院长”陪祭,各部首长参与。

        民进党执政的“去中国化”八年后,2008年马英九重新夺回政权,就职时再度喊出了久违的“中华民国万岁”口号,那次遥祭中山陵时,马英九百感交集,数度哽咽。

         近年来,台湾的忠烈祠数度进入新闻视野,逐渐为大陆人所知晓,甚至还在那里寻找到了自己先人的灵牌。忠烈祠被誉为国殇圣域,代表国家对阵亡军人和因公殉职烈士的褒扬,台北的圆山忠烈祠,功能不止是遥祭中山陵,每年还有固定的两场国家公祭。

         春祭国殇纪念1911年殉难的黄花岗72烈士;秋祭国殇纪念八年抗战期间捐躯的军人。圆山忠烈祠是唯一的“国家级”忠烈祠,“总统”必须出席。

       国民党缔建的忠烈祠体系具有浓厚的民族传统色彩,它亦是日本、韩国在内的“中华文化圈”常见的“国家荣典制度”,这套体系起源地的中国大陆人,反倒对其相当陌生了。

谁能进入忠烈祠

         深圳的建筑设计师晏欢常念念不忘,1944年8月,当他外祖父、新6军50师师长潘裕昆率兵攻克密支的同时,他那时任第46军新编第19师第56团少校营长的祖父晏福标,在衡阳外围的雨母山上阵亡。

          半个世纪后,晏欢和父亲来到雨母山,发现当地人对衡阳会战期间的这段往事一无所知。让父子俩更郁闷的是,他们在湖南省档案馆‘敌伪人员’专柜中,找到晏福标留存于世上的唯一照片。除此以外,在大陆找不到什么资料,父子俩无比感叹。

        当他们来到台北忠烈祠时,在武烈士祠的校尉百人灵位上找到了先人的名字,顿时如释重负。所有档案皆已电子化,只要提供被查人的姓名、籍贯、年龄、军阶、阵亡地点等消息,就能查得结果。管理人员热情接待了他们,打印出一份《烈士资料详表》。按惯例,工作人员还将从牌林中找出故人所在的那一块,放在桌案前让遗属祭拜。这一切贴心周到的服务,让晏欢父子倍感欣慰。

          近年,已有越来越多大陆民众赴忠烈祠寻找自己先人,或者托人找寻。有人委托去台旅游的朋友前去忠烈祠咨询,便收到了忠烈祠的丰富资料回馈。忠烈祠馆提供了先烈的个人资料和一些精美的小纪念品,同时按惯例取下牌位拍成照片送给遗属。

         台湾目前共有22座忠烈祠归政府管辖,只有位于台北中山区圆山的“国民革命忠烈祠”隶属于“国防部”后备司令部,其余皆归地方政府管理。

          在基隆河畔的圆山忠烈祠,占地5公顷,内分文、武烈士祠。武烈士祠供奉东征、北伐、抗日等各时期牺牲的三军将士。将军级别的牺牲者,有单人牌位供奉;校尉级的是百人合用的牌位;士官、士兵则以集体名册藏置在箱子里,每箱1万人名单。现供奉武烈士共396622人。

        文烈士祠里,领导人和具有特殊贡献者设个人牌位,余下设百人牌位,现供奉2536人。文武差别在于,除了传统意义上的文职人员外,文烈士祠囊括了所有在黄埔建军之前不分文武的国民革命烈士。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第18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1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