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大坝重建争议

丰满大坝重建争议       1953年版五角钱纸币上正在泄洪的水电站,是丰满水电站。丰满水电站,始建于1937年,作为中国第一座大型水电站,被誉为“中国水电之母”。v

       2007年,丰满大坝在第二次安全定期检查中被评定为“病坝”。此后,围绕是否重建的问题至今争议未绝。在大坝业主单位国网公司的强势推进与业内专家的疾呼反对之间,丰满大坝重建之事已经逐渐走入拍板定论的关键阶段。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以下简称中咨公司)对丰满大坝重建工程的评估会议已经于6月13日结束,形成专家意见初稿。方案结果将送至国家发改委,等待核准。

“病坝就要拆”?

     “中国建国以来没有出现过在大坝正常安全运行期间拆坝重建的案例。”一位业内专家面对凤凰周刊记者显得有点激动。今年4月在杭州举行的丰满大坝第三次定检会上,21人组成的专家组,以15票对6票认为丰满大坝是“正常坝”。

       “正常坝”,源于中国运行水电站大坝安全等级的评级制度,其安全等级分为“正常坝、病坝、险坝”三级。大坝的定期安全检查工作每五年一次,由电监会下属单位大坝中心负责具体工作。

        如果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一般规则,丰满大坝第三轮定检的专家组意见是“正常坝”,不出意外的话,大坝中心多数情况下也会以专家组的意见为基准评定大坝安全等级。然而接近大坝中心人士透露,在最终给丰满大坝安全等级定性这件事情上,大坝中心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至今,大坝中心还未给丰满大坝的安全等级盖棺定论,定检仍然只停留在专家意见这一阶段。

         “如果丰满大坝是‘正常坝’,炸坝重建就失去理由”,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教授刘世煌这一说法源于丰满大坝的第二轮定检结论。

        到目前为止,丰满大坝共接受过三轮定检。在1995年开始的全国水电站大坝首轮定检中,丰满大坝被大坝中心评定为“正常坝”。2005年起的第二轮定检,专家组与东北电网都评为“正常坝”。但2007年发生转折,中国电监会的最终批复将丰满大坝定为“病坝”。

       一位大坝中心人士称,定为“病坝”是因为溢流坝段有点渗漏和冻胀开裂,督促大坝业主单位尽快遏制冻胀,确保不恶化。这与丰满大坝先天不足存在的四大问题无关,这四大问题从首轮定检就已经存在,且通过不断的加固维护,大坝至今运行正常。

       随后业主单位一边通过走国家基建程序解决资金问题,可获取相关补贴,另一边加快处理大坝存在问题(这一问题在2008年得到解决,大坝业主单位对丰满大坝实施了灌浆加固的工程。该工程还获得了东北电网公司2010年度科技进步一等奖,2010年,丰满大坝经历了超百年一遇的洪水,洪水过后大坝安然无恙)。

       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折。2009年7月30日-31日,丰满大坝全面治理方案论证会在北京举行,会议主要对中水东北勘测设计研究有限公司的“大坝重建方案”和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的“灌浆加固”方案进行比选。会议最终认为“灌浆加固”技术上可行,具有投资少、工期短、对周边和下游供水基本无影响等优势,但不能满足国家发改委“彻底解决、不留后患”的要求,“选择重建方案是合适的”。

        时至今日,这一场最终奠定大坝重建基调的会议仍不断为反对者诟病。

        按照常规,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为丰满大坝全面治理工程的可行性研究和审查机构,专家论证会应该由其组织。而这一场会议,却是国家电网作为主办方。参与论证的专家组组长潘家铮,本身就是国家电网高级顾问。会议上就有环保部的官员提出:“如果会前已经明确用哪个方案了,那就不用比选了,先入为主不太好”。有知情者表示,在论证会举行之前,业主单位即给准备参会的专家呈送《会议简单汇报》,向参会专家阐明“建议推荐丰满大坝全面治理选择重建方案”。在会议开幕式上,吉林省政府副秘书长张宝田态度明确:“省政府的意见非常明确,就是采用彻底的解决方案,也就是重建方案。”

        自这次会议之后,大坝重建方案便按照基建程序一路走来。“我们评定的7座‘病坝’、2座‘险坝’,如果丰满因为是‘病坝’就要重建,那以后的坝怎么办?我们的工作不好做”,大坝中心相关人员一度对媒体表态。

        中国工程院院士谭靖夷参与了丰满大坝第三次定检。“我们的意见是只要持续维修,丰满大坝现在还可以安全使用至少20~30年。”谭靖夷说,“它本身是个很正常的坝,现在站得很稳当的。现在有的人,把没有的问题也变成问题。好像一个人,本来还可以活20年,只是因为有点病,明天你就想要他死掉。”

重建账本 

        丰满大坝重建工程风波重重,争议焦点还在于重建工程耗费近百亿资金,是否值得。

        2009年7月在北京召开的丰满大坝全面治理方案论证会时,“灌浆加固”方案的设计投资为23亿元;而丰满大坝全面治理工程(重建方案)预可行性研究报告的设计投资为53.7亿元,工期为62个月。

        此后,关于重建方案的第二次专家座谈会召开,彼时重建方案投资额增至88.5亿元,算上拆除原坝和电厂损失约10亿元,总投资逼近100亿元。工期也延长至78个月,还不算未来可能遭遇汛期停工等特殊情况。

        2011年底,丰满大坝重建审查会议再次召开,第三次推出丰满大坝全面治理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下游重建”计划投资确定为95.36亿元。该报告由中水东北勘测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出具。

        相关专家表示,丰满大坝重建工程上百亿毫无悬念。但据了解内情的人士透露,为了给大坝重建工程减少舆论压力,国网公司内部要求,无论如何,在报告中设计投资一定要压在100亿以下。

         参与第三次定检的专家向记者透露,国网一位人士在会间称:“100多个亿算什么,我一年挣一千个亿”。

        耗费百亿的工程项目,何以业主单位会有如此动力?专家认为是利益驱动。在中国,水电站项目中,新建项目与维修项目资金来源不同。对于新建项目来说,只要是通过了国家发改委审核的项目,虽然企业需要前期投入建设资金,但可享受经营期电价,以便收回成本。而维修项目的资金,则源于企业自有的技改大修资金列支解决。

        知情人士称,国网有关人士曾私下透露,丰满电厂是老厂房,其生存有很多无奈。按照中国现行政策,“老厂老电价,新厂新电价”。目前,丰满水电站1995年新增的三期机组上网电价为每度0.5元,而老厂房上网电价只是三期机组的一半。丰满大坝重建后,新电厂享受经营期电价,电价将提至0.78~0.88元。

        受益方也将不仅是国家电网一方。丰满大坝工程位于吉林省吉林市,据有关研究初步测算,在6年的建设期间,直接投资约75亿元,可拉动地方生产总值200亿元~300亿元,平均每年增加约30~50亿元。此外,在6年建设期内,需缴纳的地方税约为8459万元,平均每年对地方税收的贡献额为782万元;而工程发电后,每年可增加地方税收10696万元。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2012年19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3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