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拟重修教科书排“独”

       台湾“教育部”终于要向历史教科书动刀了。

        针对李登辉、陈水扁执政期间国中课本的“去中国化”表述,马英九政府决心来一番“拨乱反正”。这在台湾是高度敏感议题,“教育部”选择在马英九已成功连任之后做此决策,时间点的掌握上恰到好处。

       具体修改内容尚未最终定案,但大体方向已经基本清晰。“教育部”希望高中历史教科书审定委员会,能够根据一份民众建议意见做成决议,而后由出版社进行相应修改。这份民众建议意见书的核心内容包括:教科书谈到日本统治时期,不能谈日治时期,要叫日殖时期;不应提及台湾地位未定论;提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不应简称“中国”,应称“中共”、“中国大陆”或“大陆”等。

         民进党籍“立委”郑丽君为此特地召开记者会,高分贝反弹。她表示,“教育部”正试图以“太上皇”意见书干预委员会决议,这是马英九政府执行历史教学“去台湾化”三部曲之一,其主要执行者为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亚中。

          民进党一直都在反击,但此次中学历史课本的修订已箭在弦上。在两岸交流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语境下,执政的国民党PK在野且内部正检讨“台独”路线的民进党,结局不言自明。

郝柏村挑战“一边一国”

          今年4月,张亚中在《中国评论》刊文《异化的史观与认同:从我者到他者》。他说,在我读书时候的认知,毫无疑问的,“中国”是“我者”,“中共”才是“他者”。曾几何时,“中国”与“中共”均已从“我者”变成“他者”。为何如此?

         类似张亚中的发问,早些时候也从前“行政院长”郝柏村笔下流出。今年2月,郝柏村投书媒体,以《正视中学史地课本》为题,直呼“台湾政治社会的乱源,是国家认同的分歧,淡化了“中华民国”,并不能安抚“台独”的主张。要拨乱反正,必须旗帜鲜明,遵照宪法,认同“中华民国”,这是国民教育的基本宗旨,首应改正中学的史地课本。”

          在投书台湾《联合报》之前,郝柏村曾私下表示,依照其外孙女所用的教材,自己已成“亡国之人”。

          郝柏村外孙女所用的教材,是台湾“教育部”审定,由康轩出版社出版的国中历史地理课本。该教材颇为强调“台湾地区”,回避“中华民国”,但在谈及中国(大陆)海岸线外的岛屿时,又独举香港,而绝口不提“台湾地区”。更能表明其“台独”立场的是该书142页,2002年“世界主要国家”老年人口比例图的说明文字:台湾地区9%,日本18%,南韩7.6%,中国7.3%。将“台湾地区”列为与“中国”平行的国家,显然已经违背了“中华民国”的“宪法”——“宪法”仍坚持一个中国(只是这个中国,他们认为是“中华民国”),下分自由地区与大陆地区。

        此外,“教育部”审定,由三民出版社出版的普通高中历史第一册,亦令郝柏村不满。该教材关于1947年二二八事件死亡人数的描述,偏于民进党立场;而对中华民族史的叙述中,对孙中山与辛亥革命等都简单掠过,甚至于连“八年抗战”四字都没提及,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篇幅中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国民政府赢得对日抗战的胜利”而已。

          郝伯村难耐愤怒,奋笔疾书。他认为,“教育部”审定的史地教材,是在暗示“台湾、中国,一边一国”,“台湾人不是中国人”,“误导了中华民国国民的国家认同”。他甚至丢下了“欲亡人国者,必先亡其史”的重话。

      郝柏村今年已经93岁,曾任台“行政院长”,是国民党尚健在的最资深元老。他的文章引发民进党反弹,但从台媒报道看,民进党的反击主要集中在郝柏村关于二二八事件的表述上,在“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的相关论述上着力不多。这当然和二二八事件周年临近且此话题已形成政治正确有关,民进党大选败北后亦在检讨所谓“台湾共识”。

这篇文章刊发在台湾“总统”大选结束一个月之后。郝柏村作为国民党元老,当然知道有关“统独”的意识形态话题,最好在非选举季提出,使民进党失去操弄文宣的时机。这篇文章顺理成章引起“教育部”注意,以此为由头,订立原则,要求教科书回归“宪法”与法令用语。

从“侵占台湾”变“取得台湾”

台湾1987年宣布解严之前,中小学历史教材中,台湾史都是作为中国史的一部分而出现的。解除戒严后,情况开始发生细微变化,在李登辉执政期间,1994年修订了《国民中学课程标准》,有了明显的“去中国化”企图,“台湾史”开始与“中国史”切割。

按《国民中学课程标准》标准撰写的中学课本完成于1997年。国中教科书《认识台湾》共分历史、社会、地理三部分。其中地理部分较少争议,而历史、社会部分则甫一问世,即在台湾社会引发强烈反弹。

该书历史篇编审委员会主委黄秀政声称,“课程标准草案研订期间,对台湾的定位虽有‘台湾的台湾’与‘中国的台湾’之争论,但最后终能各让一步,取得以客观中性的用词来解读台湾历史的共识”,“不论统独,单纯描述史实”。

所谓的“客观中性”用词,体现在如下地方:甲午战争后,日本“侵占”台湾,变成“取得”台湾?至于其他方面,则难见“客观中性”,如片面歌颂日本殖民台湾时期,无视17世纪前台湾与中国大陆的联系等,被很多学者诟病。台湾世新学院(现世新大学)教授王晓波称其为“皇民化的台湾史”,“充满了政治宣传”。

国民党籍“立委”李庆华为此发表《我对国中〈认识台湾〉教科书的质疑》,还主持“国中认识台湾教科书公听会”,将辩论引向高潮。但在“蓝皮绿骨”的李登辉操作下,台湾国中教材的“去中国化”进程仍在稳步发展。

这一阶段,“认识台湾”教科书的主要参与者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杜正胜,开始因“同心圆构想”理论而名声大噪。他的主张是,“历史课程设计应有先后缓急之别,从学习者的时空环境作中心,一圈圈往外推移,先详内而后详外,才算是完整的历史教育。”台湾乡土史、台湾史被他作为圆心,特别做了强调。

在陈水扁2000年执政之后,执行“九年一贯”课纲。高中历史课程改造开始提速,在2003年“教育部”发表的《高中历史新课程纲要草案》中,拟将中国明代中期以后至民国历史全部放入“世界史”,在社会压力之下,最后不得不决定再行修订,延缓一年公布。

一年后,陈水扁连任“总统”,且延揽杜正胜出任“教育部长”。国中教材“台独化”脚步加快,强硬的杜正胜将当时高中历史课程中台湾史、中国史和世界史比例,由1:2:1改为1:1:1,“台湾史”独立成册,与“中国史”完全分离。且在台湾史的篇目中,完全不提1683-1895的清朝统治时期。新课纲在2006年正式实施。

直到陈水扁卸职前一年,高中历史教材还在不断“去中国化”:将“本国史”改为“中国史”,“我国”、“本国”、“大陆”等用词,也全部改为与“台湾”对应的“中国”。

修改课纲两头不讨好

2007年1月31日,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表示,新版历史教科书扭曲历史,利用审查委员进行思想控制,这是违反学术思想自由和人权的作为。他质疑杜正胜作为“中华民国教育部长”,竟编订教科书来否定“中华民国”的历史。“难道要把“中华民国史”改成“台湾共和国史”,才能符合民进党的史观吗?”

一年后,马英九击败陈水扁,赢得执政权。但出于缓和朝野矛盾考虑,他最初启用的“教育部长”是政治色彩偏绿的郑瑞城。郑瑞城主持修订“98课纲”(即2009年课纲)时,所聘委员多倾向民进党,只有王晓波持鲜明蓝色立场。课纲的修订充满争吵,直到2009年马英九政府内阁改组,吴清基替换郑瑞城之后,课纲修订召集人和部分委员也进行换血,高中历史课纲才于2010年9月14日公布。

新课纲并没有改变台湾史单独成册的现象,但将中国史、台湾史的比例改为2:1。即便如此,仍遭到部分本土社团“中国史太多”的抗议,他们在教育部门前高呼“台湾史是本国史、中国史是世界史”的口号。

这个课纲,也同样引发统派学者不满,可谓两头不讨好。借着郝柏村发文的时机,“教育部”开始酝酿新一轮的教科书修订,今年5月,一直对教科书“去中国化”持批判立场的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亚中,也加入了高中历史课教科书审定委员会。

除要求不能以“中国”代替“大陆”外,台“教育部”还建议审定委员会,在涉及政治层面与国际关系,应避免以“台湾”来取代“中华民国”的正式名称。不应该提及“台湾地位未定论”,凡提及台湾地位时,应明确说明台湾属于中国的事实,该份民众意见还要求历史教育以“中华文化为主体”原则。。

不过,依据台湾的惯例,课纲的修订每十年一次。依此,新课纲的完成大概要在2019年前后。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第20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2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