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策:崛起中的新挑战

        2005422,E昵首都雅加达,亚非首脑峰会正在这里举办。对于中国人来说,“亚非会议”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50年前,周恩来曾率领中国代表团参加首届亚非会议,并提出了“求同存异”的新中国外交主张。50年后的第二次亚非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首次提出建设“和谐世界’’的主张。

         同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胡锦涛又以“建设和谐世界”为题,明确向世界宣告了他的外交理念。由和谐社会而和谐世界,是中国领导人对中国和世界的期望。回顾10年来的中国外交,在并非全然和谐安宁的局势下,展现出更为积极进取的姿态,机遇与挑战并存共生,和谐与发展仍待努力。
美国:利益攸关方
         中美关系是中国外交事务中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而胡锦涛就任中国国家元首时的中美互动,却并不是从双边的直接接触开始的。2003年初,伊拉克战争还有三个月就要开始的时候,美国在指责伊拉克隐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余,还担忧伊朗、朝鲜这两个可能持有核武的“流氓国家”。作为朝鲜的重要邻国,中国此前鲜少愿意在核问题上向朝鲜施压。
        2003年1月,中国政府主动表示,愿意在北京主持国际对话解决朝核问题。4月,中、美、朝在北京举行了三方会谈。这也是朝鲜核危机以来,美朝两国代表首次举行的会晤。7月,中国副外长戴秉国出访俄罗斯、朝鲜、美国,向金正日和布什转交了胡锦涛的亲笔信,并努力游说各方加入谈判。—贯奉行“韬光养晦”的中国突然积极主动地担任冲突的调停方,展现出了不一样的外交姿态,也意味着中国对地区格局的利益评估发生了变化:地区的和平稳定不再只是靠单方面的稳健守势所能维持,而需要更积极的介入与引导。
        从2003年8月开始,由中、美、朝、俄、日、韩六国参加的六方会谈一共进行了六轮会谈,时间横跨4年。其间谈判多次濒临破局,胡锦涛不仅亲自在访问各国时与领导人展开斡旋,更多次派出特使向朝鲜等国传递口信。虽然朝鲜于2009年宣布退出六方会谈,但这一机制对维护朝鲜半岛稳定局势发挥了重要作用,至今仍旧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基础框架。在地缘政治格局上,难得地出现了美国“有求于”中国的局面,不仅强化了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更为增进中美平等互信奠定了基础。
        2005年明,时任美国副国务卿、后来出任世界银行行长的佐利克提出了“利益攸关方”(stakeholder)的概念,用以描述中美两国之间复杂的外交关系:既有合作,也有竞争,目标不尽一致.却也不能随便南辕北辙,彼此的决策都必将给对方带来各种影响。这种中性的表述,获得了美国各方的普遍认同。
        2006年4月访问美国的胡锦涛,对佐利克的说法给出J-间接回应。他指出,中美双方不仅是“利益攸关方”,而且应该是“建设性合作者”。美国总统布什给出了积极回应。汇率问题和贸易摩擦正是此时中美问题的核心,因此很快,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这个两国最高级别的磋商机制于2006年12月在北京拉开帷幕。奥巴马政府上台后,也只对这一机制稍加修正,仍旧将其作为中美沟通交流的重要管道。
       “同舟共济”,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访问中国前专门引用的一句成语,形象概括了中美两国在金融危机中加强合作的必要性。在后金融危机的时代,中美两国的关系更加紧密,财长盖特纳数次访华,探讨金融稳定机制和美国国债。美国防长盖茨和中国防长梁光烈也实现互访。中美两个大国虽然未必志同道合,但仍小心翼翼地再向对方迈步。和则两利,斗则两伤,这正是胡锦涛在2011年第-次正式访美前,为中美关系所下的断语,折射出中国对中美关系“和而不同”的期待。
日本:非一日之寒
        在日本国内有“怪人”之称的小泉纯一郎的任首相时有一大特点,那就是言出必行,使命必达。2005年他为了实现邮政民营化改革的竞选承诺,不惜解散国会,重新大选,获得狂胜。而他的另一件竞选承诺:参拜靖国神社,则成为了胡锦涛第一个任期内中日关系的最大挑战。
        固执的小泉坚决要每年自行参拜靖国神社,从而激化东亚其他二战被侵略国的舆论。而不断恶化的中日关系所挑起的中国国内民族主义示威,更是为处理中日关系增添了新的难度。在此情况下,胡锦涛对小泉采取的是有距离接触的外交姿态。一方面,两国首脑在国际会议场合仍旧能够保持每年至少一次会面;另一方面,原本规划多时的首脑互访却无限期延宕。中日关系呈现“政冷经热”的局面。
        2011年,已卸任首相5年的小泉在国内演讲时,披露了一段当时中日交涉的秘辛。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21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fengmiangushi/126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